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辞书应用与研究>>学术资源>>古今辞书介绍
 

  今年3月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福建海峡出版发行集团副总经理吴志明提交了《为农村学生免费提供真正适合学生使用的字典的提案。提案根据大量的调研指出,以普通大众主要是成人为读者对象的通用型字典并不适合学生使用;学生字典必须结合着学生的实际需要,结合着教材和教学,并充分照顾到学生的认知特点和知识水平,所以,它在收字收词、字头字体、释义、插图以及学习功能等方面都有很多特定的要求。小小的学生字典中,其实蕴涵着很多学问。

 

收字立词有讲究

 

一本字典,收哪些单字,收多少单字,决定了一本字典的基本面貌。而这又取决于字典的读者对象。

 

有的人认为,一本字典收的字越多越好。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观点,或者说是误区。

 

应该说,对于一本以普通大众为读者对象的通用性字典来说,收录的单字多一些,可能有一定好处,因为有一些罕见字,你用不上,大学教授、有关专家特别是研究古代典籍的专家可能用得上。但是,对于学生,特别是对于小学生来讲,收的单字太多,许多字用不到甚至一辈子都用不上,那就白白地占了字典的篇幅,十分浪费,得不偿失。背着负担沉重自不必说;关键是,在有限的篇幅内,用不着的东西多了,用得着的信息也就少了,字典的适用性、实用性就会大大降低了。

 

那么,学生字典收多少单字合适呢?在去年5月人教社召开的学生字典编纂学术研讨会上,著名辞书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词典室晁继周研究员认为,人教社《新编小学生字典》黑白本收字约6000,《新编学生字典》收字约8000,都是比较恰当的,因为前者的读者对象是小学生,后者的读者对象是小学到初中的学生,收这么多单字,已经足够他们学习和阅读中使用的了。

 

晁先生举例说,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只用了两千个汉字;《毛泽东选集》1-5卷,所涉范围和领域极广,但所用单字总数只有2500个。

 

根据国家语委《规范汉字表》研制课题组基于约5亿字的语料统计,认识3500个字,可以阅读其中99.6%的内容;认识7500个字,可以阅读99.99%;认识8000个字,可以阅读其全部5亿字的内容。

 

根据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教育教材语言分中心(厦门大学)的统计,我国中小学各类教材所用单字量,是5080个。

   

正是基于这些科学的调查统计,教育部2011年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小学阶段,累计认识常用汉字3000个,其中2500个字会写;初中阶段,累计认识常用汉字3500个字左右。据了解,各地高考语文考试的汉字范围,也在7000通用字范围以内。

 

字体里面有学问

 

常见的通用型字典,它的大字头采用的都是宋体字。宋体是印刷体,是宋代刻版印书通行的字体,横细直粗,字形方正,便于雕刻,是迄今一般图书普遍采用的字体。而楷书是手写体,是与篆、隶、草、行并立的汉字五大书体之一,笔画平直,结体相对灵活圆润,劲健秀雅,便于书写,它和行楷都是百姓采用最普遍的手写体。

 

因为便于书写,便于临摹,所以小学语文教材一至四年级普遍采用楷体,最新颁布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将楷体作为书法课必须学习的字体。课标要求:小学阶段练写正楷,中学阶段在写好正楷的基础上练写行楷。小学阶段每一节语文课学生必须练写10分钟的楷书。

 

楷体字与宋体字字形大多数是一致的,但也有一些区别:宋体“撇”,有时相应的楷体是“点”(小—小);宋体“竖”,有时相应的楷体是“撇”(艹—艹,血—血);宋体“横折”,有时相应的楷体是“横折钩”(目—目,国—国);宋体某横与两边相接,楷体则仅一边相接或与两边都不相接(白—白,目—目,由—由,用—用);宋体“走之底”、“雪字底”、“口”字和“心”字与楷体不同(过—过,刍-刍,雪—雪,口—口,心—心)。

 

有一次一小朋友问我:“又”字中的“横”与“捺”相连不相连啊?我查阅了人教社的《新编小学生字典》和《新编学生字典》,答案是“不相连”;可一查其他通用型字典,答案是“相连”!其实,前者是楷体,后者是宋体而已。

 

与此相关的还有笔顺。教材和学生字典中某些字的笔顺,和我们过去学的有些不同。如“火”字,其第二笔是短撇还是长撇?“里”字的第五笔是竖还是横?查人教社《新编小学生字典》和《新编学生字典》,“火”的第二笔是短撇,“里”的第五笔是竖。两部字典根据的是国家语委发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而笔顺规范充分照顾了人们书写楷体即手写体的习惯。

 

释义的繁简与难易

   

同样一个道理,跟成人讲与跟小学生讲,其繁简、难易程度的不同是可想而知的。同样道理,学生字典与面向成人的通用型字典相比,其字词的释义的要求也是不同的。

 

