当前位置:首页>>辞书应用与研究>>学术研究>>辞书理论与应用
 
 

摘要 文章着重分析了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的编纂,指出其编纂应牢固树立学习观念,明确“为学习、就学习而编词典”的定位,不断增强学习功能,在其他软硬件条件的配合下,早日编出较为成熟的代表性词典。

关键词 学习型社会 学习型辞书 内向型 汉语学习词典

一、学习型社会带来的影响

 

自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和各行各业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其中一个持续不断、越积越大的变化就是全民、全社会涌现出来的持续不断的学习热潮。“知识就是力量,知识能够创造财富,已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普遍认同。终身学习的理念也愈来愈为知识阶层所接受”(夏南强2003)。这种对知识的渴求、学习的热爱很快促成了一个全民学习、全社会学习时代的到来,至此中国社会迅速进入“学习型社会”。

 

学习型社会的到来给人们的文化生活、生活方式、知识传播等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学习成为各阶层、各年龄、各职业群体的必然选项,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学习方式与途径日益多样,知识的学习与传播也更加“快餐化”、“立体化”、通俗化和“平民化”。辞书出版也出现了新的变化:(1)各类工具书、学习参考书大量出版,供不应求,形成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辞书热”,从而推动我国辞书编纂多元化、类别多样化局面形成;(2)推动了各类学习材料、学习手册、工具书的面貌由专业型向科普型转变,编写理念由专家型、学术研究型向读者型、学习应用型转变。这种变化直接催生了学习型辞书系列产品。

 

二、学习型社会需要学习型辞书

 

学习型社会需要各类有助于学习的辞书,这些辞书“由原来的局限于消极性的词语查考,向积极性的指导学习、工作、生活发展……它集中了某一学科,或者某方面专门知识的精粹,能够指引学习、生活、工作的门径,减少人们摸索、鉴别、选择信息的痛苦,大大节省时间”(夏南强2003)。我们姑且把这些辞书看作是广义的学习型辞书。

 

此外,在汉语言文字学习方面,学习型社会也需要学习型汉语词典。中国的辞书编纂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从一开始就是为汉语言文字应用服务的。从古代的注疏、训释类字书,到现代的意义溯源、考辨类辞书,再到现当代的规范型辞书,中国的语文辞书编纂一步一个脚印,经历了不同的编纂时代,进入了当前的学习时代。学习时代的中国语文辞书需要明确确立学习型辞书的地位,以丰富我国的语文辞书编纂内容。

 

如果我们明确把学习型辞书纳入到中国语文辞书编纂系列里来,那就可以形成以下三个相互补充、并行不悖的辞书骨干系列:

 

1.中国历史训释型辞书系列。这类辞书注重字词的阐释,字词义的溯源、梳理、辨析等,代表作有《说文解字》《康熙字典》《辞源》《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等。

 

2.中国现当代规范型辞书系列。这类辞书注重全面、准确反映现代汉语词汇的面貌,注重汉语字词的现当代形音义的准确描写,注重汉语字词的规范表达与使用,注重字词信息说解的精当与科学等,代表作为《现代汉语词典》。

 

3.中国当代学习型辞书系列。这类辞书注重字词的用法展示与说解,注重字词信息说解的通俗性、普及性和易懂性;词典编纂始终站在使用者的立场上,以学习者为中心,以学习理论为指导,以语言学习认知过程为背景,来处理字词的读音、意义、用例、文化信息和语用限制等。学习型辞书又可分为两大类:内向型(如为母语为汉语的学习者像我国中小学学生、非中文专业背景成年学习者编写的词典)和外向型(如为母语非汉语的外国学习者、我国少数民族学生编写的词典)。当前学习型辞书编纂还处在不断尝试、不断实践的过程中,还没有较为成熟的标志性代表作问世。

 

辞书编纂一向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如何跟上时代步伐、满足时代需要一直是我国辞书编纂向前发展的强大动力。当前中国语文辞书编纂就应该跟上时代,满足学习时代对学习型辞书的需求,努力开拓,编纂出具有强大学习功能的、面向不同使用者的汉语学习词典。

 

三、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需要大力建设

相对于训释型和规范型语文词典,学习型语文词典还是新生事物,无论编纂理论还是实践成果都还很不成熟,需要下大力气建设。从词典编纂类型来看,内向型学习词典和外向型学习词典虽有共性,但又有不同,可以分开讨论。近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快,汉语加速走向世界,相应地外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的编纂和研究也日益活跃,取得了一些成果;相比之下,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的编纂眉目还不甚清晰,需要探讨。下文就着重分析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在编纂理念、功能定位以及相关软硬件配合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应对措施。

