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材培训>>学科培训>>高中语文>>必修5>>教材介绍与解析

一、编选意图

在本套《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语文(必修)》中,本单元为古代抒情散文单元。所以,在编选本单元时,我们主要考虑,通过本单元的学习,既要让学生了解古代抒情散文这种体裁的基本特征及主要表现手法,了解作品所涉及的有关背景材料,并用于分析和理解作品,同时,又要落实文言文的教学目标,培养初步阅读文言文的能力和文言语感。所选课文应该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名家名篇,有助于学生在思想道德方面有所提高,有助于培养健康高尚的理想、情操,从而受到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的熏陶和感染。

作为古代抒情散文,本单元具有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作为高中语文课文的一般属性,二是作为文言文学习的特点,三是作为文学作品的特点。《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对这三个方面都有相应的要求。比如,对必修课“阅读与鉴赏”,有人文性方面的要求:“在阅读与鉴赏活动中,不断充实精神生活,完善自我人格,提升人生境界,逐步加深对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社会、个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和认识。”作为文言文的学习来说,要求“学习中国古代优秀作品,体会其中蕴涵的中华民族精神,为形成一定的传统文化底蕴奠定基础。学习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理解古代作品的内容价值,从中汲取民族智慧;用现代观念审视作品,评价其积极意义与历史局限”。 作为文学作品来说,要求“具有积极的鉴赏态度,注重审美体验,陶冶性情,涵养心灵。能感受形象,品味语言,领悟作品的丰富内涵,体会其艺术表现力,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思考。努力探索作品中蕴涵的民族心理和时代精神,了解人类丰富的社会生活和情感世界”。

根据课程标准的精神,同时又考虑到课时的限制,我们编选了四篇古代抒情散文,分别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王勃的《滕王阁序》,庄子的《逍遥游》和李密的《陈情表》。前两篇是精读,后两篇是略读。这四篇抒情散文所抒发的感情各有不同:《归去来兮辞》写回归田园的乐趣,《滕王阁序》写才士不遇的悲情,《逍遥游》表现人世的感慨,寄托着作者的理想追求,《陈情表》写至爱亲情。都是古人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也可以约略看出中国古代抒情散文的某些特点,从而让学生认识到我国古代散文极其强烈的抒情特征。

二、课文说明

在中国文学史上,陶渊明、王勃、李密都是抒情高手,这几篇课文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抒情名篇。庄子的《逍遥游》却不能算作严格意义上的抒情散文,之所以选入此篇,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此篇列入《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关于诵读篇目的建议”,作为“必修”教科书必须加以体现,而在本套教科书中,别的单元更不便于入选;二是此文也确有一定的抒情因素,作者用丰富的形象和诗性的语言,阐发其哲学道理,所以,本文可看作是一篇哲理性抒情散文。这四篇课文都曾多次入选高中语文教科书,属于传统经典篇目,有助于学生了解四位作者的文学成就,同时也有利于学生的文言文学习。

《归去来兮辞》是陶渊明辞赋的代表作品,抒写其回归田园的愉悦心情和田园生活的怡然自在,表达其远离恶浊官场、投身大自然怀抱的人生感悟。感情真挚,语言朴素,与作者千古流传的田园诗歌有异曲同工之妙。因而,该文被后人推崇备至,欧阳修曾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而已。”作为抒情名文,入选本单元,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

《滕王阁序》是王勃晚年的作品,也是历代传诵的名篇。韩愈在《新修滕王阁记》中说:“愈少时则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及得三王所为序、赋、记等,壮其文辞,益欲往一观而读之,以忘吾忧。”“三王”中,王仲舒的“记”与王绪的“赋”均已失传,只有王勃此序独存。原因就在于,《滕王阁序》在思想内容上具有真情实感,非无病呻吟或嘲风弄月之作可比;在艺术形式上,虽然此序也是骈文,但它打破了六朝骈文的陈旧格局和陈陈相因的文风,大胆创新,而且早经大浪淘沙,历史作出了公正的选择。

《逍遥游》是“辞趣华深”的《庄子》散文的代表作品,更是先秦散文园地中的一株奇葩。前人称庄子散文“纵横跌宕,奇气逼人”,是说他的散文雄伟恣肆,大起大落,无所羁绊,同时又构思奇特,不落俗套。《逍遥游》旨在说明,人应当脱离一切物累,以获取最大的自由。从思想内容来说,当然是不切实际的,但这篇文章却写得挥洒自如、想像丰富,足以称为我国散文史上的名篇。

《陈情表》本是李密写给晋武帝的一篇奏章。朝廷征召,李密作为蜀汉旧臣,如不应召,则有自矜名节,不与朝廷合作之嫌。但相依为命的祖母老迈,李密又不能远离出仕。为迄终养,李密有此上书。李密本着以情动人的目的,悉心说服武帝体恤下情,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动人心魄,具有强烈的抒情性。作者从法、理、情的不同角度,写得娓娓动人。尤其言其与祖母的深情的内容,更是令人欷叹不已。

