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辞书应用与研究>>学术资源>>辞书小百科

  

汉语词汇从单音词向复音词,尤其是双音词发展,是汉语词汇发展的重要特点之一。汉语双音词汇的构成形式繁复多样,有偏正、并列、动宾、动补、主谓等等。它们大多与其构成的两个词素间有某种意义上的联系(联绵词除外,本文不做讨论)。但是,汉语词汇中的双音词构成也有一些例外,即词汇的非理组合。其特点是,两个词素之间并没有意义上的联系,它不像通常的双音词或是意义相加,或是意义相补,或是意义间互相修饰或限制,或是短语的缩略等,而是由于字形相近而误写(如“疆埸”、“疆场”;“蜚遁”、“肥遁”;“眼盼盼”、“眼盼盼”),音读近似而误记(如“司徒”、“申徒”:“劳龙”、“捞龙”),属读错误而牵合(如“弱冠”、“期颐”、“湖阴”、“犹子”),等等。这类词汇始于讹误,而人们不知或虽知却已约定俗成,最终取得了合法地位而进入了汉语词库。 

 

非理组合的双音词在汉语复音词中占有一定的比重,但历史上很少有人措意,只是在注疏、笔记杂著及辞书中偶有一鳞半爪。近几十年来,这方面的研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研究重心多在方言俗语,往往忽略了传统典籍。本文试举“琴心”一词讨论之,聊为引玉之砖。   

 

在古代诗文中,“琴心”一词十分常见,我们先择举一些例子。   

 

上客光四座,佳丽直千金。挂钗报缨绝,坠珥答琴心。(南朝齐谢朓《夜听妓》诗)   

 

神期谅交感,相顾乃如此。岂比成都人,琴心中夜起。(唐权德舆《杂诗》)   

 

秋水莲冠春草裙,依稀风调似文君。烦君五指分明语,知是琴心佯不闻。(唐自居易《和殷协律琴思》)   

 

王孙春望思寥寥,冠带常年盛八萧。花靥重重墙外是,琴心切切酒中招。(宋孙觌《次韵王子钦春望》)   

 

星榆晴舞叶,月桂冷飞香。人澹琴心苦,林幽鹤梦长。(元金鋗《秋夜》)   

 

我们再看辞书的解释:   

 

关于“琴心”,今四卷本《辞源》、台湾《中文大辞典》、《汉语大词典》等均收录,引本事,诗文以为书证。以《汉语大词典》为例,凡列三个义项:   

 

1.琴声表达的情意。《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是时,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唐自居易《和殷协律琴思》:“烦君玉指分明语,知是琴心佯不闻。”宋晏幾道《采桑子》词:“试佛么弦,却恐琴心可暗传?”清魏源《别陈筠心》诗:“琴心既不存,操缦复安会。”2.犹春心。明陆采《明珠记·宫怨》:“舂眉懒向东风展,幽意肯逐琴心斜。”清李渔《风筝误·嘱鹞》:“新诗为我逗琴心,更仗新诗索好音。”3.书名。(1)相传涓子所著。《文选·王俭(褚渊碑文)》:“参以《酒德》,问以《琴心》。”李善注:“《列仙传》日:涓子作《琴心》三篇。”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序志》:“昔涓子《琴心》,王孙《巧心》,心哉美矣,故用之焉。”(2)《黄庭内景经》的别名。《黄庭内景经·序》:“《黄庭内景》者,一名《太上琴心文》。”元张仲深《金华洞》诗:“黄冠秀玉飘,《琴心》语胎仙。”   

 

不难看出,“琴心”一词的源头来自于《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缘此,我们有必要对原文进行剖析。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了历史上一个有名的风流而雅致的故事,说的是蜀人司马相如以琴声感悦临邛大富翁卓王孙的新寡女儿卓文君,文君于是弃家私奔,与司马相如配成佳偶。为便分析,节引原文如下:   

 

卓氏客以百数,至口中谒司马长卿,长卿谢病不能往,临邛令不敢尝食,自往迎相如,相如不得已,强往,一坐尽倾。酒酣,临邛令前,奏琴日:“窃闻长卿好之,愿以自娱。”相如辞谢,为鼓一再行。是时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相如之临邛,从车骑,雍容闲雅甚都。及饮卓氏,弄琴,文君窃从户窥之,心悦而好之,恐不得当也。既罢,相如乃使人重赐文君侍者,通殷勤,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家居徒四壁立。卓王孙大怒日:“女至不材,我不忍杀,不分一钱也。”人或谓王孙,王孙终不听。文君久之不乐日:“长卿第俱如临邛,从昆弟假贷,犹足为生,何至自苦如此。”相如与俱之临邛,尽卖其车骑,买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当垆。   

 

