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高中数学>>教师中心>>个人作品专辑>>教师专辑>>陈海峰>>教学研究

学习这个字眼,对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对于我们处于不惑之年的团队来说,多少已经出现了倦怠的情形.今天听了李大圣老师的讲座,发现我们对学习的理解真是肤浅或不到位.当你老师问说什么是学习时,全场没有人能给出正确答案.学习的本质就是解读与翻译符号

 

说到这个翻译符号,我们觉得对于我们数学来说,新课程标准要求我们培养学生的符号感.事实上,我们知道,学生在学习数学时就是对那种抽象的符号感到恐惧与不理解,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如何让学生突破符号关是提高数学成绩的必由之路.各人对符号的解读多不相同.如天文学家观察星相;玩纸牌者根据伙伴的手势出牌;母亲通过婴孩的表情了解他不能言说的世界;精神科医生解析病人饱受困扰的梦;夏威夷渔夫将手插入海中以判断海流;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做练习题;读身体等等.

 

老师还让我们作了一个实验,就是她读了一首诗(中等语速读4遍),要求我们完整复述出来,内容如下:“而今/青春退潮了/我被搁浅在海滩上./我听得见宇宙万物深沉的音乐,天空,也对我敞开了她繁星的心胸.”也是短短的51个字,让我们全体学员来复述,结果没有一个能给出完整的答案.所以李老师给我们说,你不要对着学生说,这个题或知识点我已经讲过好多遍了,你怎么还不会,猪脑袋!现在想想,确实也是如此.这对我们的震撼极大.其实我们也和我们所骂的学生是一样的.而学生每天至少有4门课呀.所以李老师说‘慢下来……静下来……, 赶进度是课堂的万恶之首. 等待时间:提出问题与有效回应之间的必要等待.要让学生有必要的体验,体验:从知识到教养的中介.

 

说到等待,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儿子,那时他刚刚上学前班一年级.一天,老师教学生画画.内容是画南瓜.我去接孩子时老师说你的儿子画了南瓜,可是在南瓜的周围还是画了一大堆的毛线团.看起来画面很不整洁.我接回家时在路上不断地追问.你怎么会画好南瓜后又画了那一大堆东西呢.在我的追问下,孩子道出的自己的看法.他说他想在旁边写几行字,祝小朋友新年快乐.多有爱心的小孩.如果我那是一味的指责,那么孩子以后会不会有自己的想法吗,我有点担心.而如果我们碰到这样的老师呢,结果又会怎么样呢.我庆幸我的等待.谈到这里边,我不由得又想去李老师的讲座上的一句话——证据非常明显,当孩子们遇见了工作效率极为低下的老师,特别当他们遇见了很多这样的老师的时候,他们将永远无可挽回.

 

    李老师谈到学习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个人领悟.这一点相当的精辟.也给我们指明了学习的方向.这样来西南大学的学习可以说读懂了不少名师.也更加坚定了我们成为教学的研究者的信心.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那是斯图尔特(J.Stuart)一句名言.最后我坚信教师通过他的学生而永生.如果我的教学是有启发性的,好的和坚持优良价值观的,我就会长生不老.你说优秀的教育怎会灭亡?优秀的教师将会长生不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