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多年前我写过一个系列文──书之──个人习惯形成性情养成思想生成的历程里,对我影响大的书。当然仅仅写出十篇,就停止了。如果一一写出,可能是一串串长长的名单,因为家内藏书室内,所有的书籍,我都看了不止三次。父亲的藏书过万,我的藏书过万,还有借读的书籍,也几乎过万了吧。战争之书《红旗飘飘》,游戏之书《吹牛大王历险记》,识字之书《连心锁》,忠孝之书《歌》,侠义之书《三侠五义》,启智之书《儿童折纸》,记忆之书《成语典故词典》,字之书《三国演义》,自省之书《十万个为什么》,还有就是《竹溪县志》。给这些书各自安上的名称,只是个人的见解,自己在看这些书的印象与收获,与书本身内容无关。各种各样的书,接触它们的学子,了解那些自己无法接触的人生与世情,明白自己在单调枯燥的生活中无法抵达的丰富繁复的世界。它实际上是一把尺子,测量与世界的距离,你与成熟的距离,你自己内心世界拥有些什么可能成为什么。

它们算是我的根本书籍了。

什么是根本书籍?

查查百度百科,我们知道了,根本书籍是新教育实验提出来的概念。也称典型书籍,是指奠定教师精神及学术根基,影响和形成其专业思维方式的经典书籍。不是所有的经典书籍都能成为某位教师的根本书籍,成为一个人的根本书籍意味着,你深刻地理解了这本书,而这本书也成为你思考教育教学问题以及阅读其他书籍的原点。此外,那些在童年至青年期出现过的,深刻地影响人的生命以及精神气质的书籍,也被称为根本书籍。可分为三类:一是承载人类文明的根本书籍,《论语》《道德经》《圣经》;二是学科奠基之作、代表作和集大成者;三是大家小书研读。根本书籍,掌握根本概念,然后才能以之为工具,理解纷繁复杂的教育教学现象。对于老师来说,根本书籍的一些基本概念,最深刻地揭示出来,阅读体悟品味实践中,梳理批判选择后,成为教师把握教育问题的基本概念。

马家菜园子人多出豪侠俗之人。

如我,读小学,十岁左右的孩子,第一次看到《三侠五义》这本书,不禁惊讶于它的厚重沉实。两寸多厚的书本,八百多页,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小说,得多长时间才能够看完?而能够拿到它,是半年的时间中奔波走动了百余里地,十余人的辗转托付经手过从。起因,则来自于一次月夜河堤边的古旧传奇说道中。昼热酷烈,夏夜凉爽,小孩子们不愿把自己的时光沉醉于木床草席之间,唱短,马家历史家族传说历代名人自他们口中娓娓道来。豪侠义气搏杀血腥渐渐沾染其间,只是在他们每次讲述的故事中,怎么祖先们所做的事业,发生侠义故事的地点与人物,每每有差错失误呢?到底是他们口中创造的祖先还是祖先们创造了自己的神话?而不同的老辈人口中,所说述的故事更是小同大异中绚丽多彩耀人眼目。

夜色中菜园子静谧空旷,影影绰绰的菜棚竹架如密布战阵的兵士,远处高高低低的房屋化为一团团一片片模糊朦胧地黑暗,再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明灭不定九天星光,忽然间月亮钻出云层,瞬间大放光明让这一切变得清晰明白。近处是黄瓜架,根根条条青青翠翠,垅垅架架整齐排列,在空旷阔远的天地间纵横交织,与密杂错乱的四合院交相辉映,构成这个马家菜园子另一种风采。这是那明末清初马家第一代祖先来到的地方么?是他自杜家姑娘手中接过的嫁妆,十余代人的打拼挣扎,在菜地里竟然演义出一片传说中的神奇。抢夺与阴谋,破析与分拆,传承与接续,也有远走异地不再回乡的游子,更有坚守故土的士子,更多是载波内心固守一片清明的菜地老农,在他们的故事里让人意兴飞扬沉着静守

于是扯到包文正,展昭,欧阳春了。马良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马家第一代祖先是展昭一样的武侠义烈的拳师么?马真马烈是一个发明家农业家兼职武术家么?在一个流民四起的朝代,寻找荒野站地立碑即为已有的时代,他们是如何崛起于竹溪这片土地的?杜家姑娘为什么会看中第一代马家的祖先?第二代第三代又如何把县城以南所有土地变成马家祖业?几百年的春节龙灯旱船争斗中,马家是如何在与传承远远早于自己的二大家中取胜的?在他们中间有展昭欧阳春一样的人物么?还是说包公文正式的清官也走进这片天地呢?夜重露寒,雾气凝珠,在烟锅偶尔的明灭间,竟然看见皮肤上晶莹剔透的珠玉来,睡意渐渐沉重。看棚中的草席草被,家里木床竹席,《三侠五义》的故事,与家族传说的神话交织在梦中,飞天入云山,那是少年时代每一个人的梦吧。立志,要借到这本书,这个包公破案阴司夺命侠义横行的故事书。而借书的过程,是那个梦想一步步在自己的心灵中完善的,梦想在东周列国演义中,在前后汉故事书页间,在唐宋传奇话本里,千斤一诺布衣一怒血染天地的传说中延续的,是那个搏浪椎绕柱击秦吞炭漆面的故事中填补的,而铁锁白猿青衣女空空精精更使人心驰神往。

