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高中语文>>教师中心>>同步教学资源>>全日制普通高中教材>>语文读本>>第五册
38 伊利亚特(节选)

夜晚的昏暗中金星太白闪烁于群星间,

无数星辰繁灿于天空,数它最明亮,

阿基琉斯的长枪枪尖也这样闪光辉。

他右手举枪为神样的赫克托尔构思祸殃,

看那美丽的身体哪里戳杀最容易。

阿基琉斯率希腊联军一路拼杀,迫使特洛亚人退回自己的城里。惟有赫克托尔站在城外,决心与阿基琉斯决一死战。他的老父老母哭着呼唤他进城,可是大敌当前,为了部族和个人的利益、荣誉,他岿然不动。节选的诗行就是对接下来的战斗场面的描写。

这是两位氏族英雄之间的搏斗,两强相遇勇者胜。阿基琉斯义愤填膺,赫克托尔气短心虚(毕竟是他弟弟的不义行为引发了这场战争)。但是只凭阿基琉斯的英勇善战还不足以战胜赫克托尔,因为赫克托尔也决非等闲之辈。是上天的诸神介入,才使战斗见分晓。以宙斯为首的天神竟然也关注和参与人间战事,他们分成两派,雅典娜和阿波罗各自支持一方,并且在天上也打起来了。

人有神一般的能耐,神也有人一般的个性和短处(如好斗、性急、诓骗)。最为奇妙

定意义上说,也是作品的魅力所在。

可以参看后面的作品简介。

特洛亚人像一群惊鹿逃进城里,他们抹去汗污,饮水解除了燥渴,依靠着坚固的雉堞喘息。阿开奥斯人继续向城墙冲来,把盾牌靠在肩头。恶毒的命运却把赫克托尔束缚在原地,把他阻留在伊利昂城外斯开埃门前。

……

他仍站在原地,等待强大的阿基琉斯。有如一条长蛇在洞穴等待路人,那蛇吞吃了毒草,心中郁积疯狂,蜷曲着盘踞洞口,眼睛射出凶光;赫克托尔也这样心情激越不愿退缩,把那面闪亮的盾牌依着突出的城墙,但他也不无忧虑地对自己的傲心这样说:“天哪,如果我退进城里躲进城墙,波吕达马斯会首先前来把我责备,在神样的阿基琉斯复出的这个恶夜,他曾经建议让特洛亚人退进城里,我却没有采纳,那样本会更合适。现在我因自己顽拗损折了军队,愧对特洛亚男子和曳长裙的特洛亚妇女,也许某个贫贱于我的人会这样说:‘只因赫克托尔过于自信,损折了军队。’人们定会这样指责我,我还远不如出战阿基琉斯,或者我杀死他胜利回城,或者他把我打倒,我光荣战死城下。当然我也可以放下这突肚盾牌,取下沉重的头盔,把长枪依靠城墙,自作主张与高贵的阿基琉斯讲和,答应把海伦和他的全部财产交还阿特柔斯之子,阿勒珊德罗斯当初用空心船把它们运来特洛亚,成为争执的根源。我还可以向阿开奥斯人提议,让他们和我们均分城里贮藏的所有财富,我可以召集全体特洛亚人起誓,什么都不隐藏,把我们可爱的城市拥有的一切全都交出来均分两半。可我这颗心为什么考虑这些事情?我绝不能走近他,他丝毫不会可怜我,不会尊重我,他会视我如同弱女子,赤裸裸地杀死,当我卸下这身铠甲时。现在我和他不可能像一对青年男女幽会时那样从橡树和石头絮絮谈起,可能暗喻涉及人类起源的古老传说,请参阅《奥德赛》第19卷第163行。青年男女才那样不断喁喁情语。还是让我和他尽快地全力拼杀吧,好知道奥林波斯神究竟给谁胜利。”

