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节 心智技能及其作用

一、心智技能及其类型

 

(一)心智技能的含义

 

要了解和掌握心智技能的本质,首先必须了解什么是心智活动。从历史上看,有关心智技能的概念尽管提出较晚,但人们对于心智活动的认识很早就开始了。两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就曾提出,心理是一种活动,是灵魂的一种功能。这一观点实际上已经包含有心智活动的思想了。在近代,以洛克(JLocke)和哈特莱(DHartley)等为代表的经验主义心理学和联想主义心理学曾用观念的联想来解释一切心理现象,把复杂的心智活动归结为观念之间的联想。

 

在心理学史上,明确主张把心智活动作为心理学研究对象的,是19世纪后期奥地利学派的布伦塔诺(FBrentano)。他主张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应该是心理动作而不是心理内容。他的这一见解为后来的心理学研究指明了方向,使得有关心智活动的探讨一度成为研究的热点课题。不过,由于布伦塔诺脱离人的实践活动及其反映来谈心理动作,因而不能揭示心智活动的本质,也未能给心智活动的研究提供广阔的前景。

 

20世纪上半叶,行为主义由于其否认意识,否认心智活动的存在,从而导致了心智技能研究的停顿。直至20世纪60年代认知心理学在美国兴起,心智活动与心智技能才又重新受到人们的重视。此时,著名教育心理学家加涅曾将心智技能与运动技能作了明确的区分,并提出了认知策略这一概念。安德森提出了认知技能的概念,并把认知技能定义为程序性知识。不过,把认知技能等同于程序性知识,混淆了知识与技能的概念,从根本上忽视了动作经验在心智活动中的作用。

 

客观地说,最早在心智技能这一问题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是苏联心理学家。自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苏联心理学家立足于心理发展的文化历史观点、意识与活动相统一的原则,开始了对心智活动和心智技能的探究。鲁宾斯坦、列昂节夫、兰达、加里培林、塔雷金娜等心理学家都对心智活动、心智技能问题进行了富有成效的研究,并发表了一些有益的见解。其中,加里培林学派长期致力于探索心智技能形成的规律,力求从能动的反映论观点来揭示心智活动的本质。他们的研究成果,为心智动作及心智技能的深入研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最近二十年来,我们遵循加里培林关于心智动作形成规律的理论,结合语文、数学教学以及技工培训,对于心智动作及心智技能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所谓心智技能,是一种调节和控制心智活动的经验,是通过学习而形成的合法则的心智活动方式。(1)心智技能作为一种活动方式,属于动作经验,区别于程序性知识。(2)心智技能作为一种心智活动方式,区别于操作活动方式和外部言语活动,它具有对象的观念性、过程的内潜性和结构的简缩性等特点。(3)心智技能作为一种合法则的心智活动方式,区别于一般的随意运动和习惯动作。(4)心智技能是通过学习而形成的,区别于本能。它是在不断的学习过程中,在主客体相互作用的基础上,主体通过动作经验的内化而形成的。

 

(二)心智技能与学习策略的类型

 

对心智技能进行分类研究,有助于深入了解其结构与规律,也可为有效地进行心智技能培训提供依据。对心智技能的划分可以从不同的维度进行。

 

1.从心智技能与学习策略功能的不同来分类

 

斯滕伯格(Sternberg,1983)将心智技能区分为执行技能和非执行技能。执行技能指用于实际执行任务操作的技能,如匹配、比较等技能。非执行技能即用于计划、监控、修改策略的技能,如问题识别、监控解法、反馈敏感性等。

 

尼斯贝特等(Nisbet & Shucksmith,1986)认为有六种重要的学习策略或心智技能:(1)提问,即确定假想,建立任务的目标与范围,将任务与以前的工作联系起来等;(2)计划,即确定活动时间程序,对问题进行分类或分解,确定所需的操作或心智技能;(3)监控,试图将结果与预期目标进行对比;(4)检查,对活动结果进行初步的评估;(5)矫正,重新计划或重新设置目标;(6)自测,对活动结果作最终的自我评价。

 

丹塞罗(Dansereau,1985)将学习策略分为两大类:一是基本策略和技能,主要用于直接操作学习材料,如理解、保持、提取、应用等策略;二是支持策略和技能,主要用于维持适当的学习心态,如时间设计、心境维持、注意力分配等。

