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节 教育心理学与邻近学科的关系

由于传统教育心理学的对象不明,因而教育心理学同邻近学科的关系一直困扰着人们。基于上述对教育心理学对象的确定,这一问题的解决也就有了良好的基础。

 

一、教育心理学与邻近心理学科的关系

 

(一)教育心理学与普通心理学的关系

 

从教育心理学和普通心理学的对象及方法论来说,这两门学科之间的关系乃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因为普通心理学的对象是各种领域所共有的心理现象及一般规律,而教育心理学的对象局限于教育系统中学生学习的心理规律,从一般与特殊的辩证观点来看,一般寓于特殊之中,是各种特殊对象的共有特性的反映。由于一般反映各种特殊对象的共性,因而一般不能包括特殊。特殊的对象本身具有特殊性。这种特殊性不仅表现为一般性因素在特殊对象中具有其特殊的表现形式与内容,还表现在特殊对象存在着难以为一般性所包括的独特因素。为此,把教育心理学说成仅仅是普通心理学(或心理学)原理原则的应用,是一门缺乏特殊性与独立性的学科,这在方法上无疑是把特殊归属于一般,是不符合实际的。

 

(二)教育心理学与儿童心理学(年龄心理学或发展心理学)的关系

 

关于教育心理学和儿童心理学的关系问题,前面提到的那种主张教育心理学包括儿童心理学或儿童心理学包括教育心理学的观点,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这两种观点看起来根本不同,但其实两者存在着共同的认识根源,都是把教育等同于发展的结果,只不过着眼点不同而已。前者的着眼点在于教育的作用,后者的着眼点在于发展的实质或原因方面。把教育与发展等同起来的观点,无论从教育的作用方面还是儿童的发展实质或原因方面来说,都是一种偏于简单化的观点,同实际并不相符。首先,从教育的作用方面来说,教育者传授的内容若要对儿童的发展起作用,则必须通过儿童的学习及接受(包括掌握及迁移)才能实现。教育的影响作用(社会经验的传授)与儿童发展之间的联系并不是直接的,必须以儿童的学习及接受为中介。由此可见,教育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与儿童心理学的研究对象虽有联系与交叉的一面,但各有不同的侧重点。其次,从儿童发展的实质或原因方面来说,社会经验的学习无疑是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这对儿童发展来说,仅仅是必要因素,而不是充分因素。因为儿童在教育系统中对社会经验的掌握及迁移,仅仅是儿童生活实践中的一个方面,而不是全部。儿童日常生活实践中通过直接经验方式进行的学习,无论是促进其生理的发育还是心理的发展,都是不能抹杀的。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在儿童发展观方面,把发展理解为自然成熟的结果固然不正确,但把发展归结为掌握文化历史的结果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由此,那种夸大掌握同发展之间的联系,而主张教育心理学应列入儿童心理学之中,成为其组成部分之一的主张,在理论基础上是片面的。就儿童发展的实质或原因来说,教育心理学与儿童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仅存在着部分的交叉,但不是重合的。

 

二、教育心理学与其他教育学科的关系

 

由于教育心理学的对象是教育系统中学生学习的心理规律,因而它不仅是一门心理学科,而且也是一门教育学科。教育心理学作为一门教育学科,同其他教育学科如教育学、教学法、教育史等的关系如何呢?就教育系统的内在结构而言,由于教育心理学的对象局限于学生学习的心理规律,因此,教育心理学既不能也不应该替代其他教育学科,这是首先应该明确的。此外,还应该认识到,教育系统中的其他两方面的构成因素,即教育者的传授活动与作为传递对象的社会经验本身的选择、组织及实施方式等一系列问题,均受制于学生学习的心理规律,这同样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育心理学是其他教育学科的基础。教育心理学对其他教育学科的基础作用,可以归结为这样几点:(1)探讨学生学习的心理学本性,从而有助于确立正确的教育观点;(2)揭示各种学习的规律,为如何有效地实施教育的问题提供必要的科学依据;(3)研究考察学生学习的理论及技术,帮助教育工作者确切了解教育成效,以便总结经验与改进工作;(4)为教育学科的建设提供有关学生学习的科学依据,从而有助于教育学科的发展。鉴于以上各点,教育心理学不仅是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必须掌握的一门专业基础学科,也是许多教育学科的建设者所必须具有的专业基础知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