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节 社会规范的认同

一、社会规范认同研究的历史

 

关于社会规范的认同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西方社会心理学对遵从(conformity)的研究。当时认同(identity)还没有与依从相区别而从遵从中分化出来。最早研究遵从行为的是美国心理学家奥尔波特(FHAllport)。1934年他发表《J形曲线假设》一文,用统计学的峭度和斜度描述人类遵从行为的分布曲线。而后索罗门(Solomon,1939)、杜迪哈(Dudycha,1936,1939)等人对遵从行为的测量、遵从行为的分布特征等进行了研究。弗雷德里克森(Frederiksen,1939)、弗兰克(Frank,1939)等人从遵守交通规则的角度,研究了时间、地点、性别、情境等因素对遵从行为的影响。美国心理学家罗伯特·钦(Chin,1943)在总结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哥伦比亚大学某毕业班的学生进行“守时规范”的实验研究,并于1943年出版《遵从行为分析》,首次对遵从行为作了定义,认为遵从是对特定社会压力的反应。同时,他们还研究了遵从情境、规范力度和物理因素等对遵从行为的影响。20世纪4050年代,遵从行为一度成为美国社会心理学的研究热点。这与遵从研究的两位先驱阿希和谢里夫(MSherif)是分不开的。19603月,美国召开关于遵从和偏离行为的座谈会。会上汇集了当时社会心理学界有关遵从与偏离行为的最新研究成果,包括某些临床研究、实验调查。1961年,伯格(IABerg)和巴斯(BMBass)将其编辑成《遵从与偏离》一书。

 

早期遵从研究深受行为主义思想影响,将人类遵从行为主要理解为强化的结果。行为主义者将遵从定义为“对特定社会压力的反应”(罗伯特)、“对他人成功影响的模仿”(巴斯)等。这种对遵从行为简单化地作工具性条件反射的解释,是将遵从降低为依从来理解。遵从作为对外部社会影响的一致性反应,包括依从、认同、信奉等多种层次。由于将遵从作为依从来研究,研究只涉及遵从情境、物理因素等外部因素对遵从的影响,这就限制了对遵从内部机制的探讨,将遵从现象简单化了。

 

二、社会规范认同概念的界定

 

认同是一种复杂的心理现象,从掌握的国内外文献来看,人们对认同的概念争议颇多。在英文中认同有两种表示。一是identity,用于表示个体认同,如自我认同(ego-identity or self-identity)、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等。自我认同是埃里克森人格发展理论的核心概念,代表一种人格发展的成熟状态。它是个体综合先前自我、心理特征、社会期待、以往经验、现实环境和未来希望六个方面,统而合之成为一个整体的人格结构,使个体对“我是谁”与“我将走向何方”等问题不再有彷徨迷失之感。此种自我肯定的感觉,即认同感或统合感,又称自我认同感。它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标志。与之相反的现象,即为角色混乱(role confusion),代表一种发展迟滞或行为偏差的不健康、不成熟状态。二是identification,用于表示社会认同,如认同人物(identification figure)、双亲交叉认同(cross-parental identification)等。这是指个体向外汲取行为范式、价值观、意念等。社会认同是社会影响内化的心理基础,包括情感、态度乃至认识的移入过程。规范认同属于社会认同。正如《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中所写:认同,“在社会学中泛指个人与他人有共同的想法。人们在交往过程中,为他人的感情和经验所同化,或者自己的感情和经验足以同化他人,彼此间产生内心的默契”。规范认同属于社会认同的范畴。

 

我们认为,认同作为社会规范的一种接受水平,一般指行为主体在认识、情感和行为上对规范趋于一致,从而产生自愿对规范的遵从现象。

 

三、社会规范认同的类型

 

认同作为社会规范的一种接受水平,分为偶像认同和价值认同两种基本类型。

 

(一)偶像认同

 

偶像认同,指出于对某人或某团体的崇拜、仰慕等趋同心理而产生的遵从现象。这种认同也叫自居作用或同一化。国内外许多心理学家都对此有过研究。

 

