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初中历史>>学生中心>>同步学习资源>>历史纵横>>七年级下册

 

《半亩历史》这一期的主题是中国古代的民族关系和对外关系,这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在小百合BBS看到的一个帖子。小百合BBS是国内高校在线人数最多的BBS站点之一,上面有不少讨论历史问题的帖子。我看到的那个帖子与本期内容密切相关:“古代没有民族、边界,如何将自己和对方区分开?”

 

古代中国没有“民族”一词,现代民族理论是一百多年前由西方传入的。鸦片战争前,也不存在我们现在所说的边界和“对外关系”,历代封建王朝不会把“外国”视为和自己平等的主权国家。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The past is a foreign country”,意为过去就是异国。走进历史,回到过去,就像到了异国他乡,一切都是新鲜而陌生的。如果我们简单地用“民族”、“对外关系”这样年轻的词汇来描述古老的历史,就像是给老太婆穿上宝宝装,或者是关公鏖战秦琼,诸葛亮舌战李鸿章。

 

先说说“民族”,这一词汇最早是梁启超经由日文翻译而来,而现代民族理论是近五六百年来在西方逐渐形成的。大家会问,没有“民族”一词,就代表没有汉族这样的民族的存在吗,一个小孩没有姓名,就能说明他不存在?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民族”代表着一种认同,从秦人到汉人再到唐人,这种认同几千年来一直是客观存在的。因此我们说汉族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一个国家延续了五千年以上历史而从来没有中断的民族。

 

问题在于这种民族认同所产生的能量在古代和近代是不一样的。岳飞抗金首先是为了报效大宋皇帝,李宗仁抗日是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存亡,很难想象当年的岳飞在前线大谈民族存亡。以前的中学教材把岳飞称为民族英雄,引起很大的争论。岳飞浴血奋战是为了尽忠,一个不是为了民族的人,被我们冠以“民族英雄”,是不合适的。当时民族主义还不具有唤醒和号召民众的力量。

 

再举一例,我们熟知的“攘外必先安内”。日本侵华的时候,蒋介石这一臭名昭著的政策让国人激愤不已。那么,我们设想,如果在古代中国提出这一口号,会如何呢?明朝末年,这一口号真真实实出现过。当时明朝“内外交困”,“内”有农民起义军驰骋中原,“外”有满清政权虎视眈眈。兵部尚书杨嗣昌向崇祯皇帝献策“必安内方可攘外”,先集中力量对付农民军。李自成和农民起义军决然不会想到给杨嗣昌扣上“民族罪人”的帽子。三百年后,民族意识空前觉醒,蒋介石再次提出这一口号,他有没有想到,“攘外必先安内”会遭万人唾弃?

 

民族是一种认同,认同产生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在古代是微风细雨,在近代则是暴雨狂风。在民族关系史的学习中,简单套用现代民族理论是不恰当的。

 

现代意义上的以平等、主权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始于近代欧洲三十年战争(16181648)后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中国古代的“对外关系”其实就是“天下”观念之下的“朝贡体系”。梁启超说:“中国自古一统,环列皆小蛮夷,无有文物,无有政体,不成其为国,吾民亦不以平等国视之。故吾国数千年来,常处于独立之势。吾民之称禹域也,谓之为天下,而不谓之为国。”梁启超之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中国的地理环境比较封闭,周边的高原和荒漠将中国和波斯、印度、罗马等文明大国几近隔绝,彼此不相接亦不相知,绝少往来。中国周边的这些小国,无论其幅员、人口和文明程度,都和中国相差太多,纷纷臣服于中国,以朝贡等形式保持与中国封建王朝的关系。东亚“朝贡体系”是当时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和结构最稳定的区域性国际体系。郑和下西洋就是鼎盛时期的明朝在对外关系上致力于构建一个以明帝国为中心,海外诸国称臣纳贡的朝贡体系的实践和努力。

 

作者简介:骆新强,江苏响水中学历史教师,200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从教三年来,先后承担了初一、初二、初三、高一和高二年级的历史教学工作,积累了一定的教学经验。在《中学历史报》等刊物发表论文10余篇,曾参与《画说五千年:未解之谜》、《西方史学名著评介》的编写及《欧洲大辞典》的编校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