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什么样的课是好课?

 

  三十年后,能够让你时时品味出当年课堂上的一些趣味,让你记得一个人,课本中出现的人物或在课堂教学中,出现在你学习过程中的人物,甚或是,你的老师的某些品性与情趣,它影响甚至于深刻地铭刻入你的精神深处。它还让你记得那时课堂上老师所讲过的一些道理或故事,那算是好课吧?

 

  那只是一些课本知识在趣味性故事的引导下,在某位老师故意或无意间的变化课堂节奏与语调的情境下,深入你灵魂的教学方式而已。它让我想起我小学时的老师,李换珍来。当然,更多的是老师的棍棒与拳头巴掌与竹根,和那些眼泪与血水齐飞,惶悚与悔恨共舞的时光。那个时候提倡一种"文道结合"的教学方法,注重思想教育到了极端,突出政治,取消基础知识成了应有之义。于是,那缕清新的风,山涧里吹来的,不执著于课本知识而不离开课本的教法,追求基础知识而趣味无穷的学法,完全不同别的老师的课堂教学,成为了我们的最爱。那是一种简单到极点,价格上最便宜、操作上最方便,很多老师学起来就会、拿起来就能用的最容易的方法,让课堂在你的头脑启动下,充满了趣味而已。然而,在那个时代,那似乎是我印象中的唯一。

 

  几年后,改革的春风吹来吹去,让很多老师在暑期集中到县城,到郧阳地区参与培训班学习。一九七九年的四月二十八日,湖北省全省老师参与了有线广播的教育大会。一九八零年五月四日,成立了中小学八科教学研究会。那时我到了竹溪县汇湾乡中学学习,在初一年级班主任葛苑君老师的语文课上,她让我们在品读刊物文章中学习语文,甚至于,在野外山坡上学习。课堂教学在教室之外,知识传授还有一种不是正式的、规范的教育方式,培育品德还有一种叫做体悟领会品味涵咏的方式,那不是对学生的启发与灌输,但不能说它没有启发开学生的思路、灌输进一种思想,并且,它还让这种思路与思想在学生心灵深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那不是课堂却胜似课堂的方法,在当时竹溪县,或者说,在当时的郧阳地区(现在的十堰市)是不是唯一的呢?那位葛老师,几年后就回到她的老家,一个叫枣阳的地方,她和丈夫都是下乡知青,在竹溪有一小孩,名字叫李明,是不是因为她是知识青年的缘故,本身就具备我们并不曾拥有的智慧?

 

  又是十余年过去了。

 

  我也成为一名老师,带着如同当年的我一样的孩子们,什么样的课,才是好课?什么样的课堂才能让学生喜欢学习愿意学,在课堂之外,在校园之外,在离开学习环境后依然执著的追求知识追寻智慧呢?如何让学生爱学习想读书呢?依然是简陋的条件,依然是偏僻的山村,依然是贫穷没有多少课外读物没有实验实习操作便利的学校,那么,就让我们成为李换珍老师,成为葛苑君老师,让学生成为当年的我们。遇到一位好老师,是当年的我们的幸运;没有遇到她们一样好老师的,是你们的不幸呢。趣味性与故事性,课内外结合,让学生喜欢上学习,在那个粉笔与黑板占满全部学习方式的时空,那是最好的选择了。后来,有了放映机,有了幻灯片,有了实验室操作条件,有了实习基地,再后来,有了摄影机,有了投影仪,然后,又有了电脑,课件这种集声音画面图像于一体的呈现方式,那又是十年过去了。

 

  这些就是一节好课么?

 

  为什么,我却感觉到,当现代技术越来越多,当信息教育越来越完善时,我们离开真正的教育越来越远了呢?教育是什么,仅仅是教书、教知识、教给学生学习方法么?那些品德养成性格修养在现代技术中可以达成我们的目标么?

 

  什么是好课?学习除了那些花样翻新的画面与图片、层出不穷的知识与信息,一节课后,他们的心灵深处还有什么?三十年后,他们还能想起什么?是现代科技的发展,束缚住了我们的手脚,禁固了我们的思想,让我们离开真正的教育核心点了,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那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

 

  我们就如同那位为妻子建墓室而修建花园的国王,花尽心思修好的花园,却因为那坟墓,放在花园中不美观,放逐了自己最始的梦,把那墓抛弃如泥土。

 

  那泥土,就是让学生喜欢学习,让学生在校园之外还能够追求知识的乐趣,追寻智慧的脚步,欣赏终于掌握了自己不曾懂得的欢乐。

 

  你有自己的好课标准么?你会欣赏什么是好课么?你上过一节好课么?

