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摘 要:目的 调查聋校师生的手语使用现状,为有效实施聋校教学、开展聋教育相关研究提供参考。方法 采用调查研究的方法,整群抽取乌鲁木齐市聋人学校教师、学生为研究对象。结果教师采用手语教学法开展教学活动且多使用混合手语;聋生对中国手语的学习和掌握程度显著低于教师、常用本地手语的人数比例则相对较高;教师之间、师生之间、聋生与校外聋人之间的常用手语类型均呈现差异,为聋生有效学习和参与社会生活增添了挑战。

 

关键词:聋校;本地手语;中国手语

  

手语是聋人社会交际的工具、聋校教育教学的重要辅助手段,[1]是聋教育领域的研究热点。由于地域、文化的不同,各地区的聋人手语存在一定差别,某一地区的手语“方言”被称为“本地手语”或“地方手语”;为了实现中国各地手语的统一与标准化,1988年中国聋人协会出版了《中国手语》,其中收录的手势被称为标准、通用的“中国手语”。本研究旨在通过调查与分析乌鲁木齐聋人学校教师、聋生的手语使用情况,为有效实施聋校教学、开展聋教育相关研究提供参考。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取整群抽样的方法。教师样本选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简称乌市)聋人学校各科、各学段专职教师51人,其中:男性13人、占25.5%,女性38人、占74.5%;按年龄分为三组:30岁以下的新教师12人、占23.5%3050岁的中青年教师35人、占68.6%50岁以上的老教师4人、占7.8%。学生样本选取乌鲁木齐市聋人学校初一至高三学段的聋生99人,年龄范围1425岁,其中:男生50人、占50.5%,女生49人、占49.5%

 

1.2 方法

 

使用“国家手语和盲文研究中心”于2011年编制的《手语使用状况抽样调查(聋生)问卷》《手语使用状况抽样调查(教师)问卷》开展调查研究,内容涉及:民族、学段等基本信息,本地手语、中国手语的学习情况,生活、学习过程中的手语使用情况,对研究制定通用手语的态度等。师生问卷合计发放150份,回收150份,回收率100%、有效率100%。使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分析,差异性检验采用Pearson卡方系数。

 

结果与分析

 

2.1 手语学习途径和类型

 

聋生样本中,家长均为健全人的占88.9%,他们主要通过在校向老师、同学学习手语或使用《中国手语》书自学;其他11.1%的聋生拥有聋人亲属,可向聋人亲属学习手语。教师手语由“工作后同事教授”的比例最大,占62.7%;通过“职前学习”、“参加培训班”和“自学手语”的教师比例分别为7.8%11.8%17.6%

 

《中国手语》是目前我国聋校师生学习中国手语的重要标准和工具,在填答“是否看过《中国手语》书”时,教师样本选择“全部看过”的占74.5%、“看过一些”的有25.5%,聋生样本中选择“全部看过”的仅1.0%、“从未看过”的占8.1%。(表1)教师对《中国手语》书的学习程度显著优于聋生(P0.01)。进一步分析发现:师生对《中国手语》书的学习使用程度越高、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越好(P0.01),提示《中国手语》书对中国手语学习有重要促进作用。

 

1  师生《中国手语》书的学习情况

 

 

全部看过

看过一些

从没看过

小计

教师

38(74.5%)

13(25.5%)

0(0.0%)

51(100.0%)

聋生

1(1.0%)

90(90.9%)

8(8.1%)

99(100.0%)

合计

39(26.0%)

103(68.7%)

8(5.3%)

150(100.0%)

 

总体上看,师生的手语学习内容为中国手语或混合手语。其中,76.5%的教师以学习混合手语为主,单纯学习中国手语的占23.5%,未见单纯学习本地手语者;使用混合手语可能更满足高年级聋生的使用习惯和教师的教学需要,随着教师任教学段的升高,主要学习混合手语者的比例呈现增长趋势(P0.05)。(表2

 

不同学段教师的手语学习类型

 

 

本地手语

中国手语

混合手语

小计

小学

0(0.0%)

7(46.7%)

8(53.3%)

15(100.0%)

初中

0(0.0%)

4(25.0%)

12(75.0%)

16(100.0%)

高中

0(0.0%)

1(5.0%)

19(95.0%)

20(100.0%)

合计

0(0.0%)

12(23.5%)

39(76.5%)

51(100.0%)

 

2.2 手语的掌握情况

 

乌市聋校师生不同程度地掌握本地手语,自我报告对本地手语“掌握很多”者占师生总人数的24.7%,“基本不会”本地手语者仅3人、占2.0%,且均为近期从普通学校转来的聋生。(表3)经检验,师生本地手语的掌握情况无显著差异。

 

3  师生本地手语的掌握情况

 

 

掌握很多

掌握一些

基本不会

小计

教师

13(25.5%)

38(74.5%)

0(0.0%)

51(100.0%)

聋生

24(24.2%)

72(72.8%)

3(3.0%)

