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能够应邀出席以“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教育国际论坛,我感到非常荣幸。我发言的题目是“高等院校与终身教育”。下面,我从三个方面简要谈谈自己对这一问题的初步理解。

 

一、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是历史发展的客观趋势和必然选择

 

经济是全部社会生活的前提。人类的生产活动,生产什么和怎样生产是考察一切社会问题的基础。因此,考察建设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的必然性也必须从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出发。从一定意义上讲,人类进步过程和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都是一个知识的创造、积累和应用的过程。知识改变了和改变着人类的命运,使人类不断地走向更高的发展阶段。随着人类知识的创造、积累和应用以加速度的形式迅猛发展,特别是计算机科学和网络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信息传输成本大大降低,知识扩散手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而进一步推动了知识革命。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当我们跨入21世纪的时候,这种革命正在把我们带进一个新的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信息的创造、加工、传播和应用成为社会经济增长最重要的源泉。知识经济扩展了生产的内涵与范围。新的更高的劳动生产率不再仅仅取决于简单的有形资本增加和劳动力的量的投入,而是越来越依赖于以高科技为基础的知识信息在生产中的运用, 整个社会生产都围绕着知识信息流来组织实施, 从而导致社会经济的发展动力、产业内容和效益标准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因此,获取知识的方式与效率以及所获知识的质量,即学习的质量与效率、教育的方式与效率,不论是对一个人还是对一个国家的发展,都已成为具有战略意义的要素之一。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科学、技术、知识和人才都是跨国界流动、跨国界组织的。因此,知识经济在本质上是国际性的。遍布全球的计算机化的信息网络使得跨越国界的投资、生产、劳动、管理、市场、营销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世界潮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就是这种世界潮流的客观反映。知识信息通过计算机网络的广泛传播与应用促进着生产力的国际化,使得那些在知识创造、采集、加工、传输和应用

 

方面占优势的个人或国家在竞争中居于有利的地位。在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其他生产要素贡献率的总和。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正在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就是力量”这个古老的真理在今天已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知识信息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资本。一方面,在一定意义上,这种知识资本同传统的物质资本具有某种相同的属性,即它是带来未来经济收益和其他收益的源泉;另一方面,它又是一种特殊资本,即它是惟一一种在使用过程中不被消耗的,并且通过使用过程中的创新不断增殖的,可以为全社会所共享的资本。而要做到全社会共享知识创新的成果,就必须推动全社会来学习;而知识的不断创新又要求人们不断地学习和终身学习。随着知识更新速度的不断加快,社会职业的流动性也在不断加快,从而大大增加了对从业者的素质要求和知识要求,使得社会成员必须不断学习才能跟上世界前进的步伐。那些不善于学习的个人和民族,那些教育体系和学习体系跟不上时代潮流的国家,将会被远远地抛在历史进程的后面。因此,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趋势和必然选择。

 

二、大学在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

 

