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辞书应用与研究>>学术研究>>辞书理论与应用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大学外语教学与研究中心 薛 雪
 

摘要:文章以关联理论为基础,对词典释义进行探讨,揭示释义中关联产生的前提、方式以及关联的衡量,并以词典用户为出发点提出释义评价的新标准——“关联性”,以期改进词典释义。

关键词:释义,关联,用户

一、引言

从事语言学和哲学研究的法国学者SperberWilson1986年在Relevance: 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一书中提出了与交际和认知有关的关联理论(SperberWilson 19861995WilsonSperber 2002a2004)。关联理论是语用学研究中出现的一种新理论,它从语言哲学、认知科学、交际学等多学科的角度对语言交际进行了尝试性的探讨,并将语用学的研究重点转移到认知理论上来。关联理论将人类交际看作“明示”、“推理”的过程,这一过程发生在人类的认知语境中。WilsonSperber2004625)认为,关联理论实际上是一种以认知观为基础,研究人类交际和话语理解的认知心理学理论。“与语用学的形式化研究方法(Gazdar 1979)和社会文化研究方法(Leech 1983)不同,关联理论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研究话语解读,认为人类心智朝高效率方向进化,注意力和认知资源倾向于自动处理那些具有关联的信息。换句话说,人类的信息处理以关联为驱动力,对所掌握的信息进行选择性处理,从而构建出新的话语表征。”(何自然200719

关联理论吸收了当代认知科学、心理学及行为科学的某些研究成果,比以往的语言交际理论具有更多的理论支持,更具解释力。关联理论具有极其广泛的应用价值,可以对自然话语中的诸多语用现象进行解释。虽然将关联理论应用于话语分析、修辞、翻译等的研究成果屡见不鲜,但将其用于词典学研究中的却为数不多。释义是词典的核心,也是衡量一部词典质量好坏的重要标准。兹古斯塔(198321)曾经说过:“词典编者所有的裁夺,几乎都与在词典中如何处理词义有直接、间接的关系。”随着词典用户认知研究和词典交际论(雍和明2001)的提出,词典编纂越来越多地转向以用户为中心,改变了以往一切编纂策略均从词典编纂者主观意识出发的局面。黄群英和章宜华(2008)探讨了词典释义与词典用户之间的互动关系,认为词典编纂就是一种词典编者与用户的交际活动,双方通过“词典”这个媒介来传递信息,释义是交际的内容,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呈现或表述释义内容直接影响着词典的使用效果。雍和明(2003130)强调:“关联理论对词典学家所从事的词典理论和实践工作具有直接的启迪意义。它不仅涉及到词典编者和词典信息本身,也涉及到词典用户。”每一个“明示”交际行为都传递一个关联假设。也就是说,关联原则不存在任何例外。因此,关联理论对词典交际,特别是词典的释义具有阐释力。本文试图通过探讨“关联”这一概念,从交际与认知的双重视角重新解读词典释义,并提出释义评价的新标准。

二、词典释义中关联产生的前提、方式以及关联度的衡量

何谓关联?尽管不同的学者对关联都有不同的阐释(Gazdar1979Werth 1981Grice 1989Belnap 1960Schutz 1970Dascal 1977),但将关联概念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无疑是SperberWilson,以及他们所创的关联理论。SperberWilson1986)将关联定义为,一个定识当且仅当在某语境中具有语境效果时,它才在该语境中具有关联。也就是说,关联被定义为定识与语境之间的关系。本文将以关联理论为基础,借助其关联的分析来揭示词典释义中的关联。

