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节 中国大学发展个案

有关“西学东渐”及其对中国高等教育的影响,学者们已多有论述,这里不再赘述。一个有趣而且有争议的问题是:“哪所大学是中国的第一所大学?”。撇开“千年学府”不谈,天津大学认为,其前身北洋大学是近代中国第一所大学;北京大学则认为自己是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潘懋元(1998)先生指出:福建船政学堂至少是堪与天津中西学堂(即后来的北洋大学)比肩的中国近代第一所高等学校(高等实业学堂)。近年有学者则论证说,1594年天主教耶稣会在澳门创办的“圣保禄学院”才是中国第一所近代意义上的大学。甚至有学者认为,从大学的结构与特点来看,圣约翰大学可谓中国第一所名实相符的“真正”大学。

 

一、中国大学发展:个案回顾

 

为了对中国大学起源有一个具体的了解,我们各选择五所公私立大学作为早期中国大学的代表,且来看看中国最早的一些大学的起源与演变概况。

 

(一)澳门圣保禄学院

 

澳门是西方文化进入中国最早的基地和桥梁,16世纪被葡萄牙强占。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证明中国土地上第一所近代意义上的大学可以上溯到1594年天主教耶稣会在澳门创办的“圣保禄学院”。

 

1618世纪,天主教大力向远东和南亚地区传播。天主教修道会之一的耶稣会在传教的同时,兴办教育,传播文化,于1594年在澳门开办了远东第一所西式大学──澳门圣保禄学院(俗称三巴寺)。该学院至1762年关闭,历时168年。

 

澳门圣保禄学院是一所传教士学校,但又不是一所普通意义上的修士学校,而是一所西式大学,原因在于它的课程结构、考试方法、学校建筑、设施条件、人才培养等各方面已经具备了大学性质。《辞海》中收录的圣保禄学院师生包括汤若望、毕方济、艾儒略等十余人。中国著名学者吴渔山、陆希言也是该校毕业生。马拉特斯在《圣保禄学院:宗教与文化的研究院》一文中指出,该校学生“在经过初步培训之后,开始同为数众多的来亚洲之前尚未完成资格培训的欧洲会友一道开展哲学、神学、科学和艺术的研究。正是在圣保禄学院,中国人和日本人研读拉丁文和葡萄牙文,而欧洲人则学习汉文和中、日文化”。可见,圣保禄学院在东西文化交流方面起到了实质性的、有着重大历史价值的作用。

 

(二)私立之江大学

 

1845年,该校由美国基督教北长老会创办于浙江宁波,初名崇信义塾,当时规模很小,学校只有小学制度。1867年迁至杭州,改名育英义塾,学生程度由小学提高到中学,并制定创设高等学校的计划,将育英义塾改组为育英书院,分正、预两科。1890年设英文科。1907年开始,实行大规模的扩充计划,在六和塔西二龙头建立校舍。1910年美国南长老差会与北长老差会合作,组成新的校董会。1911年迁至新校址改名为之江学堂。1914年又改名为之江大学,分本、预两科,附设高中部。1920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州立案,分文、理两科。1926年正式分系。1928年停办。1929年秋复校,1930年在国民政府立案,并按大学组织法改组为之江文理学院。1940年学院扩充为之江大学。1952年院系调整时合并撤销,其校址现为浙江大学之江校区。

 

(三)私立圣约翰大学

 

1879年,美国圣公会主教施雷许斯基在上海梵皇渡创办圣约翰书院,分国文、神学两部,第二年增设医科,改用中文上课。1881年开设英文部,1883年添设科学部,1890年成立文理学院。1896年改组为圣约翰学校,同时同仁医院附属的医科并入,成立医学院。1900年夏暂时停办,9月重新开学。1905年改名为圣约翰大学,并在美国注册。1913年开设研究院。1923年开设土木工程学院。1944年成立农业学院。1949年下学期共设有文、理、工、医4个学院、13个系和医预科。1952年院系调整时合并撤销,其校址现为华东政法大学。

 

(四)私立金陵大学

 

金陵大学是美国基督教会美以美会(卫斯理会,Methodist Church)在中国创办的教会大学,前身是1888年在南京成立的汇文书院。1907年,美国基督会于1891年创立的基督书院和美国长老会于1894年创立的益智书院合并为宏育书院;1910年,宏育书院并入汇文书院,成立私立金陵大学。1937年因抗战迁至四川成都华西坝,1946年返宁。福开森(J.C.Ferguson)、师图尔(G.A.Stuart)、包文(A.J.Bowen)、陈裕光、李方训先后担任校长。19519月,私立金陵大学与私立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原金陵女子大学)合并为公立金陵大学。1952年院系调整,金陵大学和南京大学合并为新的南京大学,南京大学由四牌楼旧址迁至金大天津路校址。

 

(五)私立岭南大学

 