 

  这让我想起卫春丽老师来,她是我的一位同事,也是山村学校请过我听课最多的老师之一。前些年,因为办着一份民间刊物,曾经有一段时间,听过几百位老师上千节课,当然是义务性质的。

 

  同学们,当自己的同伴遇到困难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如果是犯过错误的同学咧,遇上困难了,我们又当怎么做?是不是一棍子把这个同学打死,认为是不可宽恕不可原谅呢?让这位同学自怨自艾破罐子破摔从此走向末路?这是历史课吗?我怀疑的看看课表。自从在学校带历史课以来,几名校园内外的历史学校同仁,都是异口同声地说,你就听卫春丽老师的课吧!她的历史课是竹溪县历史学科,目前所有教师中,讲得最好的啦!目前竹溪县?历史学科?最好?

 

  这可是与历史学科一点边也不沾!

 

  然后是学生讨论,同学遇到困难了应该怎么做,犯了错误的同学,应该如何对待,等等。教室边角落里,有一名学生低着头,一声不吭的。那是一位犯了什么错误的学生呢?怎么让学生讨论?这不是让很多不知道这件事的,都知道了吗?是不是侵犯了学生的隐私权?名誉权?不尊重这位学生的个人人格尊严?我仿佛是一个局外人,冷眼看着这一慕慕画面。众多的学生热烈的发言,有几名女生来到这位学生面前,拉着扯着,与是,讨论更热烈了。那是一位惯犯,偷东西已经成为习惯了,怎么可能改过呢?况且,学习极差!一位学生小声的说,从小学一年级时就这样的,七八年了,都换了十三位班主任了,没有一位能够改变小偷的啦!卫老师是白费力气罢了。

 

  原来如此!这是一位,在教师学生家长社会的眼里,众口一辞的,屡教不改的,小偷!

 

  卫春丽老师没有给这位学生贴上“标签”,认定是不可更改的,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即使,这一节课是一节不成功的历史课。因为,卫老师在课堂上,没有讲一点点与历史有关的知识,与课程有关的学习方法,与学习有关的观念与理论。她只不过讲一个学生的事情,讲学生的成长历程与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讲正确看待自己与看待别人的成长,讲一个为人父母者的心情与态度……

 

  在这一节课上,卫老师的教育教学思想是:别一棍子把学生打死。给学生成长的空间,给学生犯错误后改正错误的机会,给学生一个自由发挥的契机与时间。

 

  给学生一片成长的蓝天。

 

  联想到自己听课,在一些课堂上,讲课的教师在教学结束时,对本课教学目的,用一句话作结,那是一句极其高尚伟大的字眼。那么一句生硬的字眼,在教师与学生心目中,有多大印象呢?但是,在听课教师与评委(如果是讲课赛一定有评委的啦),这是一句提升本节课思想教育的闪光点。好象只要加上了这一句话,学生的思想教育就完成了。卫春丽老师的历史学科,在今年的中考中,又一次考得极好。以我想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带病上课,甚至挂着吊瓶进教室的缘故,也不仅仅是因为她用心与学生谈心,了解学生的心理的原因,更不可能仅仅是她精心准备资料,全身心投入上课的因素,而在于,她上课时,首先让自己感动。

 

  卫春丽老师曾经说过一句话,要想上好一节课,首先得感动自己。历史课尤其如此,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感动,连自己对所学课程都处于无恸于衷的状态,连自己对学生学习历史课程的兴趣都没有信心,还提什么教学呢!感动自己,多好的话,多美的教育缄言,多么深入贴切的教师座右铭这简直是一句可以抵得上千百句文字的教育教学论文了,要想让学生感动,先让自己处于感动状态,让历史在自己内心深处发酵,让课程内容在自己的语言体态中流动,让学生学习心绪在教师的引导中进入辽阔无边的古典情境,让学生在生动活跃的历史人物及事件中体味,让历史自己说话,只有在感动自己的状态下,只有在感动学生的情境中,历史课程的教学才是鲜活而生动的,才是深入学生内心深处的,才可能内化为学生人格力量的,才能够成为学生自己素质的一部分。所以,在中考时候,学生能够考出好成绩来,一点也就不奇怪了。

 

  别把自己仅仅当成一名历史教师,卫春丽老师如是说。

 

  补充一句,那名学生在以后的卫老师的课堂上,常常被提问,后来成为有作为的青年。

 

  最差劲对学生影响最坏的课,铭刻进学生心灵深处,如噩梦纠缠他们一生的课,也是最难忘地一种课,可它不在我们论述之中啦。我只希望学生们,遇见到如李焕珍葛苑君一样的老师,在我们身边有如同卫春丽一样的同事,那是我们的幸运,是学生的幸运,更是中国教育的希望之所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