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弗洛伊德将认同作为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原指幼童在产生爱恋异性父或母的冲动时,把自己置身于同性父或母的地位,以他们自居,从而获得替代性满足,并导致了超我的形成。弗洛伊德(Freud,1894)在两种意义上使用认同术语:一是将它作为自我试图把环境中的对象和事件与本我的主观愿望相配对的过程;二是把认同看做个人通过显示某些成功者的特征,来提高自身价值感的倾向。

 

凯尔曼(Kelman,1958)认为,认同是个人因为想要与另一个人或群体建立或维持一种令人满意的关系,而接受影响时发生的,即由于喜欢某人或某群体,而自愿接受他人的态度。虽然这不是自己的态度,但已接近自己的态度。

 

阿伦森(Aronson,1985)认为,认同是一种对社会影响的反应。之所以作出这种反应,是由于个人希望自己成为与施加影响者一样的人。由于在认同过程中个体满意地确立了自己与所认同的个人或团体的关系,因而采取了一种与他人相同的行动。如果一个人发现某个团体或个人在某一方面对自己很有吸引力和感染力,就会由于喜欢该团体或该人而倾向于接受其影响,采取与其相类似的准则或态度。不是为了获得奖赏或免受惩罚(如同依从那样),而只是为了和那个人一样。索里(JMSawrey)等认为,认同是指主体试图与另一个人完全相同或无区别。

 

我国心理学界有人把认同看做由于某种动机而有选择地模仿别人某些特质的行为。有人认为认同是在社会化过程中,个体对他人的整个人格产生全面性、持久性的模仿学习。这些认同概念指的都是偶像认同。

 

综上所述,偶像认同的出发点是主体为了提高自身的价值感,想要同另一个人或群体建立或维持一种令人满意的关系,希望自己成为和施加影响者一样的人。其基本含义就是主体试图与榜样一致。因此,偶像认同即对榜样的遵从或模仿。

 

(二)价值认同

 

价值认同,指个体出于对规范本身的意义及必要性的认识而发生的对规范的遵从现象。例如,尊老爱幼是一个人最基本的道德素养,只有人人都付出一点儿爱,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出于这一认识,在乘公交车时主动让座,这就属于价值认同。又如,当司机认识到遵守交通法规是安全行驶的保障,便自觉执行交通规则。

 

价值认同在日常生活中极为常见。尤其是对于成年人来说,对社会规范的接受往往是通过价值认同实现的。当然有时也伴随偶像认同。若偶像认同与价值认同同时建立,其认同程度就更高。这种认同就容易向信念转化。

 

四、社会规同的特点

 

作为一种区别于依从的社会规范接受水平,认同具有下列特点。

 

(一)认同具有自觉性

 

偶像认同是出于对规范的体现者(榜样或偶像)的崇拜或仰慕等趋同情感而发生的。价值认同是出于对规范本身的必要性认识而产生的。无论是偶像认同还是价值认同,均出于主体自愿。因此,认同区别于依从之处,在于个体的遵从行为是有其认知或情感依据的,而不是对外部情境或权威命令的直接或间接压力的屈从。正如阿伦森所说,在认同过程中,个体能逐渐相信自己所采取的观点和准则,虽然这些观点和准则还没有形成信仰。这种内部动因的存在,决定了认同行为并非盲目依从,而是一种自觉行动。

 

(二)认同具有主动性

 

无论是偶像认同还是价值认同,其发生都是受主体内部认知因素与情感因素的驱使,而非奖励或惩罚等外部压力。因此,认同行为有其内在驱动机制,是主动发起的、有选择性的,而不是被动地取决于情境。事实表明,认同的愿望越强烈,认同的意义越明确,认同行为就越主动。例如,当孩子们认同了某个小英雄的勇敢顽强时,就会在困难面前表现出坚强的意志与毅力,表现出高度的主动性。

 

(三)认同具有稳定性

 