学生字典的释义是繁一点好还是简一点好?《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的修订主持人晁继周研究员认为,释义的繁简要得宜,该繁就繁,该简就简。有一次会上他举过一个例子,比如说“走”,《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人或鸟兽的脚交互向前移动。这当然没问题。那么《新编小学生字典》的解释呢,“走”:步行,举两个例子,一个是走路、一个是行走。这对学生来说就更合适,因为孩子们的认知能力是有限的,直观、直觉一些的更能理解,把“走”用下定义的方法解释,他本来懂的倒不懂了。繁的呢,比如说“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疑,“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疑,《新编小学生字典》为这类“疑”字增加了个义项“好像、仿佛”,比《现代汉语词典》多了一个义项,这就繁了,但能很好地帮助学生理解释义,中国辞书学会学术委员会原主任苏宝荣教授赞之为“不仅使字典的释义更加准确、精细、得体,也使小学生对代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古诗文的理解有一个较高的起点”。

 

学生字典对释义的通俗易懂性要求更高,忌讳成人化解释。比如,化学用字(包括化学元素用字),很多是只有成年人或专业人员才可用到,小学生接触的概率非常低,一般通用型字典的注释专业性较强,释义中常常使用比被注释词更难懂的术语,如“有机化合物” “同位素”“烃基”等等。这些概念到初中三年级才会学到,在小学生字典释义中出现,几乎起不到解惑释疑的作用,基本上属于无用信息。对此,《新编小学生字典》《新编学生字典》不从抽象的元素的角度介绍,不给学术概念;只描绘物质具体的物理属性,如颜色、形状、气味等;化学元素中有很多是人类必需的微量元素,字典还告诉学生人体不能缺钙,缺了会怎样,人体对铝摄入过多又会产生什么后果,等等这样,不仅针对性地降低了理解难度,还增强了知识性,受到了师生和专家的高度肯定。

 

一幅好插图赛过一篇好文章

 

丰富的插图是学生字典必备的内容之一,它使学生对字词有更加直观、形象的理解。有时解释一大段,还不如一幅图容易认知。丰富的插图是《新编小学生字典》的一个重要特色,也是它长期受到小学师生喜爱的重要原因之一。插图要有时代性、针对性。如香蕉、苹果等水果,无论是城市的还是农村的,如今的学生都见过或吃过,所以字典中就没必要出图了;相反,有些不易识别的动植物,特别是容易混淆的,就很有出图的必要。如“牡丹”和“芍药”,都花大而美丽,花、叶的颜色都差不多,开花季节也大致差不多,而且花农还常常将它们种在一起,所以往往不容易辨别。字典分别给“牡丹”和“芍药”出了彩图,而且还附了“小知识”详细说明二者的区别,这就彻底解决了问题。

 

学生字典的插图还要能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课文的内容。如中学语文教材《荆轲刺秦王》中有“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而骂”句,其中“箕踞”一般解释为“坐在地上,两腿张开,形状像箕,是一种轻慢傲视对方的姿态”。但是,“坐在地上,两腿张开”,我们在大广场听报告等也常这样啊,难道也是一种傲慢无礼的坐姿?《新编学生字典》根据出土的陶俑绘制了古代“箕踞”图,这下清楚了:原来双手的放法还有讲究!北京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何贤景深有感触地说:“‘箕踞’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坐姿,说老实话,教了几十年语文,要很准确地解释,并不容易。《新编学生字典》绘制了这么一个插图,多年困惑涣然冰释了。一幅好插图赛过一篇好文章啊!”

 

字典里的小百科

 

学生字典是典型的学习型字典,丰富的学习性板块是它的一个重要特征。例如《新编小学生字典》《新编学生字典》的每个单字头下,有笔画数、部首、笔顺、注意、提示、形音义的辨析、词语苑以及各种小知识等。“赌bó”的bó,是“搏”还是“博”?“上cuān 下跳”的cuān,是“蹿”还是“窜”?“不负众望”和“不孚众望”有什么区别?“当dānɡ”和“当dànɡ年”有什么不同?“戮力同心”还是“力同心”?等等,是学生容易经常犯错误的语言文字问题,也是小学升初中、初中升高中必考的题型。学好、用好字典中的这些学习性内容,对学生打好语言文字基础非常有帮助。

人教社《文言文学习字典》也一样,学习功能很强。字典给每个单字都提供小篆甚至甲骨文、金文字形,并讲解它的造字理据和字义、本义;对古今词义有差异的词(如颜色),加以辨析和提示;对与词义相关的文化现象和背景知识作拓展介绍,如“肤”字下有小知识:古代“皮”指带毛的兽皮,“肤”则是人的皮肤的专称,只有在咒骂所憎恨的人时,才说“食其肉,寝其皮”,其实是骂对方是禽兽。字典中实词和虚词分列,后附常见通假字,更是紧密结合教学大纲和考试需要,深得学生喜爱。

 

小字典,学问多。字典里面涵有丰富的语言和文化知识,帮助学生进步和提高。有人把字典比作“无言的老师”;用来比喻学生字典,更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