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悦读为孩子点亮心灯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出生于农村,农村广阔的田野是我童年的乐园。白天,我和伙伴们一起割草、搂柴,帮父母哥姐点瓜种豆,牵着牛羊一起放草、嬉戏,泥巴、木棍、秸秆都是我们的玩具;晚上,在生产队的牛棚里,昏黄的马灯下,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炒黑豆,闻着牲口的气味、大人刺鼻的烟草味夹杂着草料的香气,望着黑暗中烟袋一闪一闪的红光,听着三朝五代的故事,伴着袅袅升腾的烟雾慢慢进入梦乡。

 

  父亲曾在村里教过民校,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文人,他看我爱听故事、喜欢读书,但因家里穷,没钱买书报,就把我带到村东头一位戴着老花镜、留着长胡须的老学究家,就在那里开始了我的阅读启蒙。两位老人边下棋边谈《参考消息》上的国家大事,我就在那间土坯房里开始了我的第一次阅读之旅:《杨水才》、《焦裕禄》、《高玉宝》……这些书籍让我结识了许多英雄人物,他们像一盏盏明灯,照亮我的心路……

 

  我如饥似渴地读书。为攒钱买书,放学后我帮大人照看瓜棚卖瓜,捡蝉蜕卖,周末自己卖雪糕。终于,我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换来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批书籍连环画读本:《鸡毛信》、《两个小八路》、《水娃的故事》等。至今,连环画里白洋淀的芦花、荷花淀的莲蓬、夹藏鸡毛信的老绵羊还有青纱帐里那醇红的高粱穗、甜甜的秸秆在我的脑际散发着永久的芳香。

 

  为了买书,我不惜隔三差五往返跑几里路,牵着自己家养的公羊,去为邻村贾大伯家的羊群配种,每次每只收5角钱,收入很可观,我简直成了小财主。更美的是从那里还可以淘到几本稀罕书看。我的藏书简直成了一个小图书馆。同学们都乐意跟我借书或互换,有时为了争借一本好书,他们还不惜用香瓜或咸鸡蛋来贿赂我。

 

  书看得越多就越有得写,在老师的指导下,我的作文多次在学校、校区获奖,还代表全乡到县里比赛获得大奖,老校长在全校大会上还亲自奖励我一支英雄金笔呢。初中毕业那年,我获得全国作文二等奖,得到奖金50元,老师说那是她一个月的工资呢。后来我以优异成绩考取河北威县师范,习作也第一次变成铅字,我也被吸收为学校文学社编辑,我的阅读视野更加宽阔了。

 

  90年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农村学校,那虽是一所完小,但竟没有一本图书供孩子们阅读。我便用一辆牛车将自己家的图书馆搬到了学校,我永远记得那一刻,孩子们蜂拥着把我围得水泄不通。我从此吃住在校,和孩子一起经营这所特殊的图书馆,我要求孩子们每借一本书都要交一篇读后感或仿写一篇习作。每每孩子交作业时,还偷偷地给我送上一棵白菜、两枚鸡蛋或三个萝卜。我以不同的方式,用我的图书夜以继日地去喂养我的学生们,他们如饥似渴的扑进我的办公室,一如当年我一头扎进老学究那间土坯房……

 

  书籍充实了孩子们的头脑,阅读点亮了孩子们的心灯。孩子们的习作一篇篇飞往全国各地,《作文评点报》头版刊登了,《语文报》发表荣获全国大奖,《21世纪中学生作文》刊登,雏凤杯获奖,我自己的作品也登上了教育界最高的殿堂--《中国教育报》……

 

  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学无止境,艺海无边。阅读使我们亦行亦远,阅读让我们的世界由平凡到精彩。阅读让孩子们一路快乐,阅读让孩子们一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