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材培训>>学科培训>>初中历史>>课程教材研究>>专家视点

 

1985年秋,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重庆自然博物馆、万县市博物馆以及巫山县文化管理所组建成一支长江三峡考古队。这支考古队于102日抵达巫山县,随即对事先调查过的大庙镇龙骨坡化石地点进行科学发掘。1013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黄万波研究员在龙骨坡第8水平层H9探访出土的化石中,发现一段巫山猿人下颌骨,上附两颗牙齿,一颗是下第四臼齿,另一颗是下第一臼齿。这件化石牙面磨蚀很深,从其牙齿及牙床的形态特征看,跟北京猿人女性相近。考古人员称其为“巫山老母”。第二年1024日,青年民工龙文才在第7水平层E9探访挖出一块化石,递给考古人员,后经古人类学家顾玉珉鉴定,从牙齿个小、牙冠形态以及齿冠尚未磨蚀等情况来看,它是一颗儿童牙齿,大小跟北京猿人女性接近,应属于一位待字闺中的“巫山少女”。这次发掘工作到1988年截止,成果除发现“巫山老母”和“巫山少女”两件化石外,还采集到两件石制品和大量古动物化石,多达120种以上,其中116种为哺乳类动物化石。两件石制品,一件为石英岩砸击石锤,编号为P.6522;另一件为安山岩(火山岩)凸刃砍砸器,编号为P.6523

 

考古队将这些标本带回北京,刚好美国资深旧石器考古学家克拉克教授造访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考古队拿出采集到的石器标本向克拉克教授请教。克拉克教授指着标本说:P.6523号标本有人工打击的疤痕,而P.6522号标本没有人工打击的疤痕,但有着十分清晰的砸痕。没有问题,他们都是人工制品。

 

针对长江三峡考古队19851988年发掘的材料,考古人员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尤其是测验其年代。测验年代采用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共同验证的方法。根据原生化石与地层同步形成的原理,考古人员对与人类化石处于同一地层层位的120种脊椎动物化石进行研究,得出结论:这个动物群在时代序列上,属于更新世早期,与欧洲大约200万年前的ViIIafranchian期(MN17)相当。这是宏观研究的结果。微观研究采用了古地磁法和氨基酸法。古地磁法测试结果:龙骨坡第1水平层的年代为180万年;第8水平层(含巫山人化石)的年代为204万年氨基酸法测试结果:龙骨坡第12水平层的年代为183万年,第8水平层的年代为239万年。总起来说,宏观推断的时代与微观测试的年代大体一致,这说明巫山猿人生活的年代接近或超过200万年。1991年,《巫山猿人遗址》一书由海洋出版社出版。该书公布了我国考古人员关于巫山猿人的一系列研究成果。

 

作为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教材的编写者,我们十分关注史学和考古新成果,因为适时恰当地反映史学和考古新成果是编好中学历史教科书必须遵循的一条原则。巫山人的发现,令我们振奋。那时候,我们正准备修订九年义务教育初级中学教科书《中国历史》第一、二册,获准于1992年秋季在全国试用。但是,我们并没有把巫山人写入中国历史教科书的想法,因为《巫山猿人遗址》出版后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争论激烈,一时难以定论。尽管反映史学和考古新成果是编好中学历史教科书必须遵循的一条原则,可是教科书编写者必须谨慎,在这方面我们有过教训。例如,19826月第1版的初中《中国历史》第二册讲唐朝的民族关系,在“回纥的发展”一目引用了所谓新疆考古的新发现──回鹘诗人坎曼尔的诗句“古来汉人为吾师”,结果这是一件伪造的材料,影响很不好。从这件事中,我们认识到:中学历史教科书吸收史学和考古新成果应当掌握适当的时机,不能跟的太紧,要保持一段距离,允许一定的滞后性。

 

我们室里臧嵘先生并没有消极等待考古界的信息,他对巫山人和元谋人考古材料和研究方法进行了认真的比较。元谋人于196551日发现于云南省元谋县上那蚌村的一个小山包上。当时只发现了两颗属于一个成年个体的上内侧门齿化石。用古地磁法测定,元谋人化石年代距今约170±10万年。当时考古界对这个年代测定也存在不同意见。1973年,考古人员又在元谋人化石产地发现了大批哺乳动物化石、少量石器和人工用火遗址──碳屑。石器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三件刮削器,考古发现元谋人的材料并没有巫山人的材料丰富。再考虑到元谋人发现时代的科技水平和政治环境,臧嵘先生认为,巫山人的年代要比元谋人的年代更可靠。

 

199312月第1版,19946月第1次印刷的中等师范学校教科书(试用本)《中国历史》第一册,原始社会部分由臧嵘先生执笔。课本正文仍然以距今170万年的元谋人作为中国历史的开篇,但是用楷体小子附加了一段巫山人的信息,并且写的很客观:“有的学者认为,四川(当年重庆尚属四川省)发现的巫山人,是我国境内生活年代更早的居民,距今约180~200万年。在哪里发现了早期人类的下颌骨化石和4颗牙齿,以及一些石制品。这一科学新成果还有待更多的资料来证实。”