认同是建立在对榜样或偶像的情感趋同或对规范本身的必要性认识基础之上的,这种个体内部的心理因素不会随情境而改变,具有相对的稳定性。例如,当个体认同了张海迪的刻苦学习精神,并认识到在知识经济社会不学好本领就无法生存的道理时,无论教师、家长是否在场,都会努力学习。

 

五、社会规范认同的作用

 

通过对认同及其特点的分析,对于认同在社会规范接受及品德形成中的地位和作用,可以作如下总结。

 

(一)认同是社会规范接受及品德形成的一个关键阶段

 

认同对于规范的接受以及品德形成来说是一个关键阶段。它的重要性首先表现为认同是一种较高的接受水平。认同源于对榜样的仰慕或对规范本身意义的认知,使社会规范的一系列要求或作用具体化为内在的认知与情感体验,因而认同是一种较高的接受水平。

 

其次,认同是规范内化的深入阶段。在依从阶段,规范仅仅作为获得奖励或避免惩罚的工具而被接受或内化,这种接受水平或内化程度是很肤浅的。而在认同阶段,个体产生了对规范体现者(榜样或偶像)的崇敬心理或对规范本身的意义认知,说明规范已内化为个体内在的知、情心理因素及规范行为的自觉驱动机制。这表明认同的内化程度比依从深入了一步。

 

最后,认同是确立自觉遵从态度的开端。对于规范的自觉遵从态度的确立,有待于作为内在调节机制的遵从态度的结构构建。遵从的态度结构包含动机与执行两部分。认同是由主体对榜样的趋同心理或对规范本身的意义认同引起的,这种情感、认知因素便构成自觉遵从态度的动机因素。并且,通过模仿个体还获得了与规范相一致的行为方式,因而认同也为自觉遵从态度结构的确立提供了一定的执行成分。由于认同阶段已确立了自觉遵从态度的动力机制,同时也开始建立行为的执行机制,因此,认同是确立自觉遵从态度的开端。

 

(二)认同并非社会规范接受和品德形成的最高阶段

 

规范认同虽在规范的接受及品德形成中占有重要地位,但仍有一定的局限性。认同的局限性首先表现为其动机系统是不够稳定的。无论是偶像认同还是价值认同,其认知与情感体验往往带有具体性、零散性特点,有待于提高,形成系统化与概括化的价值意识,才能实现具有高度适应性的稳定的规范行为调节机制。其次,在遵从行为方面,认同阶段也是不完整的。对于偶像认同来说,由于缺乏必要的认知深度,在现实情境中往往难以解决原则性与灵活性的矛盾,容易产生“愚忠愚孝”现象。对于价值认同来说,虽然对规范必要性已有认识,但由于缺乏强有力的情感体验,做出规范行为的驱动力不强。总之,规范认同在社会规范的接受及品德形成中固然重要,但不是最高阶段,必须进一步提高。

 

六、社会规范认同学习的条件

 

(一)认同学习的含义

 

所谓认同学习,指通过学习确立起对社会规范的认同心理,包括对规范必要性的认知(晓之以理)、对规范体现者(榜样或偶像)的崇拜仰慕情感(动之以情)以及行为趋同倾向(导之以行,助之以成)。

 

偶像认同是规范认同的典型类型,在认同学习中具有重要地位,在当代学习心理学中也有较多的研究。偶像认同即模仿学习(learning by modeling),也称造型学习。美国心理学家阿诺夫(WArnof)认为模仿学习是指观察行为模式,然后表现出与行为模式相同或相似行为的过程。由于模仿学习是一种较为复杂的学习形式,心理学家往往从不同角度进行描述,所以又有观察学习(observational learning)、仿效学习(imitation learning)、社会学习(social learning)和替代学习(vicarious learning)等名称。当模仿学习被称为观察学习时,它所强调的是对刺激环境的注意及影响知觉的因素。当模仿学习被称为仿效学习时,它所强调的是行为反应的复制,这通常也叫纯模仿(pure imitation)学习。当模仿学习被称为社会学习时,它所强调的是这种学习在人际关系的适应及人格发展中的作用。当模仿学习被称为替代学习时,通常强调的是对动作后果的模仿。