赫克托尔思虑等待,阿基琉斯来到近前,如同埃倪阿利奥斯,头盔颤动的战士,那支佩利昂产的木枪在他的右肩怖人地晃动,浑身铜装光辉闪灿,如同一团烈火或初升的太阳的辉光。赫克托尔一见他心中发颤,不敢再停留,他转身仓皇逃跑,把城门留在身后,佩琉斯之子凭借快腿迅速追赶。如同禽鸟中飞行最快的游隼在山间敏捷地追逐一只惶惶怯逃的野鸽,野鸽迅速飞躲,游隼不断尖叫着紧紧追赶,一心想扑上把猎物逮住。阿基琉斯当时也这样在后面紧追不舍,赫克托尔在前面沿特洛亚城墙急急逃奔。他们跑过丘冈和迎风摇曳的无花果树,一直顺着城墙下面的车道奔跑,到达两道涌溢清澈水流的泉边,汹涌的斯卡曼得罗斯的两个源头。一道泉涌流热水,热气从中升起,笼罩泉边如同缭绕着烈焰的烟雾。另一道涌出的泉水即使夏季也凉得像冰雹或冷雪或者由水凝结的寒冰。紧挨着泉水是条条宽阔精美的石槽,在阿开奥斯人到来之前的和平时光,特洛亚人的妻子和他们的可爱的女儿们一向在这里洗涤她们的漂亮衣裳。他们从这里跑过,一个逃窜一个追,逃跑者固然英勇,追赶者比他更强,迈着敏捷的双脚,不是为争夺祭品或者牛革这些通常的竞赛奖赏,而是为了夺取驯马的赫克托尔的性命。如同在为牺牲的战士举行的葬礼竞赛中许多单蹄马为能夺得三脚鼎或女人这样丰厚的奖品,绕着标杆飞驰,他们也这样绕着普里阿摩斯的都城,迈着快腿绕了三周,神明众睽睽。天神和凡人之父终于对神明这样说:“啊,我亲眼看见我们宠爱的人被追赶,沿城墙落荒奔逃,赫克托尔使我怜悯,他经常在崎岖的伊达山的高峰上,或在特洛亚城堡虔诚地敬献给我壮牛的肥厚腿肉,现在被勇敢的阿基琉斯围绕着普里阿摩斯的都城紧紧追赶。神明们,你们好好想想,帮我拿主意,我们是救他的性命,还是让这个高尚的人今天倒毙于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手下。”

目光炯炯的女神雅典娜立即回答说:“掷闪电的父亲,集云之神,你说什么话!一个有死的凡人命运早作限定,难道你想让他免除可怕的死亡?你看着办吧,但别希望我们赞赏。”

集云之神宙斯这样回答雅典娜:“特里托革尼娅[〔特里托革尼娅〕雅典娜的别称,意为“出生在特里托尼斯湖畔的”。],亲爱的孩子,你别着急,我所言并非有什么打算,但愿你称心,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迟延。”

宙斯的话鼓励了跃跃欲试的女神,雅典娜迅速飞下奥林波斯峰巅。

捷足的阿基琉斯继续疯狂追赶赫克托尔,有如猎狗在山间把小鹿逐出窝穴,在后面紧紧追赶,赶过溪谷和沟壑,即使小鹿转身窜进树丛藏躲,也要寻踪觅迹地追赶把猎物逮住。赫克托尔也这样摆脱不了捷足的阿基琉斯,每当他偏向达尔达尼亚城门方向,企图挨着建造坚固的城墙奔跑,城上的人们朝下放箭保护他的时候;每次阿基琉斯都抢先把他挡向平原,自己始终占着靠近城墙的道路。有如人们在梦中始终追不上逃跑者,一个怎么也逃不脱,另一个怎么也追不上,阿基琉斯也这样怎么也抓不着逃跑的赫克托尔。赫克托尔怎么能这样躲过残忍的死神?只因为阿波罗最后一次来到他身边,向他灌输力量,给他敏捷的脚步。神样的阿基琉斯向他的部队摇头示意,不许他们向赫克托尔投掷锐利的枪矢,免得有人击中得头奖,他屈居次等。当他们一逃一追第四次来到泉边,天父取出他的那杆黄金天秤,把两个悲惨的死亡判决放进秤盘,一个属阿基琉斯,一个属驯马的赫克托尔,他提起秤杆中央,赫克托尔一侧下倾,滑向哈得斯,阿波罗立即把他抛弃。目光炯炯的女神雅典娜迅速来到佩琉斯之子身边,说出有翼飞翔的话语:“宙斯的宠儿阿基琉斯,我们可望今天让阿开奥斯人带着全胜回船,难以制服的赫克托尔将被我们杀死。现在他已不可能逃脱我们的手掌,不管射神阿波罗怎样费心帮助他,甚至匍伏着哀求提大盾的天父宙斯。你且停住脚步喘喘气,我这就去上前找他,劝他和你一决胜负。”

