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手头上的这本书是余秋雨的新作《中华文化四十七堂课:从北大到台大》,它成了我暑期的枕边书。自从购得书后,每晚临睡前,缓缓翻看几页,听秋雨先生娓娓道来,上一堂中华文化史,就慢慢养成了一种习惯。

 

  其实我已很久没有用心地读一本书了。不是没读,而是读过且过罢了,似乎没有在心路上留下任何痕迹。很庆幸,能找到一本让我静下来思考的书:《中华文化四十七堂课:从北大到台大》。从北大到台大,撼动青春学子的四十七堂课,带您走进历史光亮的轨迹;历史的魂魄和历史的韧性一起回来了,中国文化人终于比过去任何时候更清楚地知道:我们是谁。

 

  作为秋雨先生近年来唯一新作,该书自有其价值。尤其特别的是《中华文化四十七堂课:从北大到台大》采用了一个新颖的形式来解读中华文化,即采用课堂讨论的形式,再加上课后与学生间的闪问闪答,使《中华文化四十七堂课:从北大到台大》精彩纷呈而明白晓畅。以“闪问闪答”的方式来解释“文化”的内涵,既通俗易懂,又不失风趣,沿袭着余秋雨的睿智,以人类四大古文明中保留最完整也最璀璨的中华文化,敲响世界文明之钟。将中华文化史融化在这四十七堂课里。这四十七堂课给人们普及中华文化的精华所在,也给人们展示了另外不同的思想角度。北大台大骄子们的思想角度,余秋雨独特的思维视角,给我们展示的是不同于课堂、不同于传统观念的文化领域的想法。因此这本书给人的感觉是值得一读。(《中华文化四十七堂课:从北大到台大》一书繁体版2010年在台湾出版,在华语世界引起轰动。

 

  一直很认同一种说法,一切的学问归根结底是人学。这本书对我最大的益处是使我重新认识了一些人。

 

  第一处是老子与孔子。书中老子和孔子是接连写成的,先写老子,接着就写孔子,其中不乏比照。

 

  老子是个哲学家,孔子却只是个格言家。孔子的关于社会管理、道德伦理的学说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制度层面的,是形而下的,而老子哲学则超越了这种制度文明的局(yòu),学究天人,是形而上的,是道的道。然而我们受儒家文明影响至深,老子哲学反而式微。这在对曹操与诸葛亮评价上就可以看出来,曹操的《短歌行》、《龟虽寿》等诗歌着眼的是宇宙人生,而诸葛亮的《出师表》则讲的是君臣之礼,但诸葛亮的名声却远比曹操好很多,这就是儒家文化跟我们铸就的集体人格的体现。

 

  第二处是司马迁。余秋雨着重讲的是司马氏的叙事手法,并引出老舍语:写文章要尽量少用成语和形容词。成语是死的,缺乏独特的表现力,形容词则太过,反而是种拘束。只有动词的生命力长久。司马迁是用动词的高手,例如“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狡兔死,走狗烹”、“图穷匕见”,其间的动词几乎叫人过目不忘。很可惜,老舍的这种主张往往与学校老师的主张是对立的,所以我们渐渐成了语言贫乏的民族。

 

  第三处是颜真卿。写到颜真卿的时候,书中用的标题是“多记住一个名字”。并不是我们不知道颜真卿这个名字,但是这名字在我们头脑中的固定内涵是“书法家”。然而余秋雨给我们展示的颜真卿还是个将军,是个匡扶社稷的勇士。这个文人侠客真正走上了战场,并且在七十多岁时担起调和安史之乱后皇族内部矛盾的重任,最终以身殉国。 

 

  在余秋雨的笔下,颜真卿不再满身是盛唐气象,他的人生轨迹,也有属于中唐的肃杀。 

 

  事实上,该多记的名字,远不止颜真卿一个,数通西域的张骞,修治水利的李冰、郦道元,改进了造纸术的蔡伦……这些名字都该被记住。 

 

  开卷有益,掩卷沉思,在合上这本书时,我突然想到了我们中华文化便是不起眼的沉香木。沉香木就在这里,是焚毁还是深加工,取决于我们。 

 

  还好,有余秋雨这样的学者与我们一起守住自己的沉香木。

 

作者简介:

 

W020120904503450108869

 

小学高级教师的我曾获过江干区、西湖风景名胜区“优秀园丁”;西湖区“教坛新秀”、江干区、西湖区“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等多项荣誉。“凡是尽力而为、但求无愧于心”是我的人生格言。“纷繁复杂”是我的个性;“教学”是我的本职;“数学”是我的特长;“书法”是我的爱好;“摄影”是我的兴趣;“看书”是我的休息方式;“运动”是我的休闲方式…这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