 

()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纂需要牢固树立学习观念

 

我们知道,不同类别的词典编纂理念上有很大差异。《现代汉语词典》是规范型词典,编纂目的是推广普通话、促进现代汉语的规范,编纂理念是突出词典的规范性(曹先擢,晁继周2004)

 

而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纂则应牢固树立学习观念,突出词典的“学习性”。具体说应该树立以下五种观念:

 

1.以学习理论为指导的观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认知心理学、教育学对人类的知识学习进行研究,提出了很有价值的看法,如教学要以“学习者为中心”、要组织“有意义的学习”,要引导学生进行“发现式学习”等(章兼中等1983189—192),这些认识理论极大地影响了此后西方的课堂教学和外语教学。为指导汉语学习而编纂的内向型学习词典当然要关注这些学习理论,自觉以教育学、心理学的学习理论为指导,以语言学习和习得研究成果为基础进行词典编纂。

 

2.以语言课堂教学为背景的观念。要深刻体会“学习”这一人类智力活动所涉及的各个环节与过程,自觉模拟语言学习过程进行词典编纂。学习型词典不能像规范型词典那样,仅关注语言本身和国家规范条例,还要更多地关注其他因素,如学习者学习语言的心理认知因素,课堂上讲解、说明和展示语言点(词汇、语法等)的教学过程及其方法技巧因素,调动学习者的学习兴趣、吸引学习者关注某一语言现象的各种技术和手段因素等。学习型词典虽不是具体的语言课堂教学,但却一定要以模拟语言课堂教学全过程为背景进行编纂。

 

3.用户至上的观念。要时刻把词典使用者的“冷暖放心上”,设身处地地为使用者着想来编写词典。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除了要关注汉语字词信息以外,更多地要关注和思考词典怎样才能更好地为汉语学习者服务这个主题。只要是方便学习者学习汉语的,只要是有利于学习者学习汉语的,汉语学习词典就可以做,也应该做。因此,汉语学习词典应该始终考虑和关注词典用户的年龄、教育背景、母语或外语水平、学习特点和学习策略、认知心理过程等,以便制定恰当的编写策略,为学习者提供十分周到的“语言服务”(而不是“语言规定”)

 

4.通俗易懂地处理字词信息的观念。“学”和“教”是相互支撑的一对概念,“教”虽不能完全左右“学”,但“教”得好不好却能十分显著地促进或影响“学”的效果。为语言学习而编写的学习词典虽然冠以“学习”二字,但实际上更多地具备“教学”的性质。我们知道,语言教学(包括语文教学)最讲究教学过程的深入浅出、引导启发,最讲究教学语言的通俗易懂、精讲多练。因此,以教学为“底蕴”的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在处理字词各类信息时,也应像教学中使用的教学语言那样,注意词典“元语言”的选择与运用,力争做到用词简单、说解通俗、有很强的可读性和易懂性。我们常说“词典是最好的老师”,这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实际上在真实的教学活动中,老师和老师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那么,作为“好老师”的词典在指导使用者学习的时候,同样也是有差异的。训释型词典和规范性词典其实更像一位一丝不苟讲授专业课的“大学教授”,而学习型词典则更像那种耐心细致、循循善诱、带领学生一步步提高语言水平的“职业教师”。对于广大非专业人士、普通语言学习者而言,他们更需要的可能是学习型词典这种好的“职业教师”。

 

5.不遗余力地展示字词用法特点的观念。如果说规范型词典重在展示字词的规范性表达的话,那么学习型词典的重心就落在了对字词用法特点的关注上。因此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写者要始终考虑如何在词典有限的篇幅内,尽可能准确、细致地展示汉语字词的特别之处,以便使所编写的词典更有针对性、更能吸引住学习者、对他们更有用。

 

()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应该确立“为学习、就学习而编词典”的定位

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在功能定位上,应该十分明确地区别于传统训释型和现代规范型汉语词典,应该确立“为学习、就学习而编词典”的编纂定位。在这一前提下,汉语学习词典要不断增强自身的学习功能,突出学习性、教学性,特别是应该具备以下一些具体特点:

 

