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朝《白鹤堂文集》中的《为学》讲述了两个和尚游南海的故事: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四川距离南海,千里之遥,富和尚不能至,贫和尚却靠一只水瓶,一个饭钵到达了。能不能到达南海起决定因素的不在于个人的经济条件,而在于有没有真正地开始行动。这篇小短文旨在告诉求学者,努力才有收获。我们的教师也常常将这样的观念传输给学生,作为励志学生勤奋学习的重要素材,然而,现实教育生活中,我们教师真正理解这则寓言故事了吗?真正地从中有所感悟,影响并改变自己的教育生活了吗?

 

新课程改革已经开启了十余年,有关新课程的理念教师可谓耳熟能详,在培训会上听到过,在校本研修中提起过,在报刊杂志上浏览过。这些先进的教育理念如清风拂面,撞击着教师的教育观、教学观、学生观,而诸多教师也常常以这些新潮的教育新名词,武装自己,时时畅谈新课改,什么自主生成,什么合作探究,什么三维一体,娓娓道之于口中,流淌于笔端。

 

然而,当我们悄悄地走进教室,随意听取教师的一节课堂教学时,却发现那些时髦的理念却不见得有生存的空间,教师仍是课堂的主体,讲台上滔滔不绝,绘声绘色。而学生仍旧是个被动的知识接受者,只知道认真地听讲,小心地记笔记,老老实实、规规距距地坐在座位上。这样的课堂不仅仅表现在常态课上,纵然是一些大型的公开课,亦是如此。课堂流程如行云流水,一帆风顺,教师讲得起劲,学生回答得带劲,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问题解决,任务完成,而听课者对此也大多交口称赞。

 

这样的结局固然很好,但真的是新课改的理想状态吗?据说曾经有位外国的教育专家听过此类的公开课后,不解地问:“既然学生对于教师的每一个问题都能正确的解答,学生看起来什么都会了。那么,这节课还有学习的必要吗?”

 

可见,我们虽然口口声声新理念,但是却没有真正地触及到课改的实践环节,在课堂上教仍大于学,教师仍然高于学生。新课改仅仅停留于理想的教育状态,并没有付诸行动,没有真正地予以实施。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学校,所有的教育者都是这样,有些学校在实践过程中做得也非常之好,诸如杜郞口中学。在这所乡村的中学,没有一流的师资,却靠着先进的教育理念支撑着理想的教育,实现了素质教育的优秀成果,也赢得了全国各地的兄弟学校参观学习。然而,在趋之若鹜的观摩学习中,又有几所学校真正地行动了呢?恐怕大多是“看着心动,听着激动,回去不动吧!”事实上,杜郞口中学不就是在切切实实地践行着新课改的理念吗?它与普通学校的根本区别就是深知先进的教育理念,并敢于实践,肯于实践,勇于实践。

 

朱永新曾经想将他的“新教育实验”更名为“新教育行动”,他认为“只有行动,才有收获。” 理念固然重要,一旦没有根植于实践的土壤,一切都是枉然。再好的理念一旦失去了人的参与,那么只能成为空洞而无用的废纸。

 

行动才有收获。教师不仅应当明白阅读对专业发展的重要意义,更要拿起书本,展卷释读;不仅应当明白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更要将学习还给学生,让学生真正地成为课堂的主宰;不仅应当明白教育要面向学生的未来,更应当理性地对待学生的分数,客观地评价学生。

 

行动才有收获。新课程的改革不能只有口号,不能仅仅停留在理念层次上,而应真正地付诸实践。教师要在课堂上突破,做个李镇西式的教育家;学校要在管理上引领,做个崔其升式的好校长;教育主管领导更要在宏观上指导,做个魏书生式的实践家。

 

行动才有收获,行动无论何时都不会晚,因为只要行动,就会有收获。新课改需要行动,教师需要行动,我们的教育需要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