 

价值认同是规范认同的另一种基本类型,它是建立在对社会规范本身的必要性与意义认识的基础上的,因而,其实现条件不同于偶像认同。研究表明,个体对某种规范的意义认知与其必要性的价值评价,是与个体积累的社会经验密切相关的。若个体直接或间接的社会经历所产生的社会认知和情感体验与规范是一致的,那么便会接受社会规范,产生一致的价值意识。若个体已有的社会经历所产生的是与规范不一致的社会认知和情感体验,那么个体在规范学习中就会有意义障碍或情感障碍,便无法实现价值认同。例如,一个被社会所抛弃、从未接受过爱的孤儿,与一个在充满爱的环境中成长的人,对“乐于助人”这条社会规范的体验是很不一样的,从而影响其对规范的价值认同。只有消除意义障碍与情感障碍,获得义情沟通,才能实现价值认同。

 

偶像认同是通过对榜样的模仿而实现的,价值认同是通过义情沟通而实现的。研究认同学习的条件,必须揭示榜样与模仿的条件,以及义情沟通的条件。

 

(二)榜样及其特征

 

在偶像认同中,榜样是主体认同的对象,是主体心目中的范例,是主体认为值得学习的好人或好事。为此,作为榜样,不仅是外在于主体的对象,而且必须对主体具有吸引作用。也就是说,能激起主体认同需要或仰慕心理的对象,才能称为榜样。究竟什么样的对象才能对主体具有吸引作用,能成为主体所仰慕的榜样呢?有关研究表明,作为榜样需具有下列特性。

 

1.榜样的相似性

 

榜样的相似性是指,同主体的主客观条件越相似或越相近的对象,对主体的吸引作用越大,越能成为主体模仿的对象。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中所描述的相似性是认同作用的一个条件。这对榜样也是适用的。人们所仰慕的对象应是同他的需要以及兴趣爱好相近的。这是认同对象(榜样)与认同主体的主观条件的相似性对能否作为榜样的影响。此外,年龄、性别和社会背景等相似性,也对能否成为榜样有一定影响。年龄、性别和社会背景越相近,越易于激起认同愿望,成为榜样。这些客观条件的相似性可以给认同主体提供一种可接近感,不致产生望尘莫及或望洋兴叹的心理。对此,美国心理学家班杜拉的实验发现,榜样可以是同一课堂上的另一个儿童,也可以是影片中的一个孩子,或是卡通片里的一个动物等。榜样与真实的人越不相像,导致受试的模仿越少。

 

2.榜样的地位或身份

 

所谓地位(standards),指一般人或团体在社会关系中所处的位置;所谓身份(status),则指人在社会上或法律上的地位。一般来说,地位高的、受人尊敬的人易于成为人们模仿的榜样。对此,班杜拉曾指出,与受试有关的榜样的年龄、性别和地位是各种各样的,地位高的更会被人模仿。人们之所以以地位高的、受人尊敬的人作为榜样,在于认同需要同人的进取心或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需要直接相关。所谓“人往高处走”就表明地位或身份对人具有吸引作用。

 

3.榜样行为的性质

 

研究表明,榜样的吸引作用,不仅同其相似性、地位或身份有关,而且与行为的性质有关。班杜拉等的研究发现,侵犯行为易于被儿童模仿。在1961年,班杜拉等进行了一个儿童目击侵犯行为的实验。在一种条件下,让一群儿童看到一个成人装配一种金属玩具(约一分钟)后,开始对另一个宝宝娃娃(约一米多高的充气塑料娃娃)施加暴力行为。这个成人拿起这个宝宝娃娃拳打脚踢,还叫喊着“打它的鼻子”、“打倒它”等,施加了言语性暴力行为。这群儿童连续观看了9分钟(这叫做暴力模式组)。在另一种条件下,让另一群儿童只看到成人安静地摆弄(装配)一种金属玩具而不对宝宝娃娃施加任何暴力行为(这叫做中立模式组)。以上是实验的第一步。过一会儿之后,进行了本实验的第二步,即给两组儿童一些玩具,在单独情境中玩20分钟。这些玩具中有一个不到一米高的宝宝娃娃(塑料娃娃)。结果发现,这两组儿童中在独自玩弄这些玩具时,暴力模式组儿童对暴力行为的模仿大大超过了中立模式组儿童。研究结果如表22-2所示。

