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生命成长的过程,必然包含了“出现错误──发现错误──纠正错误──出现新的错误──发现新的错误──纠正新的错误”的无限循环。每一次循环,都让生命朝向健康迈进了一步。没有人能够一步抵达终点,很多的错误,属于成长的必然伴侣。可以说,没有了这样那样的错误,就没有了成长。已经十全十美的人,还能够往哪儿成长?

这样思考时,便能够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所有的学生,都会犯错;所有的学生,都是问题学生。之所以会有“差生”“好生”的概念,区别只在于有的学生的错误严重,有的学生的错误轻微;有的学生是明知故犯,有的学生是无心为之。多数情况下,我们往往不能够接受前者,对于后一种情况,则能够坦然对待。

如果回归教育的常识,回归生命成长的必然过程,我们又该如何对待学生成长中的各种错误,如何对待错误成堆的问题学生呢?

一、正视错误,才能正视个性

一句很老套的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成长中的学生,距离圣贤还有相当遥远的一段路程,自然不能以圣贤的标准要求他们。故而,年轻时犯的各种各样的错,不过是青春这篇作文中的标点符号,每出现一次,文句便出现一个或短或长的停顿,但文章却不会就此终止,而是稍显阻滞便又自然地延展下去。

错误就是这样,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它总要走进我们的生活中,以一种无厘头的态势,搅动起原本平静甚至平庸的岁月。有时,让我们焦头烂额;有时,又让我们悲欣交集。

日常的学校教育中,对于来自学生的各种错误,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方法处理?

阐述具体的心态和方法之前,我想到了亲历过的一件事:

在一次大型教学展示活动中,一位著名的中学语文特级教师说了这样一句话:请允许我带着缺点前行!与会的很多人,误以为这句话中流露出的是一种自大,一种对批评的拒绝,我却深知,这句话的背后,既有难得的自省,又有深刻的人生觉察,更有对个性的坚守。

这位年届不惑、驰名全国的优秀教师,尚且需要“带着缺点前行”,需要他人“允许”这样的前行方式,又何况世界观尚未完全确立、人生经验十分匮乏的学生呢?

由此我便想到,对于学生的错误,最理性的态度和方法,也应该是允许他“带着缺点前行”。只有允许这样的行走方式存在,才能发现这方式中存在的问题,体察到这方式背后的独特个性。出错并不可怕,出现的错误越多,证明其探究性的行动越多。一个酷爱发明创造的孩子,必然是破坏力最强的孩子。唯有不断地破坏,才能发现正确的路径,才能最终实现创造。相反,熟睡中的人,或许只有打呼噜这一种错误,但无法探知世界,感悟生活。

最友善的态度与方法,则是设身处地,推己及人。面对学生的错误,不妨从这样几个角度思考一下:这样的错,我年轻时是否犯过?这样的错,我的伙伴们是否犯过,他们现在的生活受到这种错误的影响了吗?这样的错,我的孩子是否犯过,我是如何教育我的孩子的?如果这三个问题从未跟自身发生过联系,也还可以思考这一问题:这个错误,真的不可原谅?

这样思考时,天地便无限广阔。在无限广阔的时空中,任何一种错误,都无法遮蔽日月星辰的光泽,也无法遮掩犯错者本身的青春光芒。

当然,还会有更多的好方法,存在于理性的教育实践中。只要学会坦然面对学生的错误,学会透过错误正视个性,便能够在面对各种错误时,“清风过处,云淡风轻”。

二、错误是难得的教育资源

这句话可以有两方面的解释:其一,对于教育者而言,由一个学生的错误表现,可以发现一种共性化的思维认知。帮助一个学生纠正了错误,也就帮助绝大多数学生修正了思维认知的偏差。其二,对于出现了错误的学生而言,这一次的过错,能够丰富他的人生体验,使其有机会更好地反省自身的行为,避免下次再犯同样的错。

两种解释,着眼于两个不同的主体。从教育者这一主体看,由一个错误而推知其他人、其他错误,带有十分明晰的教育研究的属性;从学生这一主体看,由一次错误而感悟一段人生,则是感性与理性兼而有之。学生不会为了丰富人生体验而故意犯错,他的错,不过是他在体验生活时,感性多于理性,行动偏离目标。

教师处理学生错误时的态度和方法,取决于教师的教育情怀、教育素养和教育技能。只想着安安稳稳地度过每一天,到准时领取一定数额的薪酬的教师,对来自学生的各种错误,都必然持有本能的反感。因为,这样的错误,总是会搅乱他的平静,让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应对这些麻烦。

致力于教育技能的不懈探索的教师,则会以一种兴奋甚至欢欣的心态,积极投入到问题的研究中。对于这类教师而言,错误越多,暴露出的问题越复杂,便越具备研究的价值,越能激发研究的热情。不是有教师在和学生的斗智斗勇中,写出了几部“兵法”类的研究成果。如果没有这样的目的明确的研究,便无法找寻到解决问题的必要方法。更多的专家学者的跟踪调查研究成果,也属于此种类型。

以教育情怀的丰盈完善为目标的教师,面对学生的各种错误时,又会采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方法呢?