编选本单元,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落实文言文教学的目标。在本套必修教科书中,文言文占全部选文的45%左右。课程标准关于文言文的学习要求是:“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词句含义,读懂文章内容。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注重在阅读实践中举一反三。诵读古代诗词和文言文,背诵一定数量的名篇。”本单元所选的课文,虽然创作时代不同,文体不一,但都是典范的文言文,其中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及常见的文言句式等语言现象,在文言作品中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代表着不同时代文人书面语的行文风格和语言特点。通过这些课文的学习,对学生提高文言文的阅读理解能力、培养文言语感等,都会起着很切实的作用。

三、关于练习

根据《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的精神,教科书内容的安排应避免繁烦,简化头绪,突出重点,练习设计应有一定的启发性,有利于学生在探究中学会学习,引导学生掌握语文学习的方法,养成自学语文的良好习惯。因此,这套教科书的“研讨与练习”设计,我们强调少而精的原则,精读课文一般三四道题,略读课文两三道题,引导学生少做练习多读书。我们认为,读书应该成为读书人永恒的话题,我们的语文教学,要引导学生喜爱读书、善于读书,扩大阅读面,增加书卷气,在名著经典中徜徉熏染,这也应该成为中学语文教学永恒的话题。

每一课后的“研讨与练习”大致有三种类型的设计:一是引导学生认真研读并背诵课文的题目。《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要求发展学生的独立阅读能力,强调从整体上把握课文内容,理清思路,概括要点,理解课文所表达的思想、观点和感情。“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对文本能作出自己的分析判断,努力从不同的角度和层面进行阐发、评价和质疑”。“根据不同的阅读目的,针对不同的阅读材料,灵活运用精读、略读、浏览、速读等阅读方法,提高阅读效率”“能用普通话流畅地朗读,恰当地表达文本的思想感情和自己的阅读感受”“背诵一定数量的名篇”。一般说来,每一课的第一题,就是要求熟读或背诵,在此基础上,让学生整体把握课文的思想内容。比如,《归去来兮辞》第一题,不仅要求学生“熟读并背诵课文”,而且要求学生“探究下列问题”。具体涉及的问题有:作者辞官的原因和归途中的心情,哪些方面写归田的生活乐趣,表达了什么样的思想感情。第3小题,要求对有人认为文中含有悲观消极思想的语句开展讨论,结合全篇进行探讨。这种练习,事实上强调的是一种个性化阅读,即让学生充分调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知识积累,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获得独特的感受和体验。通过这种探究性阅读和创造性阅读,发展想像能力、思辨能力和批判能力。学生要完成此题,必须反复研读课文,甚至需要查阅有关资料才能做到。《滕王阁序》第一题要求“熟读全文,说说作者是从哪几个方面来写滕王阁的,并背诵第二至第三段。背诵时,要注意从句式的对偶和长短交错中体会叙事抒情的起伏变化”。既有熟读、背诵的明确要求,又作了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方面的提示。

二是少而精的形式多样的语言训练。课程标准要求“根据语境揣摩语句含义,运用所学的语文知识,帮助理解结构复杂、含义丰富的语句,体会精彩语句的表现力”。所以,在每一课的“研讨与练习”设计中,都有语言方面的练习。如《归去来兮辞》第二题,针对前人说此赋“沛然如肺腑中流出,殊不见有斧凿痕”的评论,要求学生“从情感表达和语言运用两方面,谈谈你的理解”。不仅要求学生整体把握课文内容,而且要深入情感表达和语言运用两方面,对课文研读的要求提高了。第三题要求翻译几个句子,并体会这些句子的表达效果,也是从语言训练的角度设题。《滕王阁序》第二题,先简要说明骈文的语言特点,然后让学生“从文中找出你认为最好的骈句,体味其艺术效果,说说为什么好”。最后还有“仿写一二联”的“建议”,这就意味着,不是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仿写,学生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做,这就体现了练习设计的弹性,给有兴趣的学生提供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通过这样的练习,培养学生的文言语感。

三是开掘学生思路,拓展学生能力的题目。本单元的拓展题,每一课的设题意图各不相同,但都着眼于从不同方面训练学生学习语文的综合实践活动能力。例如,《归去来兮辞》第四题,要求“结合已学过的《归园田居》《五柳先生传》等,说说你心目中的陶渊明是怎样一个人,并谈谈你对古代归隐现象的看法”。不仅训练了学生阅读文言文的能力,而且也更有利于学生深入理解把握课文的思想内容。《滕王阁序》第三题要求比较《滕王阁序》和《兰亭集序》在思想内容上的异同,并谈谈自己的体会,学生发挥的余地和空间很大,而且没有标准答案。《逍遥游》第三题要求“体会鲲、鹏的形象所蕴含的象征意义”。《陈情表》第三题,要求学生“从文中找出后世常引用的文句,加以体味,并尝试写一段话,陈述自己某种无奈之情”则突出了读和写的有机结合。总之,这些练习既立足于课文本身,同时又广泛联系学生的课外学习,既有语文基础能力的训练,更有对学生思维能力、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较好地体现了高中语文课程标准的理念。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