阿基琉斯听从雅典娜心中欢喜,拄着那杆铜尖木枪停住脚步。雅典娜离开他赶上神样的赫克托尔,模仿得伊福波斯的外貌和宏亮的嗓音,站到他近旁说出有翼飞翔的话语:“亲爱的兄弟,捷足的阿基琉斯如此快步,绕着普里阿摩斯的都城把你追赶,现在让我们停下来就在这里迎战。”

头盔闪亮的伟大的赫克托尔回答雅典娜:“得伊福波斯,在赫卡柏和普里阿摩斯给我的所有兄弟中,你一向对我最亲近,现在我心中比以前更为深挚地敬爱你,只有你看见我被追赶,愿意出城帮助我,其他人都不敢出来,在城里惊惶地藏躲。”

目光炯炯的女神雅典娜这样回答说:“亲爱的兄弟,父王和母后都曾抱膝哀求我不要出城,部下也这样力劝,他们全都如此害怕那个阿基琉斯,但我在城里心中为你痛苦难忍,现在让我们大胆迎战和他厮杀,枪下不留情面,看看如何结果:是他杀死我们,带着血污的铠甲返回空心船,还是他倒在你的枪下。”

雅典娜这样说,用狡计带领他冲上前去,待他们这样相向而行,互相逼近时,头盔闪亮的伟大的赫克托尔首先说话:“佩琉斯之子,我不再逃避你,像刚才绕行普里阿摩斯的都城三遭不停步,现在心灵吩咐我停下来和你拼搏,或是我得胜把你杀死,或是你杀我。但不妨让我们敬请神明前来作证,神明能最好地监督和维护我们的誓言:如果宙斯让我获胜,把你杀死,我不会侮辱你的躯体,尽管你残忍,阿基琉斯,我只剥下你那副辉煌的铠甲,尸体交阿开奥斯人。你也要这样待我。”

捷足的阿基琉斯狠狠地看他一眼回答说:“赫克托尔,最可恶的人,没什么条约可言,有如狮子和人之间不可能有信誓,狼和绵羊永远不可能协和一致,它们始终与对方为恶互为仇敌,你我之间也这样不可能有什么友爱,有什么誓言,唯有其中一个倒下,用自己的血喂饱持盾的战士阿瑞斯。鼓起你的全部勇气,现在正是你表现自己是名枪手和无畏战士的时候。不会有别的结果,帕拉斯·雅典娜将用我的枪打倒你,你杀死了我那么多朋友,使我伤心,你将把欠债一起清算。”

阿基琉斯说完,举起长杆枪投了出去。光辉的赫克托尔临面看见,把枪躲过。他见枪飞来,蹲下身让铜枪从上面飞过,插进泥土,但帕拉斯·雅典娜把它拔起,还给阿基琉斯,把士兵的牧者赫克托尔瞒过。赫克托尔对勇敢的佩琉斯之子大声说:“神样的阿基琉斯,你枉费力气没投中,并非由宙斯得知我的命运告诉我。你这是企图用花言巧语把我蒙骗,想这样威吓我失去作战的力量和勇气。我不会转身逃跑让你背后掷投枪,我要临面冲上来让你正面刺胸膛,如果这是神意。现在你先吃我一枪,但愿你把这支铜枪能全部吃进肉里。只要你一死,这场战争对于特洛亚人便会变容易:你是他们最大的灾祸。”

赫克托尔说完,晃动着投出他的长杆枪,击中佩琉斯之子的神造盾牌的中心,他没有白投,但长枪却被盾牌弹回。赫克托尔懊恼长杆枪白白从手里飞去,又不禁愕然,因为没有第二支木枪。他大声叫喊手持白盾的得伊福波斯,要他递过来长杆枪,但已匿迹无踪影。赫克托尔明白了事情真相,心中自语:“天哪,显然是神明命令我来受死,我以为英雄得伊福波斯在我身边,其实他在城里,雅典娜把我蒙骗。现在死亡已距离不远就在近前,我无法逃脱,宙斯和他的射神儿子显然已这样决定,尽管他们曾那样热心地帮助过我:命运已经降临。我不能束手待毙,暗无光彩地死去,我还要大杀一场,给后代留下英名。”

