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语言可以把近在咫尺的人与人的距离瞬间拉远到无限大,语言也可以把来自海角天涯的人与人的距离瞬间缩短到零。

从小学到大学,上了十几年的英语课。通过无数场考试,也获得洋洋得意的高分,但这一切,在口语与听力的真刀实战中,却显得如此不堪一击。这是很多新移民的感受,无障碍的听与说,是一道坎。才发现,哑巴英语实在可悲可叹。

很有逻辑的想法,却因为语言表达不全而词不达意,锥心之痛痛彻心肺。虽然语言是工具,但其功能远远超越了工具,在某种程度上,是认同、接纳、融入的通行证,尤其在职场中,高端的交流中,一开口就是界定的标准,很残酷,但就是事实。

因为从小没有语言环境,因为不是出生于斯,总是愿意用这些听上去很合理的理由,来为自己找到安慰与平衡的支点。繁忙的工作,琐碎的家务,上有老下有小的照应,岁月的增长,精力的透支,哪里再比得上学生时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专注?

回不去的岁月,要求更高的听与说的技能,对于尚处在事业发展中的新移民而言,真的不容易。在语言上受到再多的委屈或不公,都习惯了默默吞下,没有经历过痛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痛的感觉?

那一天,在一场全天的社区领袖培训的课程中,在每个讨论环节,与往常一样,我用有限的英语表达能力分享自己的见解。待一天的课程结束后,那位导师,在全班学员的面前,称赞了我并不认为那么精彩的英语表达,学友们的掌声响起,那一刻,仿佛时间凝固了,落地生根以来,这是听到的第一声对我自认惭愧的语言的称赞。而且,我清清楚楚地明白,身边的每一名本地学友都比我说得流利。

这位导师,是马来族的新加坡人,他的真诚、包容与善解人意的心,让我铭刻终生。短短的一句话,解开了所有在语言学习历程中的心结,也溶解了那曾经体验到的冰冷的眼神。萍水相逢的导师、学友们,让千山万水的距离在瞬间缩短到了零,同样是一句语言,传递了一分暖流,而感受到这分暖流,升起的是一分深深的感恩与力量。

近五年来,在国际舞台上,蓝眼睛白皮肤的洋人能把华文说得倒背如流的已经是普遍现象,如果见到洋人一口流利的华文而感到诧异的话,那只能证明自己的孤陋寡闻。他们不是听着华文出生与长大的,但这完全不成为他们说不好华文的理由。

华文与英文相比,在难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难点不在语言本身,而在于学习语言的心。每当我懈怠的时候,眼前就出现这位导师与学友们充满鼓励的眼神与话语,一切的借口都不复存在。

语言可以把近在咫尺的人与人的距离瞬间拉远到无限大,语言也可以把来自海角天涯的人与人的距离瞬间缩短到零。语言的背后,是大爱、胸怀与视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