 

新中国的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关于中国历史的开篇有过重大变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期,根据1929年北京周口店的考古发现,中国历史教科书以距今50万年的北京人作为我们祖国历史的开端。1965年云南元谋人发现以后,1978年至今,中国历史教科书以距今170万年的元谋人作为我们祖国历史的开端。1993年,臧荣先生把巫山人的信息第一次以注释的方式写入中等师范学校使用的《中国历史》教科书,这是酝酿我们祖国历史开篇再次重大变动的有益尝试。笔者以为,臧先生这种与时俱进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臧先生这种做法合乎科学发展观。遗憾的是,巫山人的信息仅在中师历史教科书中保留了短短几年。臧先生退休后,1999年修订中师历史教科书,接替他工作的同志以历史大纲没让讲巫山人为理由,又把巫山人的信息从教科书中删去。这样,从国际、国内到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室内部,传统观念顽强地阻止着人们接受龙骨坡考古新成果。

 

西方学者在人的由来问题上,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人起源于非洲,而后向世界各地扩散,因此认为,在非洲以外的地区发现的人类化石,都比非洲的晚,一般不超过100万年。

 

《巫山猿人遗址》出版后,美国依阿华大学古人类学家石汉率先质疑,认为龙骨坡巫山猿人的年代太早,不可靠。我国考古工作者接受石汉的挑战,表示:你有疑惑,我们可以陪你去龙骨坡采集测年样品,由你带回美国或世界上测年技术校准的国家测定。

 

1992年初夏,石汉来到北京,听取了我国考古人员的简介后,去龙骨坡,在中部堆积第5水平层采样。石汉把样品带回美国。不久,他来信说,巫山龙骨坡中部堆积第5水平层的年龄大于100万年。依此类推,巫山猿人化石出自第8水平层,其年龄会更早。随后,石汉与中国考古人员合作撰写了《亚洲的早期人类及其人工制品》一文,发表在英国《自然》杂志1995年第6554期上。承认巫山猿人的年代比中国已报道的人类化石都早,龙骨坡人类化石应为一新种。

 

1993年,加拿大古人类专家对龙骨坡古动物化石进行测定,结论是不晚于180万年。

 

参加过东非人发掘的法国著名考古学家伊夫·柯庞教授看过龙骨坡出土的石制品后,感到十分惊讶。他说:想不到在长江三峡会有这么原始的石器。

 

石制品是决定考古遗址属性的根本。就在外国考古学家肯定巫山猿人之后,我国还有一些科学家持怀疑、否定态度。他们提出:作为旧石器时代遗址的龙骨坡,为什么只出土两件石器,这实在是难以令人信服!

 

面对质疑,长江三峡考古队员明白,要证明一段历史,必须拿出充实的证据。他们毅然选择接受挑战,重返龙骨坡,寻找证据。

 

1997年至1998年,考古队员们在龙骨坡进行两次发掘,共找到二十多件石器。其中包括一件砸击过的铁质结核。除此之外,居然发现一段麂子掌骨,随后又在距离不到30厘米的红色粘土里,找到一段麂子掌骨和一小节骨片,而这三者拼接起来,严丝合缝。从骨节的断面看,断口清晰,未经磨损,是就地砸断就地埋葬的。这个砸断的麂子掌骨,究竟是自然作用,还是人为结果呢?从埋葬状况看,显然是人为结果比自然作用的可能性大。

 

199892326日,巫山人国际学术讨论会在巫山县召开,到会的除国内有关专家学者40多人外,还有日本、韩国和印尼等著名古人类学家。臧嵘先生代表人民教育出版社应邀参加了讨论会。会上,巫山人的考古科研新成果得到中外专家的一致认可。

 

然而,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顽固得惊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的权威机构编辑出版的《20世纪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研究,2002》集刊,竟然把龙骨坡巫山猿人的石器排斥在外!

 

巫山龙骨坡文化遗址引起法国巴黎第十大学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艾立克·博伊达教授的兴趣。经磋商决定中法合作研讨龙骨坡文化遗址。200310月,中法两国考古人员组成一支10人的队伍赴巫山龙骨坡。这次发掘找到大量石器,包括一件大型砍砸器。特别是在发掘Ⅱ区发现众多大型草食动物的骨骼化石埋葬在一处,骨体表面光洁,未见食肉动物的咬痕,并且在骨骼之间发现了石器和石片。这是巫山猿人的遗产,为龙骨坡文化提供了珍贵的科学依据。在发掘Ⅳ区时,发现一枚巨猿牙齿与大量石器埋葬在一起。这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巨猿能制造石器吗?它是人还是猿?神奇的龙骨坡还存在着诸多待揭之谜。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首都博物馆举办了《长江文明》展,已经把巫山人介绍给五大洲的朋友们。

 

现在,新的历史课程标准正在研制、主流历史教材正在筹建,我们呼吁:是该把巫山人写入中国历史教材的时候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