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节 知识领会概述

一、知识领会的特点

 

所谓知识领会,是指了解传输知识的媒体的含义,懂得词所标志的事物的情形、性质,对事物获得间接认知的过程。知识的领会从整体上来说,主要是通过对教材的直观与概括这样两个认识环节实现的。

 

(一)教材的直观

 

所谓教材的直观,是指主体通过对直接感知到的信息(直观材料)的表层意义、表面特征进行加工,从而形成对有关事物的具体的、特殊的、感性的认识的认知活动。简言之,直观即学生对教材所作出的感性的能动反映。它在各种知识学习中都是必需的。例如,在物理教学中总要观察模型、进行实验,在史地教学中总要观看历史图片、地理模型,在中文教学中总要阅读或倾听形象化的言语描述等。研究表明,直观是领会及构建科学知识结构的起点,是学生由不知到知的开端。没有这个起点,缺乏这一开端,学生就只能从字面上死记一些空洞的概念或法则,而对概念和法则所反映的实际事物一无所知,甚至会产生严重的曲解。

 

一般而言,直观是由反映事物的外表特征与外部联系的一系列认知活动构成的,它具有以下三个基本特点:(1)直观总是在一定刺激物的直接作用下发生的。在实际教学中,用来直接作用于学生的刺激物,或者是实物,或者是实物的模像,或者是言语刺激。(2)直观过程中总是包含有一定的感知活动,但不限于感知,还包含有想象、思维和记忆等成分。把直观环节说成就是感知或归结为感知,这同直观过程的实际情况是不相符的。(3)直观只能反映个别事物的感性特征与联系,只能提供领会概念与规则所必需的基础性的知识经验。若要形成相应的概念与规则,则必须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入的思维加工。

 

在教学条件下,教材的直观还具有一些特性。这首先表现在教材的直观对象通常是经过教师精心挑选或人为制作的,其目的在于提供领会抽象知识所必备的认识支柱。其次,教材的直观具有严格而确切的要求,必须达到预定的目的,因而具有较高的目的性与意识性。忽视教材直观的这些特点,势必把教材的直观一般化,降低直观的意识水平。在这种情况下的直观,是难以完成应有的认识任务的。

 

(二)教材的概括

 

教材的概括指主体通过对感性材料的分析、综合、比较、抽象、概括等深度加工改造,从而获得对一类事物的本质特征与内在联系的抽象的、一般的、理性的认识的认知活动。简言之,教材的概括就是加工改造感性知识以形成发展理性知识的过程,也就是自下而上地进行抽象思考的过程。

 

心理学研究表明,概括是使学生的认识由具体上升到抽象、由特殊上升到一般、由感性上升到理性的必经过程,对一切科学知识的领会均是不可缺少的。在实际教学中,只有通过教材的概括,才能使学生认识事物的本质,才能避免学生形式主义地掌握知识。只有认识了事物的本质,才能在日常生活和今后的学习中广泛应用这种知识去辨认课题,解决问题。

 

在教学条件下,学生对教材的概括是在前人的认识的指引下,通过对少量感性知识的概括而实现的。这是教材概括的一个重要特征。它可以使学生较快地获得事物的理性知识。

 

(三)知识的领会与理解

 

领会与理解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理解在心理学中的应用较为广泛,它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理解,是指揭示事物本质的过程,这相当于领会中的概括过程,不包括直观过程。狭义的理解,是指利用已有的知识经验去认识新事物的过程,这样,理解就是知识的应用问题,是抽象知识的具体化过程,这同领会也是不同的。为此,决不能以“理解”来替代“领会”。

 

二、知识领会的作用

 

知识的领会是掌握知识的首要阶段。如果缺乏领会则根本不能掌握知识,势必造成鹦鹉学舌般地呆读死记。这样,即使能背诵教材中概念或法则的定义,也不能获得任何知识。如果领会的水平较低或不够全面,或是有错误,则这种知识就难以应用,也很难得到巩固。所以知识的领会对于知识的掌握来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但是,知识的领会并不等于知识的掌握。领会的认识过程,并不包括掌握的全部认识过程。这是因为领会过程中形成起来的知识,除了需要进一步巩固以外,还有待于在应用过程中来检验并进一步充实与提高。教学实际表明,知识的传授与掌握,不像发报机与接收机那样机械;知识的领会过程,也不像录音机与录像机那样一次就能完成。事实上,知识的掌握不仅需要具体知识经验的抽象化的认识过程,而且还需要抽象知识的具体化的认识过程。此外,还需要巩固及记忆过程。知识的掌握虽不需要像前人创立这种知识时那样经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许多循环往复,但也不是通过领会就能一次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