99(100.0%)

合计

37(24.7%)

110(73.3%)

3(2.0%)

150(100.0%)

 

在掌握标准的中国手语方面,教师表示“掌握很多”的接近50.0%,而聋生的这一比例仅为17.2%76.8%的聋生对中国手语“掌握一些”,“基本不会”的有6.0%。师生掌握中国手语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相比之下,教师对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更为乐观。(表4

 

4  师生中国手语的掌握情况

 

 

掌握很多

掌握一些

基本不会

小计

教师

25(49.0%)

26(51.0%)

0(0.0%)

51(100.0%)

聋生

17(17.2%)

76(76.8%)

6(6.0%)

99(100.0%)

合计

42(28.0%)

102(68.0%)

6(4.0%)

150(100.0%)

 

教师群体内,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在不同年龄组之间也呈现差别(P0.05),年青教师对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优于老教师。(表5

 

不同年龄组教师的中国手语掌握情况

 

 

掌握很多

掌握一些

基本不会

小计

≤30

9(75.0%)

3(25.0%)

0(0.0%)

12(100.0%)

30≤50

16(45.7%)

19(54.3%)

0(0.0%)

35(100.0%)

50

0(0.0%)

4(100.0%)

0(0.0%)

4(100.0%)

合计

25(49.0%)

26(51.0%)

0(0.0%)

51(100.0%)

 

2.3 手语使用和效果评价

 

被调查的51名教师均采用手语教学法开展教学活动,而日常生活、学习和教学过程中师生常用的手语类型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P0.01):教师以使用混合手语为主,单纯使用本地手语和中国手语者所占比例小于25.0%;而单纯使用本地手语或中国手语的聋生比例超过了65.0%,且高中聋生常用本地手语和混合手语者的比例显著高于初中聋生(P0.01)。(表6、表7

 

师生常用的手语类型

 

 

本地手语

中国手语

混合手语

小计

教师

3(5.9%)

9(17.6%)

39(76.5%)

51(100.0%)

聋生

35(35.4%)

31(31.3%)

33(33.3%)

99(100.0%)

合计

38(25.3%)

40(26.7%)

72(48.0%)

150(100.0%)

 

初、高中聋生的常用手语类型

 

 

本地手语

中国手语

混合手语

小计

初中

15(28.3%)

24(45.3%)

14(26.4%)

53(100.0%)

高中

20(43.5%)

7(15.2%)

19(41.3%)

46(100.0%)

合计

35(35.4%)

31(31.3%)

33(33.3%)

99(100.0%)

 

在师生常用手语类型存在差别的情况下,聋生对于教师教学使用的手语能够“理解大多数”的有33.3%,“基本不能看懂”的占2.0%;同时,教师认为自己的手语可以被聋生“理解大多数”的仅有5.9%,相信聋生“基本不能看懂”自己手语的比例达到23.3%。(表8)教师对自身在教学过程中使用的手语可理解程度持更为消极的态度(P0.01)。

 

8  师生对教师手语可理解程度的评价

 

 

大多能懂

部分能懂

基本不懂

小计

教师

3(5.9%)

36(70.6%)

12(23.5%)

51(100.0%)

聋生

33(33.3%)

64(64.7%)

2(2.0%)

99(100.0%)

合计

36(24.0%)

100(66.7%)

14(9.3%)

150(100.0%)

 

此外,43.4%的聋生认为各位教师在教学中使用的手语“不太一样”或“不一样”,83.9%的聋生经常或有时发现自己使用的手语与校外聋人的手语存在差别。师生之间、教师之间、聋生之间的手语使用差异为聋生的有效学习和生活增添了挑战:5.1%的聋生在课堂教学过程中感到理解教师手语有极大困难、85.9%的聋生表示或多或少有些困难、认为没有困难的仅9.1%88.9%的聋生表示与校外聋人进行手语交流“有些”或“有很大”困难;84.9%的聋生认为本地电视台手语新闻节目中的手势“仅能看懂一些”或“完全不能看懂

 

不仅师生手语使用使用类型的差异影响聋生的有效学习和生活,聋生自身的手语掌握情况也可能增加其学习方面的困难。研究发现,聋生对本地手语、中国手语的熟悉和掌握程度越高,其听课过程中遇到的理解困难越少(P0.01)。(表9

 

聋生本地手语和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对其课堂学习的影响

 

 

困难很多

 

本地/中国

有些困难

 

本地/中国

没有困难

 

本地/中国

 

 

小计

会很多

5.4%/9.1%

83.8%/86.4%

10.8%/4.5%

100.0%/100.0%

会一些

1.7%/2.7%

89.7%/86.7%

8.6%/10.6%

100.0%/100.0%

不会

50.0%/50.0%

50.0%/50.0%

0.0%/0.0%

100.0%/100.0%

合计

5.1%/5.1%

85.9%/85.9%

9.1%/9.1%

100.0%/100.0%

 

2.4 对“中国手语标准化”的期望

 

