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初中历史>>学生中心>>图说历史

 

关于《时局图》的研究和争论由来已久,其中不乏一些具有真知灼见的好文章。拜读之后,受益良多,然仍存疑惑与不解。故成此文,一为求教,二为交流。自知才疏学浅,未敢争鸣。

 

笔者查阅了现行历史教材,几乎每个版本的初中历史课本都选用了《时局图》(最新人教版初中课本删掉了这一漫画,北师大版虽选用了漫画但没有配上说明文字),然而说明文字却大相径庭,主要集中在作者和德国、法国的代表物等问题上。近几年的相关历史教学教研论文也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详细论述。

 

一、作者和改绘者

 

各个版本的说明文字虽不尽相同,但选取的图片却是同一幅(如图一)。对于作者,各版本教材几乎达成共识即谢缵泰,可是对于有没有改绘者、改绘者是不是谢缵泰却产生了分歧。华东师大版是这么表述的:“根据兴中会会员谢缵泰1898年发表在香港报纸上的漫画改绘的”,川教版的表述是“爱国人士谢缵泰于1898年发表,后经他改绘的一幅漫画”,岳麓版则为“爱国人士谢缵泰所作的一幅漫画”。从这些表述的字面意思来看,主要是三种观点:①原作者是谢缵泰,但改绘另有其人;②原作者和改绘者都是谢缵泰;③未经改绘,作者就是谢缵泰。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时局图》的作者是不是谢缵泰也存在很大争议,暂且默认各版本教材上的统一观点不论。其次,要明确一点,《时局图》到底有没有经过改绘。经过查找,可以很容易得到另两幅《时局图》(见图二、图三),估计类似的不同版本图片还有很多。根据漫画内容和颜色,按照常理很自然判断其出现的先后顺序为:图二、图三、图一。一般地,漫画的修改应该是从简单向丰富过渡、黑白到彩色转变。但是,据目前的相关档案资料及一些学者的研究可知,原作以蛇代表英国,而美国华盛顿国立档案馆所藏的原印件《时局图》则以虎代表英国,并且增加了在危机四起时满清官员仍纸醉金迷的可耻行径。到了1903年蔡元培主编的上海《俄事警闻》(日报)创刊号上转载的版本改名为《瓜分中国图》(即图二),图版基本保存原作面貌,但删去了原图中的英文字母及“滑稽化”的满清官员的昏聩形象,另外附上了《现势》一文,对此图加以详细介绍,并特别介绍了此图的流传,以加深读者对图画的理解。看来,《时局图》并不是单纯地由简单到复杂。但无论如何,至少可以肯定《时局图》是经过修改的,至少是两次,而且很可能改绘工作不是由一人独立完成。可想而知,作者肯定是进行过改绘的,但是不可能亲自参与每次修改。那么关键问题是各版教材上出现的《时局图》是不是作者修改的呢?如果不是,那又会是谁呢?

 

《时局图》自发表后在国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被各大报刊纷纷转载。有说法称,1899年,时在日本的香港兴中会会长杨衢云致信谢缵泰要求进一步修改漫画,一是涂上色彩,二是加以滑稽化。不久,该画在日本出版,并作为革命宣传品寄发给分布在世界各地的革命党组织。后来,该画还多次被印成五彩鲜明的单张宣传画出售,畅销全国各地,影响极大。由此可见,图一(即课本上出现的图片)是由谢缵泰修改而成还是有一定依据的。可是,鉴别此番说法的真伪、寻找原始史料记载又是个不小的难题。

 

二、德国的代表物

 

《时局图》上对于法国的代表物,有“蛙”说,有“蛤蟆”说,差别无几。可是对于德国代表物的说法,就相差甚远。华东师大版采用的是“蛇代表德国”,岳麓版和川教版采用的是“肠代表德国”。甚至还有观点认为旗代表德国(见朱惠康《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00年第7期,第1516页)、肠形大蛔虫代表德国(见戚其章《〈时局图〉呼唤革命》,《老漫画》(第4辑),山东画报出版社19996月第1版,第43页)以及突然变粗的虎尾喻德国(参见雷颐《图中日月长》,《中华读书报》2000913日)等等。

 

人教社马执斌先生曾就耿孟辉和朱惠康两位老师关于《时局图》下面的说明文字“肠代表德国”的不同意见作过较为详细的解答与说明,不再赘述。笔者十分赞成马先生的观点,历史就是要尽可能原始、真实,在无法判断史料正误之前,尊重认可是每个史学工作者应持有的态度。所以采取“肠代表德国”不失为最完美的做法。

 

限于《时局图》的相关原始史料的欠缺,进一步理清、说清《时局图》的作者、注释等问题还有待于大家“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