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农村中学担任抓教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自然有一套到各年级听课用的初、高中语文课本。“文革”以来,这是最完整的一套教材。当时我要求老师们互相听课,他们说没有其他年级的课本,我就告诉总务处,给每一位教师都加订一套听课用的课本。

 

后来我到县教育科(局)中教股当巡视员,自然也有一套初、高中语文课本。再后来到进修校工作,主抓小学教研,又有了一套小学语文课本。退休后,我把初中语文课本交给小女儿,因为她当时是农村初中语文教师;把高中语文课本交给了大女儿,因为她正在教中师“文选”。我自己将小学语文课本留下;那些不成套的初高中散本我也留着。网上讨论某课文时,我常看看旧版上是怎么说的。因为大外孙女学的是“注提”课本,所以我手中还有一套“注音识字,提前读写”课本。此后大外孙子学过人教社出版的语文教材,我都保存起来(我认为人们眼高手低,小学语文也多是名家名篇,能写那样也不容易)。总之,我不费太多的工夫就能收集到全套语文课。难怪保存稀有的古玩或六连体邮票几十年后可以翻无数倍,甚至价值连城,而我不费力收藏的课本竟一文不值,只能当废品!

 

也别说收藏课本没有收益,我的收益就很大,它帮我收获了爱情。事情是这样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学语文分成文学和汉语,我只有初三文学课本。后来到了中师,和我同龄的表姐(只大我一天,她姑妈是我的前任妈,没有血缘关系)也上了中师,她比我低两年级,正好手中有初一和初二文学课本,我就向她借,她很慷慨的借给了我。读过后还书的时候,我在书中夹了一个纸条,上写:“谢谢!你很聪明,但愿结成牢不可破的友谊。”几天后她回信了:“我可不像你想象的聪明人,我很蠢。也愿结下牢不可破的友谊。”于是心领神会,三年后我们结婚了。

 

这是五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我们的五个女儿,都已成了教师,我家成了“教师之家”。那套初一和初二文学课本,自然也归我这个爱好收藏语文课本的人所有──我不能把它送给任何一个女儿,因为它见证了我的爱怀,我要珍藏到死。

 

也就是说,我收藏语文课本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了的;我的收藏比价值连城还价值连城!

 

我老伴退休前是小学语文教师,我写作的很多灵感都源于她;为了不忘她的劳动,我用了她名字中的一个字(瑞),拆开当网名(王山而)。有一次,她问我:《鹿柴》中的“柴”为什么读zai?我回答不上,我叫她请教人教社,编辑热情地回信了,说“柴”通“寨”。后来她发现某习题中“四季( )青”的答案是“长”而不是“常”,我再次鼓励她给人教社写信,编辑又很快回信了,表示再版时一定修改。

 

也就是说,不但我自己和人教社教材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的亲人也与人教社教材结下了不解之缘。

 

本文作者简介:

 

 

王玺玉 中学语文高级教师,1999年退休。退休前11年任肇东市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主抓干训、师训和小学教研,其中小学教学达标实验被原省教委评为一等奖,并列为全省16个推广的项目之一。本人曾获“市级拔尖人才”“全区优秀教育工作者”“全省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等称号,同时获“全省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突出贡献奖”“曾宪梓教育基金会中等师范教师奖”。退休以来,心系教育,经常活跃在人教网、K12、教育在线等大型教育网站上,曾任语文网版主,常有教育报刊约稿,退休后在各级教育报刊上发表文章二三百篇;网上专题帖子几百篇,诗词几百首,同时学会用VB编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