首先,词典释义中的关联是在什么前提下产生的?关联理论的交际观认为,“明示”和“推理”是交际过程的两个方面。从说话人的角度看,交际是明白无误的“明示”过程;而从听话人的角度看,交际是听话人从说话人的明示信息中推断出说话人意图的“推理”过程。SperberWilson198664)、关注的正是这种“有意交际或意向性交际”,即说话人为了达到一定目的而介入的交际活动。“有意交际或意向性交际”是关联理论的一个重要的大前提,关联理论正是在这个前提下讨论关联概念及相关问题的。因此,想要探讨词典释义中的关联,必须以将词典编纂看作一种交际活动作为前提。这一点,雍和明在2001年发表的《词典交际论——关于词典本质问题的再探讨》一文中进行了明确表述。词典编纂是词典编者和用户的一种交际行为。根据关联理论的交际观,词典交际中的释义过程可以看作一个“明示”、“推理”的过程。从词典编纂者的角度来看,提供各类词的释义信息属“明示”过程;从词典用户的角度来看,通过认知来习得释义的过程属“推理”的过程。只有在“明示”、“推理”的交际过程中,释义中的关联才得以产生。

其次,词典释义中的关联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要解释这个问题,就要明确认知语境这个概念。SperberWilson1986)提出了不同于传统意义的语境观,认为语境是一种心理建构体(psychological construct),是一系列存在于人们大脑中的定识集(a set of assumptions available to an individual),是将各种知识(主要是逻辑知识、百科知识和语言知识)通过大脑进行处理的结果。因此语境也被称作认知语境,具有动态特征。从认知的角度来看,词典的释义机制是人类认知心理机制的一部分。“词典元语言并不是传统词典学家所声称的那样仅仅在句法、语用、语义等方面受制于对象语言,而是另有动因的,即往往由认知因素所促动。简言之,词典释义是人类心智活动的产物。”(解正明200341)若用认知语境来解释,那么释义就可以看作是存在于词典编者认知语境中的一系列定识集,而词典则是这一系列定识集的载体。“一个定识当且仅当在某语境中具有语境效果时,它才在该语境中具有关联。”(SperberWilson 1986122)也就是说,若要释义在用户的认知语境中具有关联,就要在该语境中具有语境效果。

语境效果是由新信息在旧信息中语境化而产生的,包括语境隐含(contextual implications)、语境增强或定识增强(assumption strengthenings)、语境抵触或定识抵触(assumption contradictions)。在词典交际中,新信息指的是有关释义信息的一系列定识(assumptions),旧信息指的是在用户认知语境中已经存在的一系列定识(如逻辑知识、百科知识、语言知识等)。词典交际中的语境效果通常是通过语境增强和语境抵触来实现的。当词典编者提供的释义信息验证了用户的体验,证实了储存在用户认知语境中语言知识的正确性,就会产生“语境增强”的效果;当释义信息与用户认知语境中一系列的定识(尤其是母语知识)发生抵触时,如多义词义项间的差异,中西文化的差异等,就会产生“语境抵触”的效果。与语境增强比较,语境抵触的信息更值得词典编者注意,因为用户最容易在此类信息的使用上出现失误。

其三,只是产生了关联还是不够的,释义与用户认知语境的关联大小即关联度,才是决定释义是否成功的关键。那么,如何对关联度进行衡量呢?SperberWilson198274)指出:“关联不是简单的二分概念,而是一个程度问题。”关联度不可以计算,但可以比较。语境效果是关联产生的基础,但单凭语境效果还不足以判定关联度。关联度的衡量涉及两方面的因素:一是语境效果的数量;二是获得语境效果所需要的处理量,在这里也就是用户习得释义所付出的处理努力。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获得语境效果的数量越多,关联度越大;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获得语境效果所需付出的努力越小,关联度越大。简言之,关联度与语境效果成正比,与付出的努力成反比。

SperberWilson1995)提出了两条关联原则:一是关联认知原则(Cognitive Principle of Relevance:),又叫做最大关联原则(Principle of Maximal Relevance);二是关联交际原则(Communicative Principle of Relevance),又叫做最佳关联原则(Principle of 0ptimal Relevance)。第一条原则指的是人类认知通常与最大关联相吻合,人类认知是以关联为取向的,它是第二条原则的出发点,也是关联理论得以成立的基础。词典用户对释义的认知是以关联为取向的,用户期望能以最小的努力来获得最大的语境效果,从而达到认知的最大化。也就是说,词典用户对释义的认知是与最大关联相吻合的。第二条原则是指每个明示交际行为都应设想它本身具有最佳关联的性质。对于词典编纂中明示交际的主体——词典编者来讲,他在释义编纂过程中会设想他所提供的释义本身与用户的认知语境具有最佳关联;若释义在用户的认知语境中达到了最大关联,也将印证词典编者对释义最佳关联的设想。因此,在词典交际中,释义在用户的认知语境中达到最大关联也就伴随着词典编者对最佳关联设想的实现,所以用户的反馈信息对词典编者来说非常重要。

