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高中数学>>教师中心>>个人作品专辑>>教材编写人员>>章建跃>>编后漫笔>>精华选萃

2013919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在这千家万户亲人团聚的时刻,令人无限敬爱的张孝达先生却永远离开了我们,悲痛之情尤切!

 

张先生长期担任本刊编委会主任,为本刊倾注了大量心血。在他的领导下,本刊成为我国中小学数学教师的一个精神家园,也为我国数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尽了绵薄之力。张先生要求本刊成为广大中小学数学教师提高专业化发展水平、增强数学教学能力的平台,特别要为全国青年数学教师提供舞台,为广大普通校、薄弱校、农村学校的数学教师提供发表教学论文的机会。张先生提出,本刊应重视广大数学教育工作者普遍关注的、数学教学实践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要有引领意识,要有鲜明的观点;同时,要强调不同观点的相互借鉴与启发,要广开言路,不设“禁区”,实事求是,直面现实中的各种问题,为广大数学教师提供为我国数学教育发展建言献策的机会。多年来,本刊一直在实践着张先生的这些宏愿。

 

可以说,长期以来,张先生一直是我国数学教育改革的亲历者、参与者、领导者,为改革做出了很大贡献。张先生是数学教育改革的战略家,视野开阔,眼光敏锐,始终站在改革的最前列。为了推动我国数学教育的现代化,他与钟善基、丁尔陞、游铭钧等共同发起,于1979年初成立了“中小学数学教育现代化研究会”,之后于1982成立“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学研究会”。研究会的成立,极大地促进了群众性数学教育研究活动,对推进我国数学教改起了重大作用。作为主要负责人,张先生参与、领导了许多对我国数学教育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学术研究。例如,1980年开始的关于能力问题的研究,对以后开展自学能力和创造性思维能力的研究和实验,提出教学中教师主导、学生主体的新型师生关系,重视数学思想方法的教学等的实验研究,起了重要作用;又如,1983 年开展的大面积提高初中数学教学质量研究,由于顺应了当时情势的要求,极大地调动了广大数学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不仅提高了教学质量,而且产生了一批理论成果,培养了一批数学教改的领军人才;再如,1985 年与人民教育出版社数学室联合进行的《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数学知识和技能的需求的调查》,为制订义务教育和高中数学教学大纲提供了依据……90 年代,张先生大力推动数学课改研究,最突出的是支持“21世纪中国数学教育展望—大众数学的理论与实践”课题研究,培养了众多数学课改人才。今天重读他为《21世纪中国数学教育展望》(第一辑)所作的《大众数学与中国古代数学思想(代序)》,从中深切感受到,他对如何使数学课程成为“所有学生都必须学习而且能够学习”的“大众数学”,以适应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需要,怀有非常殷切的期盼。他认为,“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一项大的课程改革,也就是说要从思想、内容、结构体系,以及表达方式、形式等各方面对课程进行全面改革,从设计到试验,从修改到实施,一般要2030年。因此我们要着眼于2021党的诞生100周年时实施的‘大众数学’,也就是为培养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即实现我国经济发展的第三个战略目标服务的劳动者的‘大众数学’。”显然,如果按张先生的这一设想循序渐进地实施,我国新世纪数学课改的许多弯路都能避免,改革成效也会更大。

 

当人类社会即将进入21世纪时,张先生在《山西教育》1999年第9期发表《数学教育五十年》,在回顾我国数学教育发展历史的基础上,讨论了“教学内容的现代化”“联系实际”“统一性和多样化”等几个“屡经反复……但在实践和理论上仍值得我们深入探讨”的问题,认为“教学内容的现代化,首先,应该确定当代社会每一个公民所必须具备的是哪些数学知识,把它们作为……数学必修课”,“其次,是在统一基本要求的基础上实行课程教材的多样化,使学生和教师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这也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主动性和创造精神。”“由于现在科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很快,更新内容的周期在缩短,因此,这项研究应该制度化,使之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此外,更新内容还涉及到评价特别是升学考试的改革,应当使评价为促进教学内容的现代化服务。”而在教材的统一性和多样化方面,他认为“小学教材有必要也有可能以统一为主,有高质量的少数几套就可以了;初中可以多一点,但也不必太多,没有特色的没有必要出版,以保证教育质量;高中则因各种差异扩大,编写多种教材就有客观的必要了。”这些远见卓识实际上为我们绘就了新世纪课改的蓝图。

 

大家知道,本世纪初开始的课改,张先生是坚定的支持者,而且给予了极大的期望。他总是这样,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改革,期待我国数学教育能尽快地解决各种问题,得到更好的发展。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人教社中数室,这支具有几十年编写教材经验的队伍,居然连续几次没有得到教材编写立项,不能编写初中数学课标教材。在中数室工作出现重大挫折的时候,张先生不顾自己年事已高,经常与中数室的同志一起开会、座谈。他认为:人教社中数室是我国教材编写的国家队,是新中国的历史形成的,一定要对得起这块金字招牌,不仅要编而且要编一流教材。他鼓励我们要大胆创新,不要在一时挫折面前气馁,要走自己的路,并且还提出了教材创新的一些具体思路。在他的不断鼓励和具体指导下,人教社中数室终于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努力下,走出困境,开创出教材研究、编写的新局面。作为当时主持中数室工作的我,对张先生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所给予的无私帮助,铭刻于心,终生难忘。

 

张先生已驾鹤西归。作为后辈,唯有认真学习先生的数学教育思想,以先生的做人做事为楷模,脚踏实地,认真做好手头这份事,为我国数学教育事业的发展竭尽全力,以这样的虔诚、努力,才能不负张先生的殷切期望,才能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愿广大读者与我们一起共同努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