    大多数聋校师生对“中国手语标准化”表示迫切需求,但从总体上看,双方存在显著的态度差异(P0.05):绝大多数教师表示支持和赞同,希望相关研究部门对现行中国手语的词汇量、形象性、便捷性等予以改进和统一;25.2%聋生认同目前使用的本地手语、中国手语,对中国手语的标准化发展持反对或中立态度。(表10

 

10  师生对中国手语规范化的期望

 

 

希望

不希望

不知道

小计

教师

48(94.1%)

2(3.9%)

1(2.0%)

51(100.0%)

学生

74(74.7%)

15(15.2%)

10(10.1%)

99(100.0%)

合计

122(81.4%)

17(11.3%)

11(7.3%)

150(100.0%)

 

讨论

 

3.1 乌市聋校师生手语使用的基本情况

 

对乌鲁木齐市聋人学校的99名聋生学习和使用手语现状的调查发现:学校是其手语学习和使用的重要场所;《中国手语》书的学习和使用对提高中国手语的掌握程度有明显的促进作用,而聋生对《中国手语》书的学习程度显著低于教师,其掌握本地手语则更为熟练、常用本地手语的人数比例高于教师,且随着学段的升高而呈现增长趋势;聋生的手语掌握情况对其课堂学习有显著影响,表现为中国手语和本地手语的掌握程度越高、课堂中遇到的理解困难越少。

 

对教师而言:“工作后同事教授”是重要的手语学习途径;不同任教学段的教师手语学习类型有明显差别,更多低学段教师以学习中国手语为主、高学段教师则更多学习混合手语,可能与各学段聋生手语使用习惯、教学内容对教师手语词汇量的要求不同有关;在中国手语的掌握情况方面,教师显著优于聋生、年轻教师显著优于老教师;日常教学过程中,教师均采用手语教学法且多使用混合手语,与聋生有明显差别;教师对自身在教学过程中使用的手语可理解程度持较为消极的态度,提示教师能够察觉师生之间的手语使用差异及其对教学的影响。

 

聋校教师之间、师生之间、聋生与校外聋人之间的常用手语类型均存在差异,为聋生有效学习和参与社会生活设置了障碍。为了提高相互沟通的有效性,94.1%的教师和74.7%的聋生迫切呼唤“中国手语标准化”发展。

 

3.2 对“中国手语标准化”的思考

 

近代以来,由于各地语言文化差异、西方殖民活动、时代变迁等原因,中国各地聋人手语或多或少地存在本土化特点。“中国手语标准化”是指对中国社会存在的多种手语进行规范,选择一种手语作为共同语,或者对共同语的多种变体进行规范;[2]有利于全国各地聋人的交往、有利于聋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有利于聋人工作的开展、有利于聋人手语的研究。[3]为推动“中国手语标准化”,中国政府经历了长期努力,相继出版了《聋哑人通用手语草图》《汉语手指字母方案》《聋哑人通用手语图》《中国手语》等,在“中国手语标准化”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不过中国手语体系的发展完善、中国手语的推广普及还均在较大的努力空间,对此,中残联已将“加强中国手语研究、规范工作”列为今后的工作要点。[4]

 

  基于本次调查获取的相关数据、参考以往的其他研究,本研究对“中国手语标准化”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聋校是聋生学习和使用手语的重要场所,推进中国手语标准化须从基层聋校开始,[5]聋校应重视师生手语培训,通过开设专门的中国手语课程提高师生的手语沟通交往能力、培养中国手语的使用习惯;

 

第二,学习和使用《中国手语》书是目前国内最常用的聋人手语工具书、在语言学习中与《新华字典》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对中国手语的掌握有显著的促进作用。针对聋生亟需加强中国手语学习的现状,相关部门宜努力为聋校提供经费支持,尽早实现聋生人手拥有一套《中国手语》书,为中国手语的普及推广创造条件;

 

第三,加强聋校师生手语使用方面的研究,在广泛收集和比较各地手语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中国手语词汇,使中国手语更加简洁、形象化、贴近生活、更具实用性。[6]

 

参考文献

 

1 程义基,赵锡安,雪湘明.聋教育入门[M].北京:华夏出版社,1993:122-123.

 

2 沈玉林.手语多样性、标准化及手语语言建设的问题与思考[J].中国特殊教育,2008,6:36-42.

 

3 孟文.推广应用《中国手语》之浅见[J].中国残疾人,1994,9:39-40

 

4 中国残联教就部教育处.手语工作基本情况介绍[J].中国残疾人,2006,9:52-53.

 

5 刘臻.重视中国手语的规范化[J].考试周刊,2007,29:137.

 

6 中国残联教就部,中国聋人协会.关于中国手语研究与推广工作的调查研究[J].中国残疾人,2009,9:54-55.

 

注:本研究为乌鲁木齐市“十二五”教育科研规划重点课题“思维导图在聋校阅读教学中的行动研究”(项目号SJKY2011ZOO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