三、词典释义中的关联

词典编者的目的就是要让其释义在用户的认知语境中达到最大关联。基于以上讨论,词典释义与词典用户之间是否具有关联及关联度的大小则可以作为评价释义质量的新标准。

首先,释义要与用户的基本认知需求相关联。在一定时期内,语言通常处于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这是约定俗成的结果。词典用户需要通过词典了解语言的真实面貌,因此词典释义的首要任务就是再现语言的客观事实。语言意义的建构虽然离不开人的认知主观因素,但约定俗成后的语义便具有了客观的一面。在词典释义的过程中,如果没有一个可供遵循的客观标准,任凭编者主观想象,或只是为了迎合某种意识潮流随意发挥,词典便失去了语言的社会共有规约性和社会心理现实性。这样的释义是难以反映语词所指称的客观现实的。因此,词典编者应避免带有个人的政治偏见或作歪曲事实的解释,而应在释义中反映社会主流的、正确的价值观。只有符合语言客观事实的释义,才会在用户的认知语境中产生积极的语境效果。

其次,释义要与用户的全方位语言认知需求相关联。随着用户语言实践经验的增长,他们的要求逐渐从对语言进行解码转向应用语言进行编码。只提供词汇意义已经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语言的社会应用环境也必须考虑在内。因此释义要能够展现语言的综合信息,即释义信息要包含词目词所涉及的所有意义:词汇意义、语法意义、语用意义、语体意义和文化意义。任何一层意义的缺失都会造成用户认知的不完善,使释义的语境效果无法达到最大化。例如文化意义的缺失很容易造成用户的语用失误。中西方的文化与习俗截然不同,有些词在汉语中是褒义词,而很多词典为其提供的外语对应词却是贬义词,相反的情况也存在。因此在释义过程中,文化意义是最易形成语境抵触的信息,应当给予高度重视。然而在部分双语词典的释义中很少,甚至不提及词目词的文化义。总之,释义越是多层面全方位的,其信息在用户认知语境中可能产生的语境效果就越多,其关联度也就越大。

其三,释义要与用户的语言认知能力相关联。用户的语言认知能力与其年龄层次、教育背景和知识水平密不可分。对于词典编者来说,必须首先分析目标用户的语言、知识结构。如某一语义结构中哪些成分是用户在实际生活中直接体验过的;哪些语言和百科信息是用户具备的,存储在其长期记忆中的;哪些是可以根据生活体验和其推理能力获得的;最重要的是,哪些是超出用户认知语境范围之外,需要在释义中重点阐述的。针对具有不同语言认知能力的用户,编者应限定释义词的范围,即选择属于不同阶段的基本认知范畴的高频语词作为释义用词,若用户检索一个语词,结果却在其释义中遇到更多生僻的语词,不免产生受挫感,同时将大大增加为习得释义所付出的努力,降低关联度。但如果目标用户是有一定知识积累的高级学习者,则释义中可出现一定量的低频词,这有助于用户认知语境的扩充。此外,释义的措辞要简要、精练,尽可能用简练的语言、简单的形式来表述复杂的语义属性,以避免增加读者的负担。在语言表达上要字斟句酌,在保持释义简洁的同时,避免准确度的丢失。总之,将释义与用户语言认知能力相关联的目的,就在于设计出与不同用户相匹配的释义信息,从而减少用户习得释义所付出的不必要的努力,以此来提高释义与用户的关联。