 

22-2两组儿童对侵犯行为的模仿比较

 

目击条件

侵犯行为总量

有形的

言语的

暴力模式组

12.73

8.18

中立模式组

1.05

0.35

 

4.榜样行为的后果

 

研究表明,榜样行为的后果对人具有不同的吸引力。那些受到奖励的行为比受到惩罚的行为易于被模仿。对此,可以班杜拉的一项实验(1965年)来说明。在这项实验中,主试让三组儿童观察三种不同的行为后果。第一组儿童观察到的是一个成年男人对一个塑料娃娃做出了几种侵犯行为之后,受到了另一个成人的奖励(奖给了一些果汁和糖果)。第二组儿童观察到的是这个成年男人在侵犯了那个塑料娃娃之后,受到了另一个男人的责骂。第三组儿童所观察到的是这个成年男人侵犯了这个塑料娃娃之后,既没有受到别人的奖励,也没有受到别人的惩罚。此后,把这三组观察到同一榜样行为的不同结果的儿童分别一个一个地领到一个玩具室里,这个玩具室内有各种玩具,其中也有实验情境中所看到的那种塑料娃娃。在10分钟内,让这些儿童分别玩这些玩具,主试则观察并记录这些儿童在玩具室内的行为。结果发现,第一组儿童对侵犯行为的模仿显著多于第二组。这表明受到奖励的行为易于被儿童模仿。

 

(三)模仿及其条件

 

偶像认同是对榜样(认同对象)的模仿,是对榜样的行为趋同,即行为仿效。模仿的发生受榜样及其行为特点的影响。除此以外,模仿的成效还受下列因素制约。

 

1.示范及其作用

 

示范(demonstration)指对认同主体呈现认同现象,即演示榜样行为。这对模仿具有一定作用。

 

第一,示范可以通过行为的导向作用使规范行为的陈述转变为规范行为的动作系列,使观察者(模仿的主体)获得一种新的行为模式。事实表明,新的行为模式的获得不可能只通过“说教”产生,还必须通过榜样的示范及观察者的模仿。通常所谓“身教重于言教”的经验中,也包含有对示范作用的肯定。社会规范的学习中,通过示范才能“导之以行”。

 

第二,示范可以对不良行为起抑制作用。例如,通过示范,使观察者看到行为的不良后果(如受到惩罚),就可以制止观察者对这种不良行为的模仿。所谓“惩一儆百”就是说通过一人受惩罚的示范作用,可以使众人受到警戒,从而抑制对不良行为的模仿。

 

第三,示范可以对良好行为发挥去抑制作用。如一些人因腼腆而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示出对人的亲热,通过榜样的示范,可以消除这种抑制作用。

 

第四,示范可以对同类行为发生诱发作用。如看到别人在做好事,自己也去做好事,就是示范对同类行为的诱发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观察者(模仿主体)所作出的行为反应并非是新获得的行为模式,而是已有的,是受示范的诱发作用而发生的。

 

2.观察的作用

 

在偶像认同中,模仿是通过主体对示范行为的观察实现的。研究表明,观察是影响模仿行为的一个重要变量。例如,班杜拉等在一项实验(1966年)中,让儿童在三种不同的条件下,观察影片中的示范者的行为。在第一种条件下,不仅要求被试仔细观察示范行为,且同时要被试大声说出示范者所演示的新的行为序列。这是用言语来增强观察的一种措施。在第二种条件下,只要求被试仔细观察所示行为序列,并不要求大声说出所示行为序列。在第三种条件下,被试需要在观察所示行为序列的同时进行快速数数,以干扰对所示行为的观察。结果发现,在后果的模仿作业测验中,第一种条件下的被试成绩最好,第三种条件下的被试成绩最差。这说明增强观察是促进模仿、提高模仿成效的一个因素。

