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星期五晚上,我正在吃饭,电话铃响了,接过一看是住宿生杜小星家的电话。难道杜小星现在还没有到家?我的心霎时被揪紧了,赶忙问:“孩子到家了吗?”“已经到了。”那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

 

从电话里得知,原来是班里学生周智富和杜小星约定,星期六周智富到杜小星家玩。杜小星的家长担心路途太远,二十多里山路,孩子骑自行车危险性太大,况且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在家里照顾孩子,万一有什么意外,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家长请我帮忙和周智富的家长联系一下,将情况说清楚。由于我刚换了手机,周智富家的电话号码还没有来得及输入。于是便马上和英语老师联系,英语老师主动提出要到周智富家去一趟,虽说他们两家在一个镇,但相隔太远,我也就没有同意,毕竟天已经很晚了,而且英语老师也并不知道周智富家的具体位置。最后,我答应杜小星的家长明天一早到学校,找到电话号码后立刻和周智富的家长联系,因为班主任手册上记录着每个孩子的详细信息。

 

星期六,天刚蒙蒙亮,我便骑自行车赶往学校,唯恐周智富已经开始动身去杜小星家。找到电话号码后便赶紧与周智富的家长取得联系并说明了情况,至此,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以前班里也出现过相距很远的同学相互间串门的现象,尽管出于安全的角度来考虑我并不同意,但往往有些学生背着老师和家长串门,看来还需要进一步对学生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儿童的心灵是敏感的,它是为着接受一切美好的东西而敞开的……如果对待青少年的错误行为像对待成年人那样指责或者谴责,那么青少年敏感的心灵中就会长时间的或者终身留下伤疤。”

 

星期一班会课,我板书问题让学生展开讨论:星期天同学串门利与弊。话题一抛出整个教室就热闹了,因为同学们都有过经历,稍作思考便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大多数同学觉得串门在一起玩,非常快乐,又能充分休息,有时在学习方面遇到不会的题目还可以相互探讨,因此一些同学觉得串门利大些。可是当我问到,如果两家相隔太远,达到几十里路,怎么串门时,学生们安静了,严肃了,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逐渐有小手举了起来。多数同学不同意串门了,原因是:自己年龄小,如果独自一个人去,不具备骑自行车上路的条件,应变能力差,容易出现危险,而且会让家长担心的。如果让家长随同一起去,会给家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影响家长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看来只要善于引导,孩子们还是善解人意的。

 

接下来,我给学生讲述了几件因为有些同学互相串门,结果使得老师在背后做了大量工作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是学生知道的,有的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比如:陆小虎要到杜小星家去,杜小星的爸爸开车行驶70多里路急匆匆赶到学校来接他们。当时天色已暗,我知道后,让杜小星的爸爸将杜小星带回家,我又亲自把陆小虎送回家。当我再赶到自己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还有一次,马华腾到凌霄家玩,由于凌霄家没有电话,马华腾的家长见不到孩子非常着急,我便骑着自行车到凌霄家去找华腾,并且亲手把他交给家长。每当出现这样的情况,老师和家长便四外奔走寻找……

 

同学们听得入了神,几个串门的同学则是一脸的愧疚。或许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一次小小的串门会给老师和家长增添那么多麻烦,牵扯大人那么多的精力,他们感受到大人们为自己而付出的沉甸甸的爱。

 

作为班主任,在开展教育工作时,既需要默默地无私奉献,又需要情感外露,将自己对学生的爱恰如其分地自然流露出来,用自己那博大深沉的爱在班集体里面形成一个广阔的心理感应场。这样,我们在广播师爱的过程中,同时也塑造着一颗颗充满爱的心灵。

 

本文作者简介:

 

 

黄彦 女,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中共党员,小学高级教师,从教二十年,一直担任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学科骨干教师、优秀班主任、十佳学生最喜爱的老师,主持市级以上课题《农村小学低年级语文综合性学习研究》、《关于易怒小学生的成因及对策研究》等,取得丰硕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