 

麦基奇等(McKeachie,1990)则将心智技能分为认知技能(如记忆、组织、精细加工等策略)、元认知技能(如自我监控、调节策略)和资源管理技能(如时间、环境安排等策略)。也有人将学习策略分为识记策略(复述与重复策略)、精细加工策略(人为联想与内在联系策略)、组织策略(群集、纲要法等)、元认知策略(自我调节策略)等。

 

2.从心智技能与学习策略层次的不同来分类

 

尼斯贝特等(Nisbet & Shucksmith,1986)将策略分为三个不同层次。第一层次即最高层次,是一般策略,主要是与学习态度、学习动机密切相关的学习方法、学习方式。它们的可迁移性最大,但可教性最差。第二层次是宏观策略,与认知性的知识密切相关的策略,是概括化的,并随经验的增长而得到改善。这种策略的可教性和可迁移性均较好。第三层次是微观策略,是非常具体的、适合于某一特定任务的策略。这种策略比较容易教授,但可迁移性较差。

 

与上述分类相似,西蒙斯等(Symons,et al,1989)将策略分成三个层次:最下层是限于任务的策略,适用于特定领域中的具体任务的完成;中间一层是限于目标的策略,适用于许多领域中的记忆、理解、问题解决等具体目标的实现;最高层是概括化策略,主要用于调整前面两种策略,包括选择、改变、调整活动与策略的使用。

 

二、心智技能的作用

 

(一)心智技能是经验获得的必要条件

 

心智技能与经验获得的关系十分密切。任何个体的经验,都是在个体活动的基础上获得的,是在主客体相互作用过程发生的。经验的获得,一方面需要有作为活动对象的客体的作用,同时也需要有作为活动主体的对活动客体的反作用。仅有客体的影响而没有主体的反作用,不足以产生个体经验。个体经验的获得,固然依赖于客体的影响作用,但并不是客体作用的被动产物。在个体经验的获得过程中,主体对客体反作用的形式与水平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对于经验的获得最为直接的是反映动作。反映动作的根本职能在于实现转化。活动的主体通过其反映动作,把客观的物质影响转化为主观的经验结构。这种转化过程也就是能动的反映过程,即经验的构建过程。由于主体的动作是经验产生的直接基础,所以动作是经验获得的手段,经验是动作的产物。

 

事实表明,具体经验的性质、水平,不仅取决于被反映的对象本身,而且取决于主体与客体相互作用的性质,取决于主体的反映动作水平。在相同客体的作用条件下,由于主体的反映动作不同,所得经验也就不同。心智动作是获得理性经验的手段,理性经验是心智动作的产物。由于心智动作是获得理性经验的直接基础,因此,按一定法则要求构成的心智技能在经验的获得中也就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心智技能是问题解决的重要前提

 

心智技能不仅对知识经验的获得起着重要作用,同时它也是问题解决的重要前提。在认知心理学看来,问题解决是受目标指引的认知性操作序列。也就是说,问题解决必须是受目标指引的,必须包含有一系列的操作,而且这些操作必须具有重要的认知成分。据此,从问题解决的发生与过程来看,必须经过一系列的心智动作才能实现,诸如如何判断问题性质,如何正确选择表征的形式,如何确定算子,如何执行等。这些心智动作构成了一种合法则的心智活动方式,即心智技能。它对问题解决活动起着直接的调节与指导作用,是这一活动正确而又顺利进行的保证。因此,心智技能也是问题解决的必要条件。

 

(三)心智技能是能力形成与发展的基础之一

 

能力作为类化了的经验,是概括化与系统化了的知识与技能。知识与技能是能力结构的基本构成要素,是活动的自我调节系统中不可缺少的构成部分。心智技能作为获得理性经验的重要手段,也是获得知识的重要条件,心智技能可以通过对于知识经验的作用,影响能力的形成与发展。能力作为活动的稳定调节机制,是在获得知识、心智技能与操作技能的基础上,通过广泛迁移,不断概括化与系统化而实现的。所以,能力的形成与发展,不仅依赖于知识与操作技能的获得及类化,同时也依赖于心智技能的获得及类化。心智技能的获得是能力形成与发展的重要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