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金林最近在他庞大的叶圣陶系列写作中,又推出了堪称作家和文化名人传记巨制的《叶圣陶全传》。

对于叶圣陶,凡读过他的小说、童话,所编的文学和教育杂志,学过他编辑的语文教科书《开明国语课本》,及他与夏丏合编合写的《国文百八课》《文心》等语文读写书籍的,都不会陌生。现在,作者是要详尽地叙述、评论其一生的事迹。这本全传的基本写法很朴素,便是一丝不苟地由全史全人。不是谁都可以这样写的,但是如叶圣陶这般,将个人社会实践与历史密切接轨的人物,是可以对他近一个世纪在文学、出版、教育、学术、社会活动、思想文化建设等诸方面的业绩,──生动记录,作全息摄影的。而这种全史,便是从个人史的角度,找到各个关节点,向中国近现代史的全过程进行辐射:生于清末的叶圣陶新式桥中学和初为人师在子庙小学任教的时候,正逢大清帝国和中国封建制度的双重终结及民国的起始,新旧思想的纠葛充满他的青年时代;等新文化运动突起,他经历了从鸳鸯蝴蝶派至新文学阵营的剧烈蜕变;商务”“开明事业的开拓又是与国共历史上第一次合作和分裂相纠缠;抗战烽火燃起,他携家带口辗转于大后方,饱尝苦难;共和国建立之后各项政治运动的冲击和他专事出版、语文教育工作的执着,直至经历了文革始终,更显出他正直为人的品格。这些历史关键时刻的人生跌宕起伏,是一百年中国历史,也是叶圣陶九十多岁一生的高度缩影,以此结构全书,历史脉络异常清晰。

而梳理历史人生轨迹的方法可以多种多样,写传记大体有创作型和学术型两大分类,本书恰是后者。所谓学术性传记,特点在于突出真实史料。本传在大量细密地运用引文方面,可称独步。比如写文学研究会成立时期的传主,便引用了许多当事人的回忆日记资料、文学研究会的宣言、《文学旬刊》上的记事,甚至抄录了其与沈雁冰、郑振铎、沈泽民共同拟定的《文学研究会丛书缘起》《文学研究会丛书编例》《文学研究会丛书目录》,多种文献的记载之,几乎到可查阅的程度。再就新发现的叶圣陶史料、文一项看,加入无政府主义性质社会党的材料是一大发现;初步的现实主义文艺观的形成因为有了1921晨报副刊上四十则《文艺谈》的新挖掘出土就更探到了源头;而茅盾1946年作为第一位中国作家访问苏联一事,叶的记载和茅盾、戈宝权的回忆,特别是发掘出在苏联总领事设宴饯行时七人唱和的送别诗,互相参证等,都显示了传记叙事的严谨。全书无一人一事无出处,使得许多个人历史的叙述转为信史。一般传记每逢场景据材料加以想象的写法,在这里也遭摒弃,如抗战中乐山二十七架日机轰炸,叶圣陶寓所被毁,衣物书籍付之一炬,全家险些罹难的过程,本是最可依回忆加以描摹的,但此书均引用叶圣陶的日记书信文章,还有长诗《乐山寓庐被炸移居城外野屋》,叶至善当年的散文《化为劫灰的字画》等,无一字虚构。此类学术型传记,本传可谓是一极致,它很难使全书的叙述感情保持住前后一贯的元气十足,但一个可靠叙述者的旁观引证,却能使传记叙述客观,可信度提高。

从了解一个时代到了解一个人,本传坚守了全史”“全人的标准。这或许是中国式的老传统。鲁迅评价历史人物时,也曾强调要顾及全人的原则。王瑶在与学生谈如何学习现代文学史时,曾提到可以抱住一棵大树的方法。他的意思是,与其琐屑地掌握一部零碎的文学史,不如先找一位创作宏富、文学史地位较高、人生轨迹较长、与各派人物关系较广的作家,在短时间内(比如几个月到半年)将它读全读通。因为是大树,必然主干粗壮,枝叶茂盛,枝杈繁杂,抱住它就等于把握住一段有血有肉有实感的历史,然后像枝叶伸展似地旁及其他。这实在是一条把握时代风云,进而掌握中国现代知识者一个世纪不断进取、追索的路径。本传解读叶圣陶,正是如此。

首先是经过各个历史的面相,来折射一个人物的各个侧面,这样来接近于表达全人。本传所写叶圣陶是作家、是出版家、是语文教育家等等,即他的多面。当然,全传既能抓住叶圣陶多侧面的相与人相的关联,也重视他一以贯之的精神线索。作为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他更是一个永不停止脚步的追索者、思想者。在若干历史的关节点上,传记细致地刻画了他的思想转折过程。比如辛亥五四的新旧转变,大革命失败解放战争胜利的两次择路等。叶圣陶的道路还是很有代表性的:如1912年初叶圣陶加入过社会党三二学社,至讨袁失望才毅然抛弃。这种由反抗黑暗而信仰无政府主义,最终却走向民主科学新文化的人,在当年绝不是个别的。巴金、胡也频的小说里都描写过此类情形,很多人最终走向了社会主义。普遍的思想左倾,是中国知识者的实际。叶圣陶当年的思想已经信奉社会主义,但最后没有应杨贤江邀请去参加共产党的入党仪式。之后左联成立,又没有加入,却一直得到左翼信任(此类例子在传记中很多,如瞿秋白把自己掌握的材料交写小说,丁玲在被押往南京的火车上抛下救急信,写明拾者可交开明书店的叶)。这样的一群在激进的左倾思想面前止步,却先后成为左翼友军的知识分子,我们可以出郑振铎、朱自清、冰心、老舍、巴金等,他们构成了中国现代思想史的一道奇观。这本传记,虽然对此没有结论,却摆出了引人思考的材料。叶圣陶的思想道路与老舍可有一比:因为出身于市民下层,一北一南,习惯于从平民利益出发观察问题、决定政见;憎恨贫富不均,信仰公平正义;对社会主义有某种紧张感同时也被吸引;但追求社会进步、光明始终如一,不投机,不看风向,正派做人如一。传中记载叶圣陶编《苏州评论》时说过,我们的立脚点是一个市民,一个苏州的市民,这是其

我在此重申,不是任何人都适合于写成全传的。而且在当今世风下,写一奇异人、聪明人,找一全德之人如叶圣陶先生来立传就难了。现在这本大型传记已经可以让一位人们熟知的历史人物得到重生,这就足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