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记忆及其分类

 

  (一)作为贮存的记忆及其分类

 

  记忆是个体对其经验的识记、保持和再现(回忆和再认)。从信息加工的观点来看,记忆就是信息的输入、编码、储存和提取。记忆曾被比喻为“贮藏室”或“图书馆”。在现代心理学中,“贮藏室”的比喻源于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HEbbinghaus1885)。艾宾浩斯强调记忆系统保持或贮存事物的能力。支持这种观点的研究者主张,材料一旦被学会并贮存,某种变式或者至少一部分材料通常就保留在记忆中。这些理论家认为,提取失败仅仅是记忆系统没能找到已贮存事物的结果,就像图书被放错位置而让一位借书者来找这本书一样。依据这种观点,遗忘的东西实际上是那些在记忆中没有找到的东西。进而言之,这种遗忘导致早先呈现东西的一种缺失。如果你让我到商店买五样东西,我可能只买了四样,遗忘了一样。信息加工理论承袭了艾宾浩斯的传统。信息加工理论认为,记忆可以看成是由若干相互联系但又彼此独立的贮存器组成的一个系统。

 

  根据信息的加工阶段,记忆分为感觉记忆、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等。感觉记忆是外界信息进入感觉通道,并以感觉映象的形式保持的记忆。感觉记忆的特点是瞬间能存储大量的信息,进入感觉器官的信息几乎都被存储。虽然感觉记忆的信息量很大,但信息本身未经任何加工且保存的时间很短。有研究表明,视觉信息约在一秒钟内衰退,听觉信息约在四秒钟内衰退。

 

  进入感觉记忆的信息在短时记忆中得到加工。短时记忆的容量是有限的,其存储的信息量较少。短时记忆的信息容量为7±2个组块。所谓组块是指人们熟悉的一个独立刺激整体。例如,数字、英文单词、汉语词组、句子等都可以被用来作为组块。这就是短时记忆的组块理论。可以用下面的小实验来验证这个理论。请你读一遍下面的一行随机数字,然后合上书,按照原来的顺序,尽可能多地默写出来:82974056395;现在再读一遍下列随机字母,然后用上述相同的方法来测试自己的记忆:IKONTGMCUX。假如你的短时记忆像一般人那样,你可能回忆出7个数字或字母,至少能回忆出5个,最多能回忆出9个,即7±2个。信息在短时记忆中存储的时间较短,通常不超过1分钟,但短时记忆又是唯一对信息进行有意识加工的记忆阶段。

 

  长时记忆是指信息储存时间在1分钟以上,有的甚至是可以保持终身的记忆。例如,我们都能长时间地记住许多材料,可以准确地回忆起许多儿童时代做游戏时唱过的歌谣和其他很多细节等等。在长时记忆中存储的信息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例如,长时记忆中的信息可分为程序性知识和陈述性知识。程序性知识是关于如何去做的知识,是通过熟练的行为和认知程序来表达的。人们关于程序性知识的记忆通常是技能记忆。例如,一个人能骑自行车,但却不能用语言来表达这种知识。程序性知识是通过练习而获得的。陈述性知识是关于是什么的知识,是个体对事实的记忆,是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的。陈述性知识的回忆需要意识伴随或意识努力,也依赖于学习时信息的前后关系。

 

  陈述性知识可以分为两种形式:情节记忆和语义记忆。情节记忆是个体的亲身经历和与特定的时间地点有关的信息。例如,参加生日聚会的信息、某个比较愉快的经历等能使人产生强烈的情感体验的信息,通常会作为情节记忆而被储存。语义记忆存储与特定时间、地点无关的语言信息,如语言符号、单词、概念、公式、定理等。

 

  (二)作为重建的记忆

 

  艾宾浩斯传统并不是记忆研究的唯一传统,19世纪30年代,英国心理学家巴特莱特(FBartlett)的研究被证明其影响力与艾宾浩