赫克托尔这样说,一面抽出锋利的长剑,那剑又大又重,佩戴在他的腰边,他挥剑猛扑过去,有如高飞的苍鹰,那苍鹰穿过乌黑的云气扑向平原,一心想捉住柔顺的羊羔或胆怯的野兔,赫克托尔也这样挥舞利剑冲杀过去。阿基琉斯也冲杀上来,内心充满力量,把那面装饰精美的盾牌举在胸前,头上晃动着闪亮的四行饰槽的头盔,美丽的金丝在盔顶不断摇曳,赫菲斯托斯把它们密密地紧镶盔脊。夜晚的昏暗中金星太白闪烁于群星间,无数星辰繁灿于天空,数它最明亮,阿基琉斯的长枪枪尖也这样闪光辉。他右手举枪为神样的赫克托尔构思祸殃,看那美丽的身体哪里戳杀最容易。赫克托尔全身有他杀死帕特罗克洛斯夺得的那副精美的铠甲严密护卫,只有连接肩膀和颈脖的锁骨旁边露出咽喉,灵魂最容易从那里飞走。神样的阿基琉斯一枪戳中向他猛扑的赫克托尔的喉部,枪尖笔直穿过柔软的颈脖。沉重的木铜枪尚未能戳断气管,赫克托尔还能言语,和阿基琉斯答话。阿基琉斯见赫克托尔倒下这样夸说:“赫克托尔,你杀死帕特罗克洛斯无忧虑,见我长时间罢战无惊无恐心安然,愚蠢啊,那里还有一个比帕特罗克洛斯强很多的人在,我还留在空心船前,现在我杀了你,恶狗飞禽将把你践踏,阿开奥斯人却将为帕特罗克洛斯行葬礼。”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声音虚弱地回答说:“我求你,以你的心灵、双膝和双亲的名义,不要把我丢给阿开奥斯船边的狗群,你会得到许多黄金、铜块作赎金,我的父王和母后会给你送来厚礼,让我的身体运回去吧,好让特洛亚人和他们的妻子给我的遗体火葬行祭礼。”

捷足的阿基琉斯怒目而视回答说:“你这条狗,不要提膝盖和我的父母,凭你的作为在我的心中激起的怒火,恨不得把你活活剁碎一块块吞下肚。绝不会有人从你的脑袋旁把狗赶走,即使特洛亚人为你把十倍二十倍的赎礼送来,甚至许诺还可以增添。即使普里阿摩斯吩咐用你的身体秤量赎身的黄金,你的生身母亲也不可能把你放上停尸床哭泣,狗群和飞禽会把你全部吞噬干净。”

头盔闪亮的赫克托尔临死这样回答说:“我这下看清了你的本性,我曾预感不可能说服你,因为你有一颗铁样的心。不过不管你如何勇敢,也请你当心,我不要成为神明迁怒于你的根源,当帕里斯和阿波罗把你杀死在斯开埃城门前。”

他这样说,死亡降临把他罩住,灵魂离开肢体前往哈得斯的居所,留下青春和壮勇,哭泣命运的悲苦。捷足的阿基琉斯对死去的赫克托尔这样说:“你就死吧,我的死亡我会接受,无论宙斯和众神何时让它实现。”

选自《伊利亚特》第22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有删节。罗念生、王焕生译。

附:《伊利亚特》简介

公元前12世纪,在小亚细亚的特洛亚城发生了一场希腊人与特洛亚人的战争,《伊利亚特》就是记述这场战争的。

关于特洛亚战争,史料记载很少。据神话传说,战争的起因是这样的:从前,在小亚细亚西部沿海居住着特洛亚人,他们是许多部族的霸主。当时在希腊地方的强大部族总称为阿开奥斯人。特洛亚王子帕里斯乘船到希腊,受到斯巴达王墨涅拉奥斯的款待,但他把墨涅拉奥斯的美丽的妻子海伦骗走,带回了特洛亚。阿开奥斯人非常气愤,便由墨涅拉奥斯的哥哥迈锡尼王阿伽门农倡议,召集各部族首领,共同讨伐特洛亚人。

战争持续了十年,众神各助一方,双方损失惨重,最后,希腊联军中的英雄俄底修斯想出“木马计”。他设计了一个巨大木马,内藏勇士弃在战场上,联军假装撤退。特洛亚人不知是计,将木马当作战利品拖进城内。晚上,希腊人从木马中出来,打开城门,里应外合,攻占并烧毁了特洛亚城。