 

3.强化的作用

 

事实表明,强化是对模仿有重要影响的一个因素。对模仿行为进行奖励,可以增进模仿发生的概率。对模仿行为进行惩罚,可以减少模仿发生的概率。模仿学习中的强化可以有下列几种。

 

1)榜样强化。行为的主体即榜样在看到模仿者所作的模仿以后,给予肯定或否定的强化,可以对模仿行为的发生产生重要影响。凡得到榜样肯定的行为,其重复发生的可能性增强;凡受到榜样否定的行为,其重复发生的可能性减少。

 

2)自我强化。凡是在模仿之后得到一种自我满足感,则该行为重复发生的可能性增加;凡是在模仿之后得不到这种自我满足感,则该行为重复发生的可能性减少。

 

3)替代强化。观察者看到别人行为的后果,可以对其行为产生影响。例如,看到别人行为之后的受赏,可以增进对这类行为的模仿;看到别人行为之后的受罚,则可以减少或制止对这类行为的模仿。

 

(四)消除义情障碍

 

规范认同是个体接受规范的一种自觉形式,是个体出于认知或情感上对规范的一致性反应而产生的趋同心理。由于儿童已有的社会经验影响到对规范的接受态度,因而要实现规范认同,个体必须首先消除原有经验中的认知障碍与情感障碍,实现义情沟通,即认知或情感对规范的一致趋同。比如,对于“助人为乐”这一规范,不同的个体其体验是不同的。如果一个人从未得到过别人的帮助,或者从未体验过需要帮助,就可能会产生助人行为的情感障碍。由于儿童的道德认知能力还不高,看问题往往以偏概全,就容易产生认知障碍,从而影响其对规范的认同。要消除义情障碍,必须使新旧经验发生沟通,新经验整合原有经验。这一过程一般包括两个方面:(1)个体通过对社会规范的学习,对新旧经验进行分析、比较、综合等一系列信息再加工。尤其是通过亲身实践,认识原有经验中的认知缺陷,消除认知障碍,从而改变原有认知结构,实现意义沟通。(2)个体通过反复实践社会规范,获得直接强化或替代强化,尤其是通过执行规范后的行为后效作用,建立对规范或榜样的新的积极情感体验。一旦这种体验累积到足够的强度,超过了原有经验中的负性情感体验,便能消除原有经验中的情感障碍,实现情感共鸣。

 

七、社会规范认同性遵从的教育策略

 

(一)认同性遵从教育策略需以“晓理”与“明义”为核心

 

“晓理”是晓之以理的简称,即教师要使学生认识履行规范的种种必要性。“明义”是明白规范意义的简称,即学生要明了履行规范的各种必要性。“晓理”与“明义”策略是依据认同性内化要求制订的,是产生自觉德行的前提,是基础道德教育的核心策略。

 

(二)认同性遵从的教育方式方法

 

认同性遵从的教育方式方法即“晓理”与“明义”的方式方法:(1)体验法,通过行为后果的回顾,直接认识规范的必要性;(2)榜样观察法,通过对榜样行为的观察及评论,间接认识规范的必要性;(3)开展规范必要性的讨论与辩论,深化必要性的认识。

 

(三)认同性遵从的活动设计

 

认同性遵从的活动设计的基本要求是:(1)活动的主题应依据规范的认同性遵从的要求设定;(2)活动的内容应以“晓理”、“明义”为核心;(3)活动的重点,在于使学生提高对规范行为的个体意义与社会意义的认识,克服规范接受方面的意义障碍,确立德行的自觉动机,提高规范遵从的自觉性;(4)活动方式要注意观察与体验相结合、感性与理性相结合、领会与巩固应用相结合;(5)活动成效的考核应以规范的意义与作用的领会与应用为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