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让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既是现代社会健康有序发展的重要保障之一,也是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追求实现的重要职能之一。因而,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建设完善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已成为我国教育改革事业发展的必然选择。

毋庸置疑,一方面,我国职业教育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造就高素质职业技术人才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国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已初步建立。另一方面,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现实基础仍较薄弱,因而,在筹划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推进职业教育改革的实践中,既要立足于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历史基础和现实需要,同时又要吸纳世界职业教育理论与实践领域所积累的一切优秀成果,需要考察发达国家职业教育的发展变革历程,并从中获取创新性灵感与鲜活的启示。

所有现实的教育存在,皆有其历史的渊源。作为人类社会最古老、同时也是最普及的一种教育类型,世界职业教育拥有自身漫长的生长史。世界各国职业教育在服务于本国社会发展需要的过程中,形成了各自的特色,也面临某些共性的问题,各国职业教育在满足社会需要、推动自身健康发展的进程中所积累的一些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无疑是值得职业教育后进国家认真分析、借鉴和吸收的。因此,寻觅并聆听历史的声音,系统梳理外国职业教育的历史脉络,品各国职业教育的成败得失,总结职业教育发展的一般规律和基本经验,既是职业教育研究者的职责所在,更是助推我国职业教育现实发展的客观需要。我国教育史界知名学者贺国庆教授、朱文富教授等十余位学人通力撰著的《外国职业教育通史》(以下简称《通史》),就此做出了颇有价值的尝试。

作为国内首部贯通古今的外国职业教育通史类著作,该书借助于丰富的史料,系统展示了职业教育自基于血缘和契约关系的学徒制形式向现代制度化职业学校形式的转变,内容涵盖职业教育的各种形态:古代学徒制的兴衰、近代职业教育的酝酿、17-18世纪学校职业教育的开端、19世纪各类职业教育机构的普遍建立、20世纪以来现代职业教育的体系构建及其变革,形象描绘出外国职业教育演进的历史长卷,显示了世界职业教育理论进步与职业教育实践变革的规律。

在系统展示世界职业教育普遍性的同时,《通史》还结合研究对象国的历史变迁、文化发展和社会需要,分别对英、法、德、俄、美、日、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巴西、新加坡、韩国及北欧等国家和地区的职业教育历史进行了个案研究,全景式地呈现出世界职业教育发展所具有的国家和地区层面的多样性、生动性和差异性。

作为一个历史概念,职业教育在漫长的人类历史变迁中实现了自身内涵和体系的丰富,具体体现在职业教育思想、政策、制度、内容与方法等职业教育内部要素;作为一个现实概念,职业教育又需要以对社会发展的有效助推,实现与社会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子系统的能量与信息交换,进而赢得自身存在与发展的合法性和有效性。鉴于此,《通史》在对各种形态与等级的职业教育进行历史性解读的基础上,全面总结了外国职业教育漫长发展历程所积累的基本经验,将“历史的声音”引入我国职业教育的现实时空,探讨了职业教育的未来趋势与走向,结合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状况,提出了突出职业教育的优先发展战略地位、以完善立法为职业教育提供制度保障、加快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有效实现产学对接、构建连贯开放的职业教育体系等极具现实意义的建议。

当然,由于研究对象包揽延及漫长广阔的历史时空以及其自身的复杂性,加之撰写者个人写作风格之间的差异,《通史》在对不同历史时期职业教育等级及类型差异标准的把握上,尚可做进一步的思考。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需要全社会长期的努力。其间,教育学人在发挥自身学术专长,为现代职业教育发展寻求必要的理论支撑上,责无旁贷。相信《外国职业教育通史》的出版,能够对我国职业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起到重要的启示与借鉴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