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品德>>教师中心>>教学研究>>课改探索

“我们的思想品德课今天在国家图书馆典籍博物馆上的!”

“我们这节课有三位老师,历史、地理、思想品德老师,还有书法家和雕刻专家呢!”

“课堂上我用甲骨刻了甲骨文,还参加了寻宝活动!”

……

这是学生在国家典籍博物馆上完一节思想品德课的感慨。没错,这是利用社会资源、史地政综合学科进行教学活动的一次尝试,朝阳区中国科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们在国家典籍博物馆上了一节《灿烂的中华文化》的实践活动课。

C:\Users\lenovo\Desktop\VII_0038.JPG

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经提出“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合一”的生活教育理论。青少年是社会的一个重要群体,博物馆也是青少年的学习场所之一。

3000多年前的甲骨到现当代的名家手稿,从敦煌遗书、《赵城金藏》《永乐大典》等稀世善本,到神策军碑等罕见的金石拓片,800余件民族文化珍宝,在国家典籍博物馆展出。展览中大规模引进多媒体手段,增加现场真人演示互动内容。例如:古籍善本厅“保卫善本”小游戏项目,游戏通过建立藏书楼场景,设置知识互动环节,观众在触摸屏上将对古籍善本保护有危害的事项找出来,可以在游戏的过程中自觉领悟古籍保护常识;“甲骨文互动临摹”以十二生肖和百家姓的甲骨文写法为基础,让观众通过临摹甲骨文来认识中华民族最古老的文字,还可以将自己写的甲骨文打印出来带回家。这么丰富的文化资源怎样让学生感受甚至喜欢呢?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开展教学活动吗?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梳理了课程标准、学生的需求及教材内容。

《思想品德课程标准》指出:教学资源的开发和使用要求树立融合、开放、发展的课程资源观,整合并优化课程资源,充分发挥各种课程资源的人文教育功能,使之为课程实施和教学服务。

依据课程标准、教材内容和课改精神我们做了如下设计:

[教学地点]国家典籍博物馆

[教学的参与者]思想品德、历史、地理教师及典籍博物馆工作人员

[学习方式]一听二看三做四寻五展示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薪火相传、没有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古代一直秉承“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的记录传统,有些古人思想、科技、器物虽然消失了,但是它们都被记载在典籍里面,中华文明通过典籍记载的形式一代代传承。国家典籍博物馆展出了中华民族历经千年传承下来的珍贵文献,于是我们做了如下的教学设计:

走进国家典籍博物馆,体验社会大课堂。从文字的起源开始,在一听二看三做四寻五展中,走进典籍课堂,感受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听──文字背后的故事,了解文字的起源;

看──文字的演变,感受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

做──写书法,刻甲骨文,体验文字的魅力;

寻──参观展馆,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分组寻宝,《探寻灿烂的中华文化》(学习单略)(分小组参观典籍简史厅、名家手稿厅、少数民族文字展厅、三山五园展厅)

展──分享学生探寻灿烂文化的收获,传承灿烂的中华文化。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古为鉴,可以知兴衰。在国家典籍博物馆,每一件典籍都记录和述说着一段历史。通过这些展出的藏品,学生可以浏览中国古代的典籍史,目睹中国典籍从萌芽到历代出版和制作的全过程;可以透过一件件传承千年的甲骨和拓片探寻中国文字的源头,看到我们引以为豪的汉字及少数民族文字历经了怎样的发展变化;还可以看到集合了司马光手迹、范纯仁书札和司马光谢人惠物状的《资治通鉴》残稿;也可以通过一幅幅中国古代舆图看到祖国疆域的扩展变化历程,看到古人对天地世界的认识。还记得中小学课本中频频出现的鲁迅先生的文章吗?在这里能看到带有作者涂改痕迹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藤野先生》的手稿,还有巴金的《家》《春》《秋》,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等名家创作手稿。

典籍课堂,体验式教学活动,通过丰富的博物馆资源直观感受、实地展品讲解、探寻互动等多种项目结合的方式,感受典籍魅力,体会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加深学生对于学习内容理解的深度,让学生在欢声笑语中扩展了自己的视野与知识面,提高了观察思考等能力,使我们课堂教学从学习形式到学习内容得以延伸;学生在这样的学习以愉悦的心情得到古人智慧的启迪,使阅读和思考自然融合。

青少年正处于长知识的阶段,他们的好奇心重,可塑性强,单纯的课堂教学,不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参与感,不利于他们主体作用的充分发挥。因此,随着新课改的不断深入,我们尝试利用丰富的社会资源,走出课堂走进博物馆,突破传统课堂教学的局限性,让学生在更广阔的空间里,发挥自身优势,自主探寻学习内容,互相分享学习成果。这种新的教学方式,有利于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和培养自主学习能力,能够使他们学用结合,真正做到学以致用。古色古香的国家典籍博物馆,“听看写找做”的学习过程,史地政跨学科的合作,让我们高兴而自豪地说,思想品德课原来可以这样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