大丈夫当如是。

看过东门的老者,杀狗宰猪的屠夫,流浪异地的弱女,野地庙的和尚,他们都是坚守正义的侠士么?还是说,只有没有自己家的人,才能不为别人所威胁?而当他们走进官方的阵营后,在包公的身边展昭欧阳春丁氏双侠,再也没有那种神采侠义了么?是因为他们有了牵挂?有了身边人的羁绊?看《三侠五义》的过程,是心满意足后的遗憾,怎么也找不到听说侠义故事后的神采心气呢?是因为民间故事在讲述中改造变异了自己的心么?把一切不合附身处时代自己家境当时心情的背景,都一一切割剔除了么?在个性私意的天地中,在家族传承的要求下,所有可能违背这个目的的异质,所有可能阻碍甚至于让它永远也无法达成的一切,都被合情合理的顺抚慰籍?还是说,心中那杆称量天地清浊世道人心的秤,以良心为秤托,以人性为秤杆,以公正为戥星,以平等来称量的侠义失去了呢?侠义,有两种,个人需求的侠义与集体需求的侠义。在公开传唱的侠义世界里,是坦荡豪迈公平合理合附官方需要的侠义。在此之外,传唱于人们口头的,流注于家族人心底的侠义,是别样的侠义。

你心中的侠义是哪一种?你在迷惑与固守中,它化成他的精神资粮,促成个体性情的成长成熟定型了。那一本书,就是你的根本书籍。

曾经,一位名师对我说,你看那么多的书,有什么用呢?是啊,看书有什么用呢?同事数落着喜爱读书的,它不能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也就不能使学校发给你更多的奖金,不能提升工资收入更不能让自己进入上流社会,不能让自己的职称晋级社会名望上升,一句话,不能使自己得到实惠,你们为什么读书

读书干什么?

站讲台的对教书育人的说,你读书干什么?

很多年前,在《读书》上看到柳苏先生的文章,《你一定要读桥》。那时候,心中就想,有了董桥先生的集子,一定要弄一本看看的。于是,就读到了这样的句子,“现代人身在城中,心在城中,难培养层次太高深的文化品位;但是,培养求知的兴趣,多少可以摆脱心中的围城。知识可旧可新,可中可西,可真迹,可复制,不必僵持,也不一定都能化成力量,却大半可以增添生活情趣,减轻典章制度消磨出来的精神溃疡。”

教书育人的先生,你读书干什么?就是为了减轻典章制度消磨出来的精神溃疡咧。

日益实用化的生活,早已经磨平了教师们身上的锐气,消去的是他们一心进取钻研动力,截断了他们心中那一片献身事业的信心,同时,也减了他们心中一个梦想。在他们读书时,在自己报考教师专业时的理想。那时候的他们是什么样子呢?书生意气,挥弛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

不说无用之用之为大用,那些老子的话,怕是更没有教师愿意去读了;也不说读书是为了提高自己文化素质,那要叫“名师们”笑掉大牙的啦,哪一个升学率高的教师是博览群书的?都是一心钻研教材考卷的才能成为高手名师的;更不能说是为了扩大自己视野,以利课堂教学培育学生的艺术升级,那还不如让学生多复习背诵多做试卷呢。

教学疲倦之余,头昏脑涨之际,偶有闲暇之时,拿起一本书,不为什么,只为散心,只当消除疲劳,只说是让紧张的神经在教育之外打个转,好不好?

我不想说,是教师的知识背景的深厚渊博,是教师学术水平的高深宽广,是教师带头营造了良好的学习气氛,是教师一心求知感染了学子向学的心向,是教师刻苦钻研疑虑的劲头带动推动促进了学生班级学校甚至于一地一乡好学风气的兴起。唉,我不想说了,这一切,谁不知道呢?一个个从高等学府走出来的,学问高深的,名师们?!

当他们读到董桥有品位有修养的人从此得以开怀,不必日夜为杞优所累。这是可以帮助消化的”。这样的句子在面前时,他们会是怎样的一张面孔呢?当他读到《中年是下午茶》,“中年是吻女人的额头不是吻女人嘴唇的年龄;是用浓咖啡服食胃药的年龄……总之这顿下午茶是一杯往事、一块乡愁、榨几滴希望的下午”,那些细致绵密、意味隽永的文字会不会倾倒呢?

再看看这一句,可以吗?“人对书真的会有感情,跟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有点像。字典之类的参考书是妻子,常在身边为宜,但翻了一辈子未必可以烂熟。诗词小说只当是可以迷死人的艳遇,事后追忆起来总是甜的。又长又深的学术著作是半老的女人,打点十二分精神不足以解;有的当然还有点风韵,最要命是后头还有一大串注文,不肯罢休!至于政治评论、时事杂文等集子,都是现买现卖,不外是青楼上的姑娘,亲热一下也就完了,明天再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你就以平常心来读好了,这不是高头讲章,不是教材教参,就像先生所说的,他“从来不会写大文章。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希望读文章的人,只觉得在读一封远地来的家常信,那就好了。”

也不一定是非得是董桥,可你得减轻典章制度消磨出来的精神溃疡。

侠义之书,知性之书,等等,哪一本可能成为你的根本书籍呢。你又准备寻找什么样的书成为自己的根本书籍,伴随着你的成长成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