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送走了毕业班,再次接收一年级,自己也犹豫了很长时间,在精力与能力上到底能不能胜任班主任工作?心里真是没底。从这一级的孩子入学的那天起,我一下子感到了力不从心,现在的孩子比以前的孩子入学时年龄小,自理能力差,调皮地不知天高地厚,没有一点家庭教育。面对这样的一群孩子,该怎样来做他们的班主任,引领他们建设班集体呢?在一次次的实践中我摸索着班级管理经验。

 

一、把爱心当成习惯

 

聋校低年级班主任更要善于走近学生,体贴、了解、真心地关爱学生,学生才会亲近你。他们刚进学校,离开了温暖的家庭,离开了父母和兄弟姐妹,对这个新的环境感到的是陌生和不适应,在新的生活和学习中肯定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困难,这就要求班主任像聋生的父母一样,时时刻刻地去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做聋生的贴心人。天气冷了,我及时告诉他们添衣;生病了,我及时带他们去寻医问药,问寒问暖;当他们思想压抑时,我主动找他们聊天,给他们出点子,帮助他们解决学习生活上的困难;让学生感到只要我在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二、在班级琐事中初步树立学生的是非观念

 

低年级的学生,都有“随大流”的习惯,比如一个孩子要上厕所,其他孩子接着就都要去,班里的物品损坏了,一个学生说是谁,其他的学生也都说是他,而不管自己有没有看到。面对这样的情景,我很想用实例来对学生进行教育,我就很用心去发现学生中发生的事情,有一次,班里的门锁坏了,我一来到学校,三四个学生跑过来说白连涛把锁弄坏了,有的学生还用动作描绘着破坏的过程,白连涛哭的脸像小花猫一样了,我问他他就说不是他,其他人异口同声都说是他,我就逐个地问:你看到了吗?有的同学就不确定了,不敢回答,我问白连涛,你看到是谁吗?他说是褚云成,我又问其他同学,是褚云成吗?有的说是,有的不说话,我说你们不说话老师也能查清楚,现在我就去问问一年级的同学和三年级的同学,锁坏了,他们一定看到了,学生立即都说是褚云成,褚云成也承认是她推门时用力过猛把锁弄坏了,我说你们都在撒谎了,只有白连涛说实话,老师现在就奖励给他一朵小红花,而你们这一大周都不会得到红花的。这件事也引起了我的思考,聋人群体中都有所谓的“头儿”在控制,这在我参与过破案的很多聋人案件中深有体会,而这一种现象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出群体控制,班主任在低年级就要及早发现并正确引导。

 

三、大红花的引领

 

结合低年级学生的年龄特点,我觉得比赛很能提高他们的积极性,促进他们养成良好的习惯。为此班级里设置了每周之星的评比活动,每一天谁上课认真听讲,作业完成的好,卫生打扫积极,做操认真,课下不打闹等等都会得到一朵小红花,而每一大周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我都会当着家长的面进行公开评比,每周之星的获得者将会戴上我制作的大红花,站到讲桌前我给他拍照片并把照片放到电脑里展示。得到的同学兴奋极了,得不到的同学羡慕不已,这一评比不仅激发了学生的积极性,家长的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哪个学生几周都没得到大红花,家长都着急,这样的比赛形式很好的促进了学生的发展,在学习、纪律、卫生等方面班级逐渐走上了正轨。

 

四、活动的力量

 

在学校开展的各项活动中,我都带着学生们积极准备。今年秋天学校举行的趣味运动会中,我和学生一起练习我们班参加的比赛项目,在练习过程中,好像心都年轻了。在运动会结束时,虽然我们班的成绩不如人意,但是我在总结这次活动时,表扬了白连涛认真,褚云成勇敢,薛俊田灵活、朱继强有责任心、王立霞努力、明立媛团结,赢了的也开心,输了的也开心,每个人都在活动中表现出了优秀的一面。活动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借助活动来凝聚班级的正能量。

 

有人说:“人生不在于拿一副好牌,而在于把一副坏牌打好!”班级管理何尝不是这样,遇到什么样的班级什么样的学生不是我说了算的,而我能努力做到的就是带领他们行走在通往主流社会的路上,也许有的学生走的快些,有的走的慢些,只要走着,就会遇上隆重的庆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