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前段时间在某校和老师交流时,有老师提出:“我们学校条件差没有班班多媒体,看到你课堂随笔中记录的课几乎每堂课都使用多媒体,很羡慕,而我们学校只有一个多媒体教室,平时也就很少有机会用课件上课。但近期要参加市里的创新课比赛,没有课件肯定太落伍了,是不是必须要用课件?还要求有创新,我该使用什么模式或方法设计出课堂的新意来?

 

这让我想到暑期和台北教育大学张世宗教授交流中他说印象至深的一句话:现在很多老师都把工具当成了目的去追求。

 

什么是工具?工具是指工作时所需用的器具,后引申为为达到、完成或促进某一事物的手段。那么现在普遍使用的多媒体就是教学的工具。用不用多媒体上课,数年前就有人讨论过、论述过,但为什么依然困扰着很多年轻教师?

 

我告诉这位年轻老师,多媒体真的不是最重要的,它只是服务于教学的现代化工具。有了多媒体,尽量利用好这个工具提高教学效果是必要的,没有多媒体照常也能上出好课,我上课也不是每堂课都用多媒体,关键是是否需要。为了表现某种生物的内部结构或抽象的生理变化过程,我会搜集视频资料、动画或图片制作成多媒体课件进行讲解;为了展示教材中出现了但日常又不常见的生物,也会选择使用多媒体增加直观效果。

 

没有多媒体能不能上课?当然能。在过去没有出现电脑多媒体的年代,照样有一些老师的课美妙至极,让学生一辈子难忘。如今有了多媒体,关键是怎么利用的问题。前段时间,我也遇到了没有多媒体而给教学工作带来很多麻烦的问题,但还是能够想办法克服──因为学生在新学期搬了新楼,结果两个多月了多媒体还没安装好,很多知识无法给学生直观的印象,如学习鸟类适应飞行的特点,原本保存了一个很好的视频让学生直接看鸟的飞行,有不同的鸟,大的,小的,展翅高飞的,叽叽喳喳的,还有美妙的《野鸟情歌》,学生在欣赏中学习,那多享受。但因没有多媒体,也没买到家鸽,只好挖空心思把知识拉近到生活中。“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自来自去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这些美妙的诗句,学生耳熟能详,其中的“早莺”和“春燕”等鸟类的生活习性尽显其中。因为有诗歌在,有歌曲在,课堂不那么枯燥了。又想到暑期聆听张张世宗教授讲课时他折叠的能飞的鸟,我灵机一动让学生来个纸飞机比赛,提出想要飞的远需要注意什么问题,以此引发学生思考鸟类适于飞行的特点,水到渠成。但要学习鸟的特点,最好有个直观的图示,想到自己画画技术一般,而学生刘柯新的画画惟妙惟肖,就让他来画一只大鸟。于是,转眼功夫一只超大型的飞鸽就出现在黑板上,为这节课的学习提供了很好的便利。再一节学习蝗虫的时候,又请刘柯新画蝗虫。当一只大蝗虫活灵活现的展现在同学面前的时候,大家忍不住以掌声赞扬。我由衷地说:“我们班有刘柯新真幸福啊!他为我们的学习提供了这么好的图画,不仅我感谢他,全班同学都应该感谢他。”掌声再次响起来,刘柯新也美美的享受着大家的欣赏。

 

