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喜欢读书的朋友,可能会关注林达。林达是一个笔名,一对美籍华人作家夫妇合用的笔名。丁鸿富和妻子李晓琳,后来移居美国。写下了一系列介绍美国的书籍,当然书太多,也没有读过太多。

手中的这本书,这个书名很好,简洁温暖。

又一次林达的书《像自由一样美丽》,买这本书,主要是因为他写的是纳粹集中营关于犹太孩子的事。关于二战中,法西斯迫害犹太人的事迹,总会让人心痛的感觉。电影和文学作品,对这方面都有描述,视角都比较广阔。

可手中的这本《像自由一样美丽》,却选择了微小角度来诠释历史,我觉得这比宏观的描绘,更有动人之处。

二战中,犹太人被迫害致死达六百多万。每次在历史教科书看到这次数字,总有似是而非的感觉。因为这个数字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基数庞大的比较之下,显得有点弱小。一个直接的数字,很难给人一个更加具体而深切的感受那段历史。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三十万。但直到看到张纯如的那本书,才知道这三十万中背后的每一幕难以忍受的痛楚。

历史不能不清不楚,读完林达的《像自由一样美丽》,才知晓很多犹太人在纳粹集中营所遭受的是非人对待。这些细节的描写,目的不在于宣扬苦难,而在于人们在那种境况是如何显示出人的韧性。

这本书着墨最多的是特莱津,这个小镇是作为一个纳粹集中营的一个代表。纳粹树立的一个典型,一个本可以只能容六千人的小镇,最后装填进六万多人。孩子一万五千多,最后幸存下来一百个。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在这个数字后面是无数孩子无处归属的灵魂。因为孩子小,更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因为孩子年龄小,被认为不能干活,所以被清理掉。书上选取了几十幅孩子的画,还有一些孩子写的诗歌。让人惊讶和感动的是孩子们没有因为在特莱津的遭遇而失去童真和希望,他们的画是那样充满着活泼的色彩。

很难想象,在孩子的心里装着怎么样的世界。

让我在苦难中,看到的是一种希望。这种希望特别让人心里暖和,就如冬日的阳光。

这忽然让人想起,曾经清政府派遣一百二十名留美学生,他们背负着民族振兴的希望,留学归来最终也没有使清政府走出内忧外患的尴尬境地。这些留学生的经费是因为庚子赔款,后来不知道因何缘由美国退还一部分,其实其居心也是无须探讨的。不管如果,因为有了这笔退款还是让一些走出国门,瞭望了外面的世界,有的留美学生归国之后,也的确在各个领域做出了诸多成绩。那一百二十名留美学生是否成才,应该写有一本专门的书籍,不知是否有这样一本书,这件事还是很有意义的。在网上一查,还真有每一个孩子的名字,有些大名鼎鼎,有些籍籍无名。

相较二战期间犹太人大规模被杀,一个是背负希望,寻求出路,一个是毁灭未来,坠入地狱。历史的真相,一直被掩埋。对于一个教历史的人来讲,这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因为你明知道很多东西不符合史实或者歪曲历史,但你我又能怎样。其实历史课更应该教学生掌握一些方法,至于历史任何人都可以凭借兴趣去探讨。对于学历史的人来说,深入历史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姿态。浩如烟海的历史,可以不断探寻不断挖掘。

很多次站在讲台,专业的历史,爱好的文学,何尝不是满足。

孩子的世界,没有苦难与悲伤。

自己也在想历史著作的写法,往往喜欢广阔的视野,多元化的角度,也许也并不是好事。从小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可能能够看到更多美丽。就像这本书,你读到的内容,给予我们心灵的冲击。一方面来自于对法西斯的痛恨,另一方面更加让你感动的是孩子内心纯净的世界和那种无法不刻骨铭心的坚强。这两种的碰撞,让读者内心震撼。

像自由一样美丽,这个书名,很好地表达了孩子心中不灭的希望。淡漠的历史,有人性的光环是我辈的追求。以后如果可以,多写一些历史散文,找出历史背后深埋的温暖。看到那些画,心中涌现出无数关于美好的画面。一个不屈的民族,来源于这些孩子心里的阳光。你我在读那段历史,或许有过种种其他的情感。可在那些孩子的眼里,只有集中营外的阳光、蓝天、白云。

 

作者简介:

孙焕秋,中学历史教师。先后在《萌芽》发表《肩膀上的童年》,在新华副刊发表《谥号“文正”在明清》等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