1.应是一本用法词典,具有丰富甚至冗余的词语用法信息。汉语学习词典除了所收字词本身外,其绝大部分内容应该是字词的各类用法信息,词典编纂应在有限的篇幅内不厌其烦地展示这些用法信息,解释字词的用法特点,以指导学习者学习。

 

2.应是一本详解词典,具有词条处理的“趋繁性”。学习型汉语词典不同于规范型汉语词典,后者讲究简明和精当,字词解释、例句提供惜墨如金,而前者则正好相反,词条解释应尽可能“趋繁”而不是精简。

 

3.应是一本“元语言控制”词典,具有字词说解的“趋简性”和“控制性”。学习型汉语词典的说解语言应“越简单越好”,使用的“元语言”越有限越好。

 

4.应是一本使用者词典,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学习型汉语词典一定要以学习者和使用者为中心进行编写,虽然词典编写者应是专家,但专家编写时一定要换位思考,始终站在学习者和使用者的立场想问题,所编出的词典不能是“专家型”的,而应是“读者型”的。

 

()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纂还需要其他软硬件条件配合

 

辞书事业的建设除了要加强辞书编纂理论与实践以外,还需要其他软硬件条件配合。比如有好的专业出版机构和编辑队伍的配合,有好的使用方便的语料库做基础,有针对性强的辞书评论做呼应,以及有及时跟上的好的市场开发等等。

 

在辞书出版和编辑方面,规范型辞书《现代汉语词典》的编写者和资深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的合作可以说是中国辞书出版界的楷模。今后学习型汉语词典也应有类似的出版合作,以保障编纂、出版较高质量的学习型汉语词典。

 

语料库对语文辞书编纂的重要性已为辞书编纂界所熟知,同样,学习型汉语词典的编纂也需要以各类丰富、成熟的语料库为编纂基础。

 

辞书学界已经越来越认识到,辞书评论对辞书建设、辞书繁荣的重要性。“辞书专业工作者的批评工作也是促进辞书事业不断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韩敬体2003);“辞书评论的目的,是推介好辞书,批评劣质辞书,让高质量辞书占领市场”(徐祖友2003)。因此辞书评论对学习型汉语词典的健康发展和走向成熟无疑是十分重要的。由于学习型汉语词典编纂(特别是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纂)起步较晚,实践成果还不丰富,因而针对这类词典的辞书评论目前还不是很多,今后可以有计划地推动这方面工作的开展。

 

辞书是一种特殊商品,不仅有很高的学术含量,而且也有很高的商业价值。辞书的影响力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市场的选择,因此辞书市场需要经营,需要管理和宏观调控(张稷2003)。混乱的辞书市场不仅不利于已有的训释型辞书和规范型辞书发展,更不利于新崛起的学习型汉语词典的建设。今后在建立良好的辞书出版市场秩序的前提下,中国辞书出版界应该对中国不同类型辞书的比例有整体考量,应该使学习型汉语词典在未来辞书市场中占有一定份额。

 

四、结束语

 

我国社会已经进入全民学习时代,学习型社会已经到来。学习型社会的到来给我国人民的文化生活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也给我国出版界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中国辞书出版应十分清醒地看到这种变化与影响,有意识地推动我国语文辞书大踏步地迈进学习型辞书编纂时代。

 

中国辞书出版界虽然已经出版了一些有一定学习功能的汉语学习词典(包括内向型的和外向型的),但总的来说,学习型汉语词典还是新生事物,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都还很欠缺,需要加大投入,进行建设。

 

相信在各方的努力下,内向型汉语学习词典和外向型汉语学习词典编纂都会健康发展,走向成熟,最终有类似于规范型辞书《现代汉语词典》那样成熟的代表作问世。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参考文献

 

1.曹先擢,晁继周.《现代汉语词典》的历史地位.∥中国辞书论集2002.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又:晁继周.汉语规范型词典编写的历史和面临的问题.∥《现代汉语词典》编纂学术论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2.韩敬体.辞书批评工作者的职责和应有的素质.∥中国辞书论集2002.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

 

3.夏南强.辞书编纂的“与时俱进”.∥中国辞书论集2002.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

 

4.徐祖友.辞书评论漫议.∥中国辞书论集2002.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

 

5.张稷.市场经济条件下辞书出版的宏观监管与市场规范.∥中国辞书论集2002.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03

 

6.章兼中等.国外外语教学法主要流派.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3189—192

(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北京 10087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