1888年,美国基督教人士在广州沙基创设格致书院。1900年迁澳门,更名岭南学堂。之后,在广州河南康乐购地兴建校舍,1904年由澳门迁回。1916年,文理科大学完成,1922年成立农科大学。1927年收归中国人士办理后,成立董事会,改名为私立岭南大学。同时改文理科大学为文理学院,农科大学为农学院。1928年增设商学院。1930年增设工学院。1936年增设医学院,定名为孙逸仙博士医学院。1949学年设文、理工、农、医4个学院,还设有4个研究所。1952年院系调整时合并撤销。该校址即今中山大学。

 

(六)国立武汉大学

 

1893年,自强学堂设立于武昌,1902年改名为方言学堂,1912年改为武昌军官学校。1913年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成立,以原方言学堂为校舍,11月开始授课。1923年改名为国立武昌师范大学。1924年秋又改为国立武昌大学。1926年秋国民革命军进抵武汉,将武汉7校合并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1927年冬停办。192810月又改建为国立武汉大学,设社会科学院、理工学院及文学院3学院,并设预科,分文理两组。19293月理工学院分为工学院和理学院,5月改社会科学院为法学院。1936年设农学院。抗战时内迁四川嘉定(乐山)。1947年年底学校设文、法、理、工、农、医6个学院,分设20个系、8个研究所。1952年院系调整为文理科大学。200082日,武汉大学、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湖北医科大学合并组建新的武汉大学。

 

(七)国立北洋大学

 

1895年,该校由天津海关道盛宣怀呈准创办。创校初校名为天津北洋西学学堂。1896年改名为北洋大学堂,分头等、二等学堂(即本科、预科),二等学堂四年毕业后升入头等学堂。1912年改称为北洋大学校。1914年更名为国立北洋大学。1928年国民政府试行大学区制后,更名为北平大学第二工学院,1929年又改名为北洋工学院。到1949学年第二学期共设有12个系(理学院2个系,工学院10个系)。1951年与津沽大学工学院、南开大学工学院等合并,成立天津大学,原校名撤销。

 

(八)国立交通大学

 

1896年,南洋公学创办于上海,先设师范院,继设外院。1898年设中院及高等预科,作为开办大学的基础。1904年改称为商部高等实业学堂。1906年又改称邮传部上海实业学堂。1911年改称南洋大学堂,1912年又改名为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1921年与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北京邮电学校和交通传习所合并,总称为交通大学。上海部分称交通部南洋大学;1927年又改称第一交通大学。1928年又将唐山、北京、上海三校合并为交通大学。到抗战前夕,学校有3个学院、8个系、1个训练班和1个研究所。1949年全校共有理、工、管理3个学院19个系。1952年院系调整为多科性工科大学。1957年,学校迁往西安,后又根据实际独立设校。时至今日,来自同一母体的五所“交大”分布海峡两岸,可谓盛极一时。

 

(九)国立浙江大学

 

1897年,求是书院在杭州成立。1901年改名为浙江求是大学堂,翌年又改称浙江大学堂,1903年更名为浙江高等学堂。1912年,学堂改称学校,遂易名为浙江高等学校,后因学制改革停止招生。1914年正科全部学生毕业后停办。1927年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在浙江省组建,设工、农两个学院。1928年改名为国立浙江大学,并创设文理学院。学校初创时设10个本科学门和医学预科,直到1937年无大发展。1938年增设师范学院。1939年文理学院扩大分为文、理两个学院。1945年增设法学院。至解放前夕,浙大已有7个学院、24个系、10个研究所,以及规模宏大的工厂、农场、林场、医院等附属实习单位。20世纪50年代初期院系调整为多所单科性学校,其中在杭四校,即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于19989月重新合并,组建为今日浙江大学。

 

(十)国立北京大学

 

国立北京大学的前身是京师大学堂,189812月正式开学。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校舍被占,一度停办。1902年恢复后设速成、预备两科,速成科分仕学、师范两馆,预备科分政、艺两科。1903年增设医学馆、译学馆和进士馆,同时分科,设有经、法、文、格致、农、工、商7科,各科下设门。1912年京师大学堂改名为北京大学。到1919年,学校设有数学、物理、化学、地质、哲学、中文、史学、英文、法文、德文、俄文、经济、政治、法律14个系,是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一所高等学府。19277月,北京大学取消,北京国立9所高等学校合并,成立京师大学校,19299月北京大学恢复原校名。抗战爆发后与清华、南开合组西南联合大学。194610月在北平正式复学。19499月农学院分出。同年年底北京大学设有文、理、法、工、医5个学院,22个学系,16个专修科,17个研究所。19529月学校从城内迁至西郊原燕京大学校址,调整为文理科大学。200043日,北京大学与原北京医科大学合并,组建了新的北京大学。

 

在了解上述10校的基础上,这里可以把相关概况总结如下(见表1)。

 

1 中国早期10所大学发展概要

 

校名

创建(结束)时间

创建者(性质)