其四,释义要与用户的检索能力相关联。这里的检索能力是指用户对词典的类型、性质、功能、内容、信息安排、使用技能等方面知识的综合认知能力。在释义中表现为所使用的术语、符号以及释义的格式都应当遵循一定的标准。释义所使用的术语应该统一采用国内和国际权威机构正式公布的术语,应与国际术语标准接轨。在释义中使用的各种符号如词类代码、句法代码等都应当统一,统一的符号设置能够大大提高用户的检索效率,并且符号本身所占空间小,能够节约词典的篇幅。若符号的使用不一致,同一种符号在不同的词典中代表不同的意义,则会给用户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从而大大降低词典交际的效率。总之,遵循术语、符号、格式的统一规范会减少用户的检索障碍和所付出的努力,加强释义与用户之间的关联。

最后,在双语词典中,释义(也就是对等语)应与用户对源语言的认知期待相关联。与单语词典的释义方式不同,双语词典的释义是寻找目标语的概念对等语。双语词典的用户是通过对等语来构建还原源语言的客观事实的。双语词典释义涉及源语词项语义结构中所有语义成分的转换,正如黄建华所说,双语词典主要在“译”而不在“释”。Gutt19891991)把翻译看作一个涉及大脑机制的推理过程,是一种言语交际行为。翻译不仅涉及语码,更重要的是要根据动态语境进行动态推理。具体来说,它要求译文能够准确地再现源语词目词的词汇意义、语法意义、语体意义、语用意义和文化意义,要尽可能地做到词汇意义一致、语法功能相当、语体风格接近、语用效果得当。因此词典编者应当认真研究词目词在源语中的实际应用情况,广泛搜集语言素材,充分理解词目词在语境中的词义,并将目的语与源语进行对比分析,选出最恰当的对等语作为释义。在释义过程中,词典编者要做到尽量保持词目词与释义在外延上准确一致,使释义能够准确地反映源语词目词的语义范畴和范围,同时兼顾其在内涵意义上的对等。总之,准确恰当的对等语会产生与源语言释义等同的语境效果,不会造成信息缺失,从而提高释义的关联度。

参考文献

1.何自然.语用三论:关联论·顺应论·模因论.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

2.黄群英,章宜华.词典释义与词典用户之间的互动关系初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83):90-94

3.刘东青.词典释义的正确性问题.辞书研究,20085):78-80

4.钱厚生.双语词典释义原则与问题.辞书研究,19933):50-57

5.斯珀波,威尔逊.关联:交际与认知.蒋严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

6.解正明.认知心理学视域下的语文词典释义.伊犁教育学院学报,20033):4l-43

7.雍和明.词典交际论——关于词典本质问题的再探讨.外国语,20014):3843

8.雍和明.交际词典学.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

9.章宜华.语义学与词典释义.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10.章宜华.双语词典释义性质和内容的再思考一一外汉双语词典的认知语义结构暨译义模式的构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5B11):7-10

11.赵彦春.认知词典学探索.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3

12.兹古斯塔.词典学概论.林书武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

13Gagne E DThe Cognitive Psychology of School LearningBostonLittle Brown and Company1985

14Gutt E ATranslation and RelevanceCognition and Context0xfordBasil Blackwell1991

15Heming YongJing PengBilingual Lexicography from a Communicative PerspectiveAmsterdam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2007

16Solso R LMacLin O HMacLin M KCognitive PsychologyOrlando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1979

17Sperber DWilson DMutual knowledge and relevance in theories of comprehension.∥Smith N VMutual KnowledgeLondonAcademic Press19826185

18Sperber DWilson DRelevance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OxfordBlackwell Publishers Ltd1986

19Sperber DWilson DRelevanceCommunication and Cognition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2001

20Wilson DSperber DRelevance Theory.∥ward GHorn LThe Handbook of PragmaticsOxfordBlaekwell2004

21Zgusta LManual of LexicographyPragueMoutonPublishing House of the Czechoslovak Academy of Science1971

(责任编辑 刘宁静)

摘自《辞书研究》,2011年第1

2013-09-13 人教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