这让我想到,不是有没有多媒体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开动脑筋充分利用好现有资源为教学服务。我也看到一些为了多媒体而多媒体的课堂。如,在公开场合讲课(优质课评比,或者公开教学)的时候,有些老师为了表示自己的课堂资源丰富、形式多样,给评委或听课老师留下好印象,就变着法的使用各种媒体,一会儿视频上演,一会儿激情音乐,一会儿是实物,一会儿又是模型。不是不能使用这些资源,尤其现在网络技术的发展,很多资源可以在网上信手拈来,假如能充分利用好这些资源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提高课堂教学的效果,当然应大力提倡。假如仅仅是为了抓人眼球,花样繁多的媒体可能会给人以眼花缭乱之感,那就纯粹成了一种摆设了,摆放不当,会喧宾夺主。当多媒体技术只是作为教学的手段和工具出现在你的课堂中时,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由多媒体说到教学模式、教学设计,这也是很多老师特别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各种各样的优质课评比、公开课展示、创新课比赛等,老师们考虑较多的还是技巧方面的创新。如前两周听取的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展示活动,也感觉到大家除了对各种教学手段的重视,就是对教学设计技巧的投入了。事实上,不仅多媒体是教学的工具,所有的教学模式,教学方式或者课堂教学的环节设计也都是工具。时常在听课中发现,有的老师为了让课堂富有新意,让评委和听课老师感觉授课老师很有智慧,有所创新,就在课堂形式上下足功夫,如,给每个环节起一个简洁有力的名字──“闯关行动”,每一关都有一个关键词,还有一句口号,就像电视台的闯关游戏一样,确实新颖活泼、学生的参与热情高。有的老师为了让评委看到自己体现了学生的主体性,专门设计讨论的环节(平时的课或许从不讨论,只是在公开课才有,并且把讨论作为时间调节的武器),老师一声令下“开始讨论”,学生立刻进入讨论状态,高潮迭起。还听过某语文老师上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让学生提前排练演唱邓丽君的歌曲,上课时学生盛装出场,边歌边舞,“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俨然艺术的舞台,语文课变成了艺术课……假如这些手段运用恰当,当然能激发学生的参与热情,让学生始终处于激情亢奋的状态,学习效率也会提高,这是好事。但如果只是为了表面的活跃,为了体现参与而设计参与的环节,不是真正的参与了、体验了,可能会给学生“表演”、“作秀”的感觉。

 

其实,我们在教育教学中,很多做法都只是手段、工具,各种媒体的使用,眼花缭乱的教具,花样繁多的教学模式、教学方法,如先学后教,或者先教后学,再不就课上只讲多少分钟,学案导学,几步教学法,等等,这都是完成教学任务的工具,而偏偏都被我们当做目的了,导致教学中只有形式的创新,没有真正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我就曾经听过一位优秀语文老师讲《背影》,最后让学生写句话给父亲的环节学生很用心写了,但展示的时候却只让两个起来朗诵,更多学生跃跃欲试却只能服从老师的教学流程──要听老师激情朗诵他写给父亲的话……这样的教学,看起来很美,但骨子里还是以教师为中心、以知识为中心,学生只是老师教学的配角,甚至是老师表演的道具,把自己懂得的知识灌输给学生,把自己的思想也灌输给学生,展示的是老师高超的教学艺术和天赋,至于学生是否真正参与了,思考了,体验了,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再看时下的教育评价。对教师的评价,主要是以教学成绩为主要评价指标。不少学校在努力探索更全面、科学的评价方式,开展了诸如优秀教师评选、名师评比、特级教师评比,或者**名师、**骨干、**带头人等评选,其标准中有教学素养的要求,有发表文章的要求,有开展课题研究的要求,当然也有教学成绩的要求。为什么要搞这些评比活动?我相信初衷都是希望通过评比激励更多老师努力提高自身素养,提高教学水平。但很多老师却把获得优秀教师和名师称号当成了目的去追求。假如仅仅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这些荣誉还无可厚非,但有的人却通过非正常手段去获得,那就使得评比严重偏离了其宗旨,也滋生了教育腐败。甚至,仅仅把获奖评优作为老师奋斗目标的话,当你获得了相关的荣誉之后,当你职称已经晋升为高级之后,是否还会保持着继续奋斗的激情和动力?恐怕就很难了,于是,职业倦怠就如同入侵植物一样疯长。

 

同样,当我们把升学率、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升学人数作为唯一目的去追求的时候,就可能不择手段,不是通过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来提高教学成绩,不去关注学生的身心是否健康、人格是否完善,只要能考出好成绩,哪怕罚抄罚站、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这种不惜以摧残学生的身心为代价所获得的,即便是暂时的高分,但有可能使学生厌恶学习,厌恶读书,等上了大学的时候,就没有了人生的方向,不会学习,不会生活,不懂得宽容,不会和人相处,遇到一点挫折就倍受打击,做出残害自己或他人的生命的举动,这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可见,工具唯有当工具用时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价值为目的服务,假如把工具当成了目的,必然导致教学的功利、教育的功利,直至整个社会的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