这个故事很有韵味,深为后世文人所喜爱,本来《史记》但记其事,并没有记载司马相如到底弹的什么曲调,寄托的什么言辞,而好事者却据此敷衍出《凤求凰》来,其辞云:“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皇。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见《玉台新咏》、唐司马贞《索隐》引曹魏张揖注等)并还有所谓卓文君《白头吟》,云司马相如欲娶茂陵女子为妾,卓文君作白头吟以自绝,相如乃止:“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蓰蓰。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西京杂记》)而后形诸于歌咏者如上所列比比皆是。至于以此作为原始素材的话本戏剧,更是不胜枚举,且增饰出无数婉约多姿的情节。   

 

然而,这个故事中最为核心的一句话即相如文君感情的媒介“以琴心挑之”一开始便理解有误,这多少有些遗憾,当然也就有辩说的必要了。   

 

“琴心”本不成词。如果就“琴心”组合的表象看,它应是一个偏正结构,“心”在其中只能是“心思”、“情意”或相近的义蕴。若然,这便成了问题,因为琴是一个无所知觉的客体,它只有通过人这一主体对琴的弹奏抚弄从而抒发寄托自己的某种思想感情。所以,切分“琴心”为词,毫无道理可言。   

 

事实上,“以琴心挑之”,其属读本应是“以琴/心挑/之”,就其内部结构分析来说,“以琴”是个介宾结构,表示动作行为的凭借,而“心挑”则是名状结构,“心”表示“挑”的方式。仔细品味,太史公的这个“心”字用得极妙,它包括了引诱者与被引诱者双方,云司马相如将自己“心”中的思慕之情寄托在琴声中去挑动卓文君的“心”,这就是“心挑”的内涵。之所以产生误解,是因为这个短句动词谓语前的状语太过复杂,在介宾结构后再加上一个名词,便导致了人们认知的错误。其实,这类结构在古代汉语中并不少见,《史记》中便有不少用例:   

 

常以身翼蔽沛公。(《项羽本纪》)  

 

孙膑以刑徒阴见说齐使。(《孙子吴起列传》)  

 

不如以过法诛之。(《老庄申韩列传》)  

 

今雍氏围,秦师不下殽,公仲且仰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樗里子甘茂列传》)  

 

冯驩日:“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孟尝君列传》)  

 

上例中的“翼蔽”、“阴见”、“南合”、“法诛”、“身归”,用法皆与“心挑”同。诸例中单音节的名词状语,对于意义的表达起到了言简意赅的作用,或使之形象,或使之精确,或使之周密,与“心挑”有异曲同工之妙。   

 

追溯“琴心”为词,最早是旧题刘向所撰《列仙传》称仙人涓子撰《琴心》三篇,此书《四库总目》断为魏晋间人作。以“琴心”为书名,当然是受《司马相如列传》的影响。见于诗咏,则以上引谢朓诗为先。因此可知,“琴心”为词是习见于魏晋而下,最为典型的是刘勰《文心雕龙》的命名便来自于“琴心”。其解《序志》云:“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昔涓子《琴心》,王孙巧心,心哉美矣,故用之焉。”  

 

从以上的分析可知,“琴心”成词是由于对原始文献理解错误而误用,而在诗文中运用的“琴心”则已是《汉语大词典》所罗列的义项。这是对原文错误的截分而导致了新词的产生。   

 

当然,古人并不是都错了,只不过没注意到正确的解释罢了。刘宋裴驷《史记集解》引郭璞日:“以琴中音挑动之。”琴中音,当然是指寄托于琴声。琴,是感情的载体;音,指相如的思慕之情。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引张揖云:“挑,娆也。以琴中娆之。”比较起来,张揖的解释更为贴切,把“以琴心挑之”置换成“以琴中娆之”,属读则是“以琴/中娆/之”,想来,读者不至于分“琴中”为词。中,指心中;娆,戏弄,挑逗。这是用两个同义词分别替换了“心”和“挑”。中娆,是说寄思慕之意于琴声去撩拨卓文君的芳心。唐颜师古《司马相如传》注云:“寄心于琴声以挑动之也。”更是再明白不过了。   

 

再者,《佩文韵府》也切“心挑”为词,古人诗文中,也间有分词和理解正确的,如:   

 

卓氏心挑泪空淫,铁脚岂受魔女侵。(宋曾丰《淳熙丙午夏……托于琴为赋连韵》)  

 

今夕离家远,灯花尽意开。绿烟浮小晕,红焰落轻煤。影照频占喜,心挑莫见猜。遥知儿女坐,欢笑对银台。(元贡奎《灯花》诗)

 

(绵阳师范学院文学与对外汉语学院 四川  621010   

 

(西南科技大学文学与艺术学院 四川  621010

《辞书研究》2011,5

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