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教网2010>>思想政治>>教师中心>>同步教学资源>>课程标准实验教材>>教师用书>>必修1

(一)名词解释

 

1.生产要素

 

为了进行产品的生产而投入的各种经济资源。人类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就必须进行生产。生产不同的产品需要各种各样的要素的投入,这些用于生产的要素就称为生产要素。在现代,劳动、资本、土地、技术、管理等是基本的生产要素。

 

2.初次分配和再分配

 

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是指在创造它的物质生产领域进行的分配。国民收入在物质生产部门内部按三个方面进行分配。一是以税金和利润的形式上缴给国家,形成国家的收入;二是以工资等方式分配给生产部门中的劳动者;三是企业(集体)自留部分。国民收入经过初次分配,形成了国家、企业(集体)和生产部门中劳动者个人的原始收入。初次分配主要由市场机制形成,政府通过税收杠杆和法律法规进行调节和规范,一般不直接干预初次分配。

 

国民收入的再分配(二次分配),是指国民收入在初次分配的基础上,各收入主体之间通过各种渠道实现现金和实物转移的一种再次分配过程。通过国民收入的再分配,不直接参与物质生产的社会成员或集团,从参与初次分配的社会成员或集团那里获得收入,也就是说,国民收入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再次分配。再次分配要由政府调控机制起作用,政府进行必要的宏观管理和收入调节。

 

3.基尼系数

 

基尼系数,是意大利经济学家1922年提出的定量测定收入分配差异程度的指标。它是指在全部居民收入中,不平均分配的百分比。基尼系数最小等于0,表示收入分配绝对平均;最大等于1,表示收入分配绝对不平均;实际的基尼系数介于01之间。

 

联合国有关组织认为:基尼系数若低于02,表示收入分配绝对平均;在0203之间,表示比较平均;在0304之间,表示相对合理;在0405之间,表示收入差距较大;在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由于基尼系数给出了反映收入分配差异程度的数量界限,可以有效地预警两极分化的质变临界值,弥补了其他测定方法的不足,所以它是衡量贫富差距大小的最通行方法,得到了世界各国的广泛重视和普遍采用。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了极大提高,但同时有一个问题越来越引起上至政府、下至百姓的关心,即贫富差距的扩大化。据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的数字显示,目前我国20%的高收入者拥有相当于425%的财富,东西部地区年人均收入差距已超万元。从基尼系数来看,1978年我国的基尼系数只有0181994年我国的基尼系数是037,依国际公认的标准看,属于比较合理状态。然而仅过两年,1996年就达到0424,已走进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危险区域。这已成为当前改革与发展中的一个突出问题。

 

我国当前居民收入差距明显、基尼系数升高,主要表现在高低收入群体之间、城乡居民之间、东部与中西部之间、一些行业非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与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之间、垄断性行业与非垄断性行业之间收入差距过大。

 

4.国民收入

 

国民收入是反映宏观经济状况的最主要指标,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国民收入就是指国内生产总值或国民生产总值,当今世界各国的统计已经普遍采用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指标,即GDP。狭义的国民收入就是各生产要素获得的收入总和,等于“工资+利息+利润+租金”。

 

(二)理论动态

 

1.以制度公正促进社会和谐

 

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的物权法和企业所得税法,对国家、集体和私人的物权实行平等保护,内外资企业告别税负不公。

 

在经历了“效率优先”的改革之后,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地呼唤公平正义。一方面,国民经济呈现持续、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另一方面,收入分配差距在拉大,不少人利益受损,心理失衡,群体性事件和恶性事件时有发生。如果不及时化解这些矛盾,我们很有可能陷入“经济发展了,社会矛盾却加剧了”的境况。为此,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强调社会公平正义是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

 

近年来,中国的百姓深切地感受到,我国在制度公正方面的推进力度和进展是前所未有的:取消农业税,公共财政向农村倾斜,大力发展农村新型合作医疗,逐步实现城乡居民公共服务均等化;修改义务教育法,农村义务教育免费从西部向全国覆盖;按“提低、扩中、调高”的改革思路,逐步解决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问题。这些制度改革,无不体现公平正义的理念,一个以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分配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正在形成。

 

2.我国新一轮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当前,由分配不公引起的社会矛盾越来越突出。不劳而获,少劳多获,多劳少获,甚至劳而不获;起点不公,过程不公(机会不公、规则不公),结果不公;等等。

 

在我国居民收入差距明显偏大的今天,没有什么比“改革成果让全体人民分享”更让人期待的了。于是,一次关乎上亿民众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本次改革的目标,是要通过深化改革,建立科学合理的工资制度;通过规范秩序,遏止收入分配的混乱,逐步缩小地区间、部门间的收入差距;通过统筹兼顾,着力构建科学合理、公平公正的社会收入分配体系。改革的原则是,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健全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制度;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社会公平,合理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使全体人民都能享受到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成果;进一步理顺分配关系,完善分配制度,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努力缓解地区之间和部分社会成员之间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趋势。

 

3.要改变国民收入分配向政府倾斜的倾向

 

近年来,无论是从我国国民收入的最终分配结果看,还是从再分配的过程来看,国民收入分配均存在向政府倾斜的现象。这一现象的存在,不仅不利于刺激消费、扩大内需,而且与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相背离。

 

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政府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由1998年的175%上升到2003年的202%,而居民所占比重则由1998年的681%下降到2003年的648%。此外,2004年、2005年,国家财政收入增速一直保持在20%左右,远高于同期GDP增速,但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实际增速则与同期GDP增速大体接近。

 

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国民收入分配在政府、企业、居民三者之间的比例会有此消彼长的变化,特别是当人均GDP超过1 000美元之后,参照国际上通常的发展经验,国民收入分配在政府方向的比例应该逐步缩小才对,但在我国则恰恰相反,不是缩小而是呈现进一步向政府倾斜的趋势。这一点需要予以高度重视。

 

4.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

 

1953年日本的GDP已经达到二战前的水平,但社会并未就此稳定,产品积压,失业增加,劳资关系紧张。1960年,池田勇人内阁宣布启动为期10年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采取最低工资制、社会保障计划、增加农业者收入、推动中小企业发展、削减个人收入调节税和企业税等一系列措施。结果,只用7年就使日本国民的收入翻了一番,到1973年甚至增加了2倍。此后,日本国民的生活水平、思维方式以及社会形象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像换了个国家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