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教学相长,出自《礼记·学记》:“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老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习,教与学的过程中两方面互相影响和促进,都得到提高。百度百科中解释,在教育学意义上教学相长是现代师生关系的特点之一,其指老师与学生表现出的互惠的特点。在这种师生关系中,教师不仅仅是讲授者,他本身也受到教益,学生在被教的同时也反过来教育老师,他们在课堂生态系统中共同展现着自身的生命价值,在充分发掘自己的生命潜能中共同生长、共同进步。

 

  这个过程可能发生在与学生实际交往中,也可以是老师的想象世界里。这让我想起自己成长时发生的一些事,那此事发生时一些微妙而美妙地事,或者说,我们成长的契机就在其中的。

 

  那时我在刚刚成立的农职业高级中学任教,第一个由农口到教育界,担任全校专业技术课教学。高一年级三个班,高二呢有两个班,《土壤肥料学》、《植物生理学》及《林果茶麻栽培学》每周各班均一节课,十五节课,这在当时的老师中是课程极重的。我的课堂教学陷入了困境,学习了很多的教育教学理论,也听过了很多很多教师的课堂教学,从一个个角度对他们成功的地方进行了分析,也听过了众多教师对他们的评析,可是,我的课堂教学依然是老样子啦!

 

  到底在哪一点上,我失落了什么?

 

  翻开名师们的教学手记,翻开同事们的听课笔记,翻开自己的教学心得,翻开各种各样的教育理论书籍,我苦苦思索着。或者,我并不是一位合格的教师吧。任何一位教师,在教学三五年后,对于课堂教学都能做到熟能生巧的,可以自由自在的驾驭学生及教材的啦。

 

  或者,我适合当一名学校的服务人员,为教师们提供服务?对于他们的疑难问题,我可以迅速的从自己头脑深处,寻找到相应的理论解释的。可以从相关的书籍上,为同事们解释他们在课本上、在教材上、在备课时产生的疑虑。又或者,我是一名合格的图书馆管理员吧。

 

  在那个冬天,在寒风凛咧的道路上,学校门口的大树只有几根枯枝在抖动,我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一个人走往前走。沿316国道西行,是一条河,河边那道河堤又窄又小,走在上面得非常小心,很多游玩的人,都有过掉到河中的经历。课堂教学,也犹如在这条河堤上行走吧。自己得小心翼翼的,不然,就会失足。

 

  河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远远看上去,河面上一片白花花的。打个寒颤,脚下一滑,身子在空中一阵乱动,终于站稳了。连忙快走几步。算了,这几节课,还是让学生上吧!

 

  还是让学生上吧?

 

  以前为什么没有想起来呢?为什么没有想到让学生讲课呢?把一切都提供给学生,让学生们集体讨论,或者说让几个学习好的、或者说让几个学习不那么好的,让他们来决定课堂上,教师们应该如何讲?或者说,干脆,让学生上一节课?

 

  从学生的理解习惯入手,从学生的知识水平入手,从学生的认识角度入手,从学生的心理特点入手,从学生的原有知识入手,唉,有那么多的课堂教学切入口,自己竟然视而不见,真是盲人摸象啊。枉然为同事们称为……

 

  哈!哈!哈!!!

 

  那是一个忙碌的星期天,住校的学生,几个女生,拿着我的课本、我的教参、我的课外辅导资料,还有她们自己寻找到的,认为对自己学习有关的书籍,翻看着、抄写着、嘀滴咕咕的低声说笑着,而我,去没事似的,在旁边玩。

 

  茶水的袅袅地上升热汽中,映出几面如花的笑颜,清脆的笑声传出很远很远。同事芳也过来帮忙,对着几个女孩子,评点着自己与学生的容颜与青春,说着一些女孩子的话题。

 

  当几本备课本放在我面前时,我看到的,是几本画还是图片呢?有文字,可是很少;有图形,可是很简单;众多的是表格,是问题,是设置某某学生的提问与回答,是可能出现总是合肥市解决方案,是那些学生要在这节课上加强心理辅导提高学习兴趣,哪些学生在这节课上要加强管理增强纪律观念……

 

  学生给我上了一节课。

 