《伊利亚特》并没有描写全部战争,它只是记叙了战争第十年里51天中的事情。诗人在史诗一开始就点出“阿基琉斯的愤怒是我的主题”,并以此为情节主线安排材料。联军统帅阿伽门农无理抢夺阿基琉斯心爱的女战俘,这引起阿基琉斯的无比愤怒(第一次“愤怒”,部落内部首领间的内讧),因此他拒不参战。以赫克托尔为首的特洛亚联军乘机反攻,希腊军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当阿基琉斯的好友帕特罗克洛斯战死后,阿基琉斯怒火万丈(第二次“愤怒”,部落之间的矛盾),他把愤怒的矛头指向赫克托尔,于是与统帅言归于好,再次出战,终于杀死了赫克托尔,并把尸首带走。特洛亚老王到阿基琉斯的营帐赎取儿子赫克托尔的尸首,暂时休战,举行葬礼,史诗便在这里结束。

《伊利亚特》通过对特洛亚战争的描绘,歌颂了氏族领袖的英雄品质,反映了希腊社会从远古公社部落制到奴隶制城邦形成的演变过程。《伊利亚特》塑造了四十多个鲜明的人物形象,而作者着力描写的中心人物是阿基琉斯,在他身上,体现了远古氏族英雄的一些特征。他是人与神结合的后代,希腊联军中的勇将,他英勇善战而又暴悍任性,不怕牺牲而又自私残忍。他自尊心强,因统帅对他无理而拒不参战,即使战局危急,统帅认错,他也置之不理。可当他的好友战死后,友情点燃了他的复仇之火,他决心战斗到死,表现了死无怨悔的英雄主义品质。阿基琉斯又有些自私和残忍,他攻城掠地,为了抢掠财物和奴隶,他拒绝同赫克托尔订约,不同意死者家属赎尸,当赫克托尔战死后,他把尸体拴在战车上拖回军营,每天还绕战友坟墓拖尸三匝,以泄余忿。更为严重的是表现在置广大盟军和本部士兵生死于不顾,他看到那些被特洛亚人追赶得四处奔逃的联军士兵,想到的是统帅少了他不行,为统帅将会卑躬屈膝地跪到他面前来而“衷心喜悦”。但阿基琉斯也不是一味残忍,当特洛亚老王前来乞尸时,他又产生了同情心。这样作者就把阿基琉斯的复杂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物显得有血有肉,真实可信。

赫克托尔是作者刻画的另一个重要的氏族英雄形象,他是特洛亚人的支柱。作为守城的统帅,他刚强勇敢,在阿基琉斯拒不参战时期,乘机率领特洛亚盟军,一举反攻,将希腊军赶至海滨,几乎歼灭了敌军。赫克托尔认识到战争是他弟弟的不义行为引起的,同时他也明知如果自己战死,娇妻弱子都将沦为奴隶,但他为了保卫自己的城邦和人民而视死如归,他不顾年老父母的苦苦劝阻,毅然迎战阿基琉斯,表现出一个意识到自己光荣职责的民族英雄的品质。然而在赫克托尔思想行为中也注入了家庭的私有观念。作者对他是同情的,歌颂的。

《伊利亚特》结构严谨,具有高度的概括力。十年大战,集中描写了发生在几十天内的事情,充分表现了阿基琉斯的“愤怒”。故事集中、紧凑、重点突出。其次是把人物置于具有时代特征的矛盾冲突中,通过语言行动刻画人物性格,并在情节发展中表现人物性格特征。再次是作者善用比喻,有明显的口头文学特征,例如赫克托尔战败逃到城门边,作者说他“有如一条长蛇在洞穴等待路人,那蛇吞吃了毒草,心中郁积疯狂,蜷曲着盘踞洞口,眼睛射出凶光”。再如阿基琉斯追赶赫克托尔时说:“如同禽鸟中飞行最快的游隼在山间敏捷地追逐一只惶惶怯逃的野鸽……”这些比喻生动贴切。总之,《伊利亚特》在艺术上的成就给后代的文学艺术创作以深刻久远的影响。当然,史诗也存在着历史局限性,因为史诗形成的时代还是“历史上人类的童年时代”,作者常常把人的行为及其成败归结为神的意志。

选自周振甫主编《大学语文·外国文学作品选》(高等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