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辞书应用与研究>>学术资源>>古今辞书介绍
 

2013年底,财政部和教育部联合下发了《关于下达2013年农村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中央补助资金的通知》(财教[2013]317号),要求各地财政、教育部门为所有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小学一年级新生免费提供正版学生字典。一纸通知,启动一项教育惠民政策,使千千万万农村孩子受益无穷。

 

字典的“典”,就是标准、规范的意思。学生字典作为工具书,是要求最高的出版物之一,其编校质量的要求,大抵与教科书相当。除了语文教师之外,规范的学生字典、词典等语文工具书就是中小学生们另一个“无声的老师”,是他们人生必备的书籍。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改革开放以来的35年里,为了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拥有一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字典,几代政协委员从未停止他们呼喊的声音。

霍懋征——应该专为小学生编写一本适合他们使用的字典

19794月,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特级教师、时任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的霍懋征联合部分政协委员提出提案,郑重建议编写一本适合小学生使用的字典。霍懋征一直非常重视学生的语文学习,她在这份提案之前就多次提到学生们不会写作文。还举例子,有学生描写长城就只会写‘长城啊长城,真是长,真是太长了!’词汇单调、贫乏。她说,如果有一部真正适合孩子们用的字典就好了,他们可以通过查字典来丰富字词。”而在当时的辞书市场上,人们能看到的只有《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社会通用工具书,品种少得可怜,更别说专为孩子们编的字典了。

全国政协很快把这个提案转交给了教育部。教育部最终委托人民教育出版社承担这项编写小学生字典的任务。接到任务后,人教社很快成立“小学生字典编写组”,并迅速调集人马。社长兼总编辑叶立群直接领导并任主编,同时成立了编委会,制订字典的编辑方针、原则、规划等,编委会由当时主管各个学科的副总编和一些科室主任组成,包括刘国正、刘默耕、陈侠、陈尔寿、张志公、苏寿桐等各学科的知名专家。

19805月开始,编写组成员先后访问了社内外的许多老专家,包括叶圣陶、隋树森、蒋仲仁等,就如何编写适合小学生用的字典向他们请教,“叶老对辞书工作一直很重视,《新华字典》就是他提出来要编并担任审订的,现在知道人教社准备编写一本小学生字典,他非常高兴,还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此外,编写组还走访大量学校,召集小学语文教育专家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学语文教师开座谈会,听取大家的意见和建议。编写稿完成后,相关学科带头人参加审订,最后由著名学者蒋仲仁、张中行和隋树森严格把关。

《新编小学生字典》从19805月开始着手编写,到19831月付印,前后历经数年。字典问世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和读者的欢迎,称赞这本字典是一本知识面广、字词例多、图文并茂、简明易懂的好字典。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这本可以说有点贵的字典,首印50多万册,很快就销售一空了。到1990年第一次修订以前,曾先后加印超过13次。到目前为止,这部字典已经修订出版了第四版,累计发行量已超过5000万册。

李瑞英——应该让每一位贫困地区的孩子都免费拥有一本字典

201012月,中央电视台记者张芸收到来自广西崇左一所小学的信件,反映当地小学生缺乏字典等工具书的状况。随后,她亲自前往武德乡科甲完小三年级一班采访,震惊地发现:全班真的只有一本字典,而且已经被翻得破破烂烂。而在记者后续的调查中发现,贫困地区农村中小学缺乏字典的现象绝不是个例。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统计,在全区义务教育阶段的600多万名学生中,缺字典的学生达340多万名。而且,许多小学生使用的还是5元一本的盗版字典,错讹甚多,印装粗劣,误人子弟。

究其原因,经济条件还是首要的。记者在广西采访时接触到很多家长,“他们说一年的收入大概1000多元,能用在孩子这一年学习上的花费是70100元,相对来说,十几块钱一本字典太奢侈了。”而在宁夏固原这样的国家级贫困区,类似情况也很普遍。这里的农民收入普遍不高。一本简装版字典定价虽然只有12元,但大多数家庭仍难以负担,仅卖两三元的盗版字典便乘虚而入。盗版虽然内容和正版没什么区别,但印制粗劣,前半本和后半本纸张的颜色、质地都截然不同,有的字迹甚至模糊不清。除收入原因之外,农村地区图书发行网点少,农民买书难,也是造成农村中小学缺乏字典的重要原因。