  在学生的上课过程中,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知识与技能,这就是我们与学生共同成长的过程,也是我们主持本期专刊的意义之所在。陶行知先生有几句话,说得极为精到:做先生的,应该一面教一面学,并不是贩买些知识来,就可以终身卖不尽的。应该向谁学,先生又说,我们要跟小孩子学习,不愿向小孩学习的人,不配做小孩的先生。一个人不懂小孩的心理,小孩的问题,小孩的困难,小孩的愿望,小孩的脾气,如何能救小孩?如何能知道小孩的力量?而让他们发挥出小小的创造力?在《遥望童年》等系列文章,其实所说的,就是把学生当成自己的老师,向他们学习自己身上缺乏的意趣童真,汲取他们心态精神揉和到自己的师生关系调控中,学习在知识爆炸年代学生可能比老师了解到的更多知识与技能。

 

  这就是教学相长。

 

  那次请学生讲课,又过了几个月了。心下还是难安。为什么自己学习了这么久,还是上不好课咧。

 

  欧胜宝老师对我说,我们书家,(我是多喜欢欧老师这一句话呀,书家,这与王朔的码字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练习初期,有一个功课,就是书空。说到这儿,我明白了,让我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对自己课堂教学的情况,进行空想,估计可能出现的情况,控制自己课堂教学的大体进程,完美自己的教学设计。可是,这有用吗?

 

  既然如此,那就在想象中上一节课吧。

 

  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一个个学生从脑海深处冒出来,调皮的、捣蛋的、坐不稳的、爱乱转的、上课做小动作的、悄声说话的、课桌下看小说的、递纸条的,哪一个可能在上课时就表现出来了,哪一个可能在课中间时出来,哪一个可能在课结束时出现。怎么都是不好的呢?

 

  我从静坐中醒过来,头上直冒汗,怎么课堂上,没有一个好学生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是不是在我的课堂上,坏学生都出来了,还是,在别人的课堂上,坏学生不敢出来呢?又或者说,是我把学生看成了坏学生,所以,在我的眼中,他们都表现出坏的一面呢?

 

  再一次静静地坐下:课堂教育设计的开头,如何说第一句话、如何说第二句话,不能看教案设计、不能看课本教材、不能看教参教辅,让课堂教学设计如同一幅画、一张表、一道工序,在自己眼前展示出来,自己就按照上面布置的、一步一步地、往下走就是的了。

 

  可是,这不成了流水线吗?教育教学成了工程控制台了,叶圣陶先生不是说过,教育是农业吗?每一株小苗、每一棵小树、每一苗花草,都是不一样的咧!如果自己的课堂成为了程式、成为了工艺流程、成为了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那自己研究这些全国特级教师、研究这些县内优秀教师,他们的教育教学艺术,又有什么用呢?

 

  又一次静静地坐着:眼前闪现的,是班上一个个学生好学的镜头,在开课时,那一个学生有可能会问,提出一个什么问题,自己应该如何回答;这样回答的原因是什么,是上一节讲的知识,还是这个学生最近的表现,又或者是这一个学生在班上的表现,甚至于是不是与她家里的情况有关;她家里情况有什么变化,对她的学习影响有多大,她的个性品质与学习习惯在这个问题上表现是什么;如果这样回答这个问题,她会怎样对待教师的对待班上学生对待自己,有没有更好的回答方式,如果她那样的表现,又应该如何应对,在应对时又要注意什么,要不要控制课堂教学时间,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横炮,或者说那样的横炮,因为那是最可能出现的问题的一个,应该如何处理。

 

  据说,欢娱嫌日短,愁苦日头长。在一个人高兴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其实,在一个人注意力特别集中时,也是一样的啦。班上一个个学生的情况,那些记在小本子上的文字,从纸上爬出来;那些在记忆深处的学生家庭情况,也阳春三月的八脚蛇似的,苏醒过来,而平时看在眼里的学校资料,听在耳中的班上反映,也一样的围着自己转。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离开了学生,教师的成长是一句空话,不可能有看了理论书籍后突然就提升素质的;离开了教学,教师的成长不过酒后的胡言乱语,只有在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中,实践中才能验证出师生的思考,或对或错。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