大学在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中具有怎样的地位与作用呢?大学历来都是以知识为基础的机构。加利福尼亚大学前校长克尔曾经指出:“知识是社会的中心,现在有更多的人和机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它。大学作为知识的生产者、批发商和零售商,不可逃避服务的责任。”的确,高等院校在知识的创造、积累、加工、传播和应用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特别是那些作为高等教育最重要组成部分的、集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三大基本功能于一身的研究型大学,在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大学的科学研究不断地创造着新知识,并通过教学和社会服务系统地、迅速地传播和应用这些知识。大学不仅源源不断地培养和输送着知识社会发展进步所需要的科学家、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所需要的教师、工程师、企业家、医生、律师、社会活动家、政府公务员等,而且随着知识的更新和社会的进步,不断地为这些人反复提供再学习的机会,是他们终身教育的主要基地之一。随着终身教育时代和学习型社会的到来,不仅普通高等教育的规模迅速扩大,成人高等院校和普通高校为成人举办的各种在职培训班也急剧增长。这已经成为当前的高等教育发展中不可阻挡的趋势。根据教育部公布的2001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在我国,作为终身教育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成人高等教育系统包括广播电视大学、职工高等学校、农民高等学校、管理干部学院、教育学院、独立函授学院和普通高等学校中的成人教育学院,这些机构为各类从业人员的终身学习和不断获取新的知识提供了灵活多样的学习机会。其中,普通高等学校在成人高等教育的招生和在校生中所占的比例都超过了70%。例如,在北京大学,每年来参加各种各样成人继续教育学习和培训的人数达八万多人次,超过在校全日制学生人数的一倍以上。普通高等学校,特别是那些集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三项基本功能于一身的研究型大学,通过提供继续教育和终身教育,将大大促进知识的创造、加工、传播到应用的过程从而加速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卡斯特斯曾对高等院校在现代社会发展中的作用进行了系统详尽的论证。他把大学称为知识经济发展的动力源。他指出,如果说知识信息是新的世界经济中的电流,那么大学就是产生这种电流的“发电机”之一。2000年,世界银行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联合工作小组指出,在今天的时代,知识生产决定着一个国家发展的前途命运,作为知识中心的大学将越来越重要。高等教育是现代世界的“基础教育”,它不再是一种奢侈品,而是生存的必需。在人类的历史上,一个国家的贫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更多地依赖于高等教育,只有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掌握了更多知识技能和发展更强学习与创新能力,才能获得更大的经济成功(世界银行,2000)。高等院校在知识经济中的这种地位不仅必将导致其成为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使其成为知识经济时代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基础。美国卡内基基金会主席瓦尔坦·格雷戈里安在今年915日出版的一期美国《新闻周刊》上撰文指出,“美国的高等院校始终是国家进步的脊梁”,“它们拥有无与伦比的科研能力,带领美国站在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最前沿。没有这个庞大的高等院校网络,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美国现在的鼎盛”。现在,全世界许多国家都越来越认识到高等院校在国家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及其在建设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中的重要作用。中国近年来高等教育的蓬勃发展,规模的扩大和质量的不断提高就反映了这种国家政策趋向和社会价值趋向。

 

三、高等院校要担当起终身教育时代和学习型社会所赋予的新使命

 

高等院校必须在办学理念、教学内容和方法以及管理运行模式上等方面进行一系列变革和创新。

 

第一,高等教育的规模应该逐步扩大,高等教育的数量和质量都应该有进一步的发展,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接受更好的高等教育的机会。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阶段到大众化教育阶段的发展是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指标之一。如果一个国家的高等院校还停留在只是极少数人能够享受的奢侈品的精英教育阶段,就谈不上建设学习型社会。

 

第二,高等院校为成人所提供的教育应该特别注意增强学习者对社会经济发展的灵活反应能力和适应能力。因此,需要拓宽专业设置,不断更新教学内容, 既要加强那些概括性强、适应面广、具有普遍意义的基础理论以及基本知识和技能的学科,又要有针对性强的职业培训,形成灵活充实和不断更新的课程体系。

 

第三,高等院校应从以传授知识为主的教育转向以培养学习者的学习能力为主的教育,即学会学习,学会做人,学会生存,学会发展。除了要着重提高社会发展所必需的人文素质、与人交往与合作的精神和社会责任感外,还要特别注重培养学习者的创新精神, 培养学生主动获取和应用知识信息的能力、独立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使他们获得参与不断变革的经济发展与社会生活所必需的知识技能。这就需要将培养学习者的独立思维能力置于教学活动的中心,突出学生思维能力训练,引导学习者学会预测、预见、构想未来事物发展变化的方向和速度,增强学习的自主性与创造性。

 

第四,高等院校应注重运用新的科学技术手段, 特别是信息技术和网络,加强远距离教育,通过现代化的远距离教育手段为社会成员提供更多的终身学习的机会。要不断改进远距离教学方法, 并使学习者通过网络在选科和选课方面有更大的自由度,使远距离教学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更有弹性。同时通过多媒体技术使教学内容更生动形象,更丰富和多样化。

 

第五,在运行机制上,高等院校应改变封闭式的办学思想,树立开放办学的新理念。一方面要通过教学、科研和种种形式的服务,参与社会经济与文化的发展;一方面充分利用公共设施和社会服务机构及生产部门,鼓励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参与实践,加强学校与社会、理论与实际的联系;还要使社会各界更有效地利用大学所能提供的多种多样的学习机会,不断进行知识更新,把高等院校办成终身教育的基地。

 

谢谢各位。

 

(选自:《中国教育国际论坛》第三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