央视等主流媒体对于农村孩子字典匮乏问题的深切关注,牵动了无数的爱心。一时间,各类机构和人士组织的字典公益捐助行动此起彼伏。秉承自身多年热心公益的优良传统,人民教育出版社也团结社会各界的爱心机构和人士,直接策划、组织了多次小字典的公益捐赠活动。20115月,人教社联合黑龙江出版集团向东北地区捐赠字典一万册。20119月,人教社与北京市东城区教委合作,帮助3万多名小学生们开展了“省下一元钱,捐赠小字典”活动。201112月,人教社与四川郎酒集团携手,向贵州毕节地区的小学生们捐赠字典3万多册。20127月,在人教社的积极首倡下,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原出版传媒集团等出版和发行机构,携手向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捐赠价值200余万元的学生字典。20135月和6月,人教社又先后向北京昌平区、陕西西安市打工子弟学校捐赠共3万册学生字典。迄今为止,人民教育出版社通过各类公益活动已经捐赠字典50多万册,累计码洋700多万元。

 20113月全国两会期间,一批政协委员将这个问题的社会关注推进到更深层次。全国政协委员、央视播音组组长李瑞英等代表们提出了提案——《关于在我国贫困地区把字典等工具书纳入农村义务教育“两免一补”补贴范围的建议》。他们认为,对于解决偏远山区、贫困地区小学生缺字典的问题,社会捐助固然重要,但是制度的保证才能是一个长效机制,为此,国家应继续加大对贫困地区义务教育的政策支持和经费投入,将字典等工具书纳入贫困地区“两免一补”的政策范围内。

对于两会代表的提案,教育部等有关部门给予了高度重视,并开始对学生字典是否需要和教科书一样“人手一册”进行严谨论证。而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期间,李瑞英等代表再次就此提交了提案,希望加快推动政府决策的进程。到2012年底,财教[2012]334号文件正式颁布,国家在第一年将拨付17亿元的专款为1-9年级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配齐《新华字典》,并在之后为每年入学的一年级新生免费配发正版字典。

蒋华良、吴志明——让真正的学生字典进入课堂,让惠民政策落到实处

 2012年底的两部委文件,立足于解决农村地区学生工具书不足的问题,使学生能用上正版字典,满足他们正常的学习需要,确实是一件有助于实现教育公平的好事、实事。但这项政策指定各地政府采购某一种特定产品的做法,在具体实施中也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一些问题和不足。

首先,这项政策在保证教育公平的同时,却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市场公平。据业界人士反映,字典与教材不同,地域文化特征不明显,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可以实现很充分的竞争。市面上合格的正版字典除了商务印书馆的《新华字典》之外,还有多种字典类产品可供选择。比如人民教育出版社的《新编小学生字典》《新编学生字典》、华语教学出版社《实用华文新华字典》、哈尔滨出版社《小学生新编新华字典》、吉林教育出版社《学生新华字典》等版本。只有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策环境下,让更多的辞书出版单位公平、公正地加入市场竞争中来,才能促进辞书市场的有序发展,才能使更多更好的学生工具书不断涌现。其次,根据一线教学使用的反馈情况,很多辞书编撰专家以及一线教师都认识到,一般的社会通用字典并不适合所有阶段的中小学生使用。给学生使用的字典在收字量上必须合适,在解释上必须符合学生认知水平和认知心理,在内容设计上必须适应学生学习和考试的需要(如笔画笔顺、形音义的辨析等)。因此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也希望充分利用国家免费教科书采购专款,采购一些更适合于学生需求和地方实际情况的合格学生字典。

为此,2013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副所长蒋华良提出了相关提案,建议政府采购学生工具书必须实行公开招标。而在2014年的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福建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副总经理吴志明更是强烈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明确学生字典“既要准确规范,又要适合学生使用”的基本要求,严把学生字典质量关,确定优质学生字典的标准,杜绝冒充学生字典的成人字典、质量低劣的学生字典出现在政府采购中,使学生能用上真正符合他们学习需求的字典。

在政协委员们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共同推动下,20131017日,财政部、教育部再次下达《关于下达2013年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免费教科书中央补助资金预算的通知》(财教〔2013317号),明确将为所有农村义务教育阶段一年级新生免费提供的字典由国家指定的单一产品《新华字典》改为各省可以自主确定的正版学生字典。

至此,经过几代政协委员的不懈推动,“正版学生字典”这几个字郑重的地写进了我们的教育惠民政策中,使用“正版学生字典”也开始融入了我们的教育理念。当然,让这项惠民政策真正落到实处并且长期持久地发挥积极作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走,仍然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持之不懈的努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