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提问者:大庆市登峰学校 王淑双

 

本质和目的都不同。

 

孔夫子认为人的才智是有差别的,这是值得肯定的,这是他“因材施教”思想的依据。但是他说:“唯有上智与下愚不移”(认为上等的智者和下等的愚者的性情是不能改变的),却是错误的。

 

君不见,绿领巾事件禁而刚止,又出现红校服事件,三色作业本又粉墨登场;分快慢班未止,又有班内以优劣“分组”事件……

 

这就涉及对“分层教学”的认识。上等生上清华、北大,是人才培养的需要,总不能大家都上北大、清华吧?高职总得有人去吧!话说回来,那是高等教育。义务教育则不同,它要使受教育者享受同等的教育,班内分组教学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拔尖”,这就难免要甩次儿,形成两极分化。结果次儿越甩越多,无法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绿领巾是班内分层教学的变种;红校服是快慢班的标志。都是打着“因材施教”的旗号拔尖甩次儿。

 

“上智与下愚不移”,这是真的吗?古有“大器晚成”者,如果过早的分优劣,岂不把“晚成之大器”给埋没了?据说桥梁专家茅以升当老师的时候,对学生说,你们都是经过测试智商高的学生。这些学生后来都有了成就。同学聚会时,学生问茅先生当时是怎么测试的,茅先生笑了,说顺便说说而已。可见这种暗示和鼓励的作用。为师者想过绿领巾事件对戴绿领巾者的暗示和打击没有?

 

孔夫子否认自己是生而知之者,承认自己的学问是后天勤奋学习的结果。后进生只是现在在后,但也还有个“进”字,只要肯进,就能赶上或超越先进者,所以,不要过早的定类。具备此种观念,绿领巾、白校服等事件自然会减少。如果观念不变,说不定还要搞出什么名堂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