此种类型的教师,开始将错误看作生命的重要组成。他们研究学生所犯的各种错误,不是为了自身的物质利益,不是为了提升教育技能,而是为了学生的健康成长。他们的关注点,在于这样的错误,是否对生命的健康成长构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胁。他们不会借助各种各样的规范、奖惩来纠正学生的过错,而是将自己放在朋友、亲人的位置上,跟学生一起承担错误带来的痛楚,一起寻找化解错误、形成正能量的具体方法。在完成这样的工作时,教师不会将自己当作局外人,不会袖手旁观,而是真心实意地帮助。

这样的态度与方法,已达到春风化雨的教育境界。教师在帮助学生战胜错误的过程中付出的每一点努力,都将对学生的灵魂形成最温润的滋养。这样的滋养,不但可以化解错误本身,而且能够将一种更有价值的生活方式植入学生的灵魂中,让学生每每想到这样的帮助,想到这样的教师,便油然而生一种温暖。

三、能解决的问题,不是真问题

想一想,我们都遇到过一些什么类型的错误呢?

早恋似乎是最棘手的一种问题。早恋的学生,往往以超越想象的行为,做出让成年的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面对早恋的学生,我们会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呢?最常见的过程,无非“一谈,二,三请家长,四处分”。然而,这样的处理,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如果,我们姑且承认他们的这份情感,姑且认同他们的行为,在此前提下,再借助一定的教育技巧,帮助他们学会观察、学会发现、学会思考,效果是否就是两样呢。

一位富有教育智慧的初中班主任,这样处理学生的早恋问题:

发现班级里的早恋学生后,他不但不强行规定他们不得交往,而且特意将两个人安排成同桌,让他们朝夕相处。这样的安排,一开始确实让两个学生十分得意,但没过多长时间,他们便慢慢疏远,直至主动申请不坐在一起。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结局呢?道理也不复杂,距离产生美,距离消失了,美也就消失了。当两个都是娇生惯养的孩子成为同桌后,一些原本不会出现的矛盾,便慢慢开始形成。而有了矛盾,各自性格中的缺点也就暴露了出来。如此,同桌的时间越长,感受到的缺点便越多,最初还能相互包容,慢慢地便彼此难以忍受。这样的两个人,还能早恋起来吗。

这样的做法,当然不适用于所有的学生,尤其是进入青春期的高中生。高中生已经懂得在异性面前掩饰自己的缺点,懂得放大自己的优点来换取异性的好感。如果特意安排有早恋倾向的异性高中生朝夕相处,或许,还真会闯出无法收拾的大祸。所以,面对高中生的早恋,则又该从另外的路径寻找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要相信,方法总会有,很多时候,只是没有发现罢了。

另一种难解决的问题,是拉帮结派,好勇斗狠。好斗其实是男孩子的天性,只不过,多年的学校教育,让大多数学生将这份天性隐藏到了灵魂的某个角落之中。面对好斗的学生,学校教育中,最常用的手法,往往是纪律处分。

好斗当然可以处分,但处分绝非最理想的方式。面对结成团伙、寻衅滋事的学生,与其想方设法分化瓦解,不如因势利导,给他们一方发泄过剩能量的正途。比如,将他们纳入学校体育俱乐部中,聘请专门的教师,对他们进行专门的训练。或者,依照他们的个性特长的差异,将他们引入不同类型的活动小组,让他们逐步养成各自爱好,最终化解因无所事事而无事生非的错误。

此外,还有网瘾问题、厌学问题、行为习惯偏差问题等等,一切的问题,总会有解决的方法,而能够解决的问题,本质上说,就不是问题。

当然,也会有极个别的学生,受家庭、社会等丑恶面的影响过甚。对于这种类型的学生的教育,另当别论。毕竟,教育也非万能。更何况,教师的时间和精力,也存在一个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