演变

1.澳门圣保禄学院

15941762

天主教耶稣会

澳门圣保禄学院是一所西式大学,其课程结构、考试方法、学校建筑、设施条件、人才培养等各方面已经具备了大学性质。1762年关闭

2.之江大学

18451952

美国基督教北长老会

崇信义塾—育英义塾—育英书院—之江学堂—之江大学—之江文理学院

3.圣约翰大学

18791952

美国圣公会

圣约翰书院—圣约翰学校—圣约翰大学

4.金陵大学

18881952

美国基督教会美以美会

汇文书院、宏育书院—私立金陵大学

5.岭南大学

18881952

美国基督教

格致书院—岭南学堂—私立岭南大学

6.武汉大学

1893

国立

自强学堂—方言学堂—武昌军官学校—国立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国立武昌师范大学—国立武昌大学—国立武昌中山大学—国立武汉大学

7.北洋大学

18951951

国立

天津北洋西学学堂—北洋大学堂—北洋大学校—国立北洋大学—北平大学第二工学院—北洋工学院—天津大学

8.交通大学

1896

国立

南洋公学—商部高等实业学堂—邮传部上海实业学堂—南洋大学—交通部上海工业专门学校—交通大学

9.浙江大学

1897

国立

求是书院—浙江求是大学堂—浙江大学堂—浙江高等学堂—浙江高等学校—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国立浙江大学

10.北京大学

1898

国立

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京师大学校—西南联合大学

小结

伴随西方到东方殖民,最先到中国澳门进行统治的葡萄牙首先在该地建立大学,但教会大学主要受到美国影响

教会大学是中国最早的大学,但国立大学越来越占主导地位,中国自办私立大学兴起较晚

中国早期大学大多经历了一个复杂的演变过程。其间贯穿了改名、停办、分流、合并、重组等多重变革。这与教育体制变革有关,也与国内外环境变迁有关,其中国内外政治因素影响尤甚

 

二、中国大学发展个案之简要分析

 

作为“后发外生型”大学,中国等后发国家的大学鲜有学术自由、大学自治的历史传统。相反,其大学创立之初就肩负着振兴国家与民族的重任,从而也更容易更多地受到政治、经济的影响,而不是立足人才培养与学术研究的自身逻辑推进大学发展。虽然不少杰出的教育家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见,但严格说来,由于其大学大多是推广或模仿的产物,所以真正属于自己的具有鲜明特色的思想贡献并不多见(如果不是没有的话)。从世界大学中心的转移可以看出,固然这种转移往往与经济政治中心的转移具有联动性,但这种转移之前往往还伴随思想家的长期酝酿与实践家的大力推行。可以说,如果没有一批思想家与行动家的密切合作,要实现中国大学的腾飞或超越是难以想象的。换言之,中国大学要发展,首先必须实现大学思想的发展与相应体制的创新,舍此别无他途。

 

对中国大学源流的分析包括多方面的内容,以下的简要分析仅涉及办学体制、起源时间、国内外背景因素三个方面。

 

从办学体制上看,早期中国大学办学有“四驾马车”,即教会大学、国立大学、省立大学与私立大学(自办)。其中,教会大学是中国高等教育近代化的示范,国立大学在中国高等教育中起了主导作用,私立大学(自办)与省立大学则起了重要的辅助作用(本章没有举例)。由于教会大学在中国大学中成立最早,因此可以断言,中国的大学起源于教会大学,从而中国的第一所大学也当属教会大学。我们不能因为教会大学成为历史就否定其在中国曾经起过的先导作用。

 

正如西方中世纪大学没有明确的起源一样,中国大学的起源也没有一个绝对明确的年代标志。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最早的大学往往与中等教育──甚至初等教育界线不清。为了切合中国国民的心理,最初的教会大学往往以中国传统书院或“义塾”的名义出现,而后改名为“学堂”,进而提升为“大学”,其间并不存在一个清楚明确的分界。

 

中国大学起源的“大背景”(国际背景)是一样的,总体上都属于所谓的“后发外生型”。因此,国际政治关系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大学的各个方面。换言之,哪个国家的综合国力越强,其对中国的影响越大,那么该国的大学办学模式就有可能在中国改造复制。如果说20世纪前半期主要体现了美国教育的影响,那么后半期则主要体现了苏联教育的影响。只有伴随中国实力的提升与思维的转换,这种情况才能逐步改变。鉴于葡萄牙最早在中国土地上开展统治,因此中国最早的大学出现于澳门是可以理解的。

 

中国大学建立的“小环境”(国内环境)是不一样的。中国大学从起源上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推广型”,此型以外国人在中国办的教会学校(属于私立大学)为代表。二是“应对型”,此型以中国人自办的国立大学与私立大学为代表。它们又分为“主动应对型”与“被动应对型”两种亚型,且同一大学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交织着“主动应对”与“被动应对”的成分(至今如此)。另外在这两种类型之间还存在少量的第三种类型──“双方协调型”,如清华学堂的建立就是中美双方“协调”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