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两个和尚分别住在相邻两座山上的庙里,两座山之间有一条河,两个和尚每天都会在同一时间下山去河边挑水,久而久之便成了朋友。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左边这座山的和尚没有下山来,右边那座山的和尚心想:“他大概是睡过头了。”哪知第二天,左边这座山的和尚还是没有下山挑水,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有见到左边这座山的和尚的影子。右边那座山上的和尚心想:“我的朋友可能生病了。我要过去看望他,看看能帮上什么忙。”等他看到老友之后,大为吃惊,因为他的老友正在庙前打拳,一点也不像一个星期没有喝水的样子。他好奇地问:“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下山挑水了,难道你不用喝水吗?”朋友带他来到庙的后院,指着一口井说:“这五年来,我每天做完功课后都会抽空挖这口井,即使有时候很忙,但能挖多少算多少。如今终于让我挖出了水,我就不必再下山挑水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练练我喜欢的太极拳了。”

 

  挖口真正属于自己的井,这样就可以不用下山便可汲取清凉甘醇的泉水了。其实,这其中的哲理很值得我们玩味,更值得我们学习,作为教师又何尝不需要挖口真正属于自己的井呢?

 

  教师的职业特点要求教师必须拥有一口真正属于自己的井。教学不是教材知识的转手与贩卖,而要让书本死的知识在学生的头脑中跳跃起来。教师的教学要让学生听得如痴如醉,就必须融入教师个人的观点、个人的见解、个人的智慧、个人的情感。这就需要教师拥有一口真正属于自己的井,这口井要由广阔的教育视野、深厚的知识背景、独特的教育感悟共同建构。而教育视野、知识背景、教育感悟并不是教师与生俱来的,需要教师后天的努力,需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实践,不断地探索。

 

  教师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实践、不断地探索、不断地进步的过程,其实正是自我挖井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正如在坚硬的山地上挖出一眼汩汩的清泉一般,每一锨都要浸透汗水,每一锹都要付出心血。这个过程需要毅力,需要恒心,更需要信念。只要心中充满知识的渴望,充满理想教育的梦想,那么“挖井”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生命的自觉行为,一种独特而幸福的生活状态。

 

  然而,现实生活中,很多教师的头脑中却并没有“挖井”的意识,如同右边山上的那个和尚,每日清晨担水已经成了习惯,他并没有感觉到这“担水”有什么不妥,更没有突破现状的欲望,当然也没有产生“挖井”的想法,甚至当别人提醒他“挖井”之时,还会感觉到不屑:为什么要去“挖井”呢?我现在过得不是好好的吗?诚然,两个和尚每天都在生活,但二者生活质量的差别却是客观存在的,左边山上的和尚挖井之后每日再也不用远行担水,可以心无旁骛地练习他的太极拳,而右边山上的和尚又能够如此吗?

 

  话又回到我们教师,天下的教师千千万万,每天都在进行着同样的生活,但是,我们能说特级教师的教育生活与普通教师的教育生活一样吗?其教育的质量、教育的水平、教育的层次、教育的幸福能够一样吗?每一个教师都有成为特级教师的梦想,其实,特级教师曾经也是普通教师中的一员,他们之所以能够成长为特级教师就在于每天在“挑水”之时,抽出一定的时间挖出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口“井”!

 

  作为教师切莫忘记了挖口属于自己的井,其实,这“挖井”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备课是挖井,上课是挖井,阅读是挖井,思考是挖井……只要教师肯于用心,肯于上心,认真对待教育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节,将其作为提升、跨越、迈进的积累,作为一个个坚实的脚印与步伐,作为挖井的一锨一锹,那么职业成长的“井”,终会越挖越深,直至挖出甘醇的泉水。

 

  苏霍姆林斯基给刚参加学校工作的教师这样的建议:“无论年轻时候充满了多么热烈和紧张的劳动,但是在这个时期里总还是能够找到时间,来逐渐地、一步一步地积累我们的精神财富──教育的明智的。”

 

  教育者的智力财富和教育的明智就是一口真正属于自己的井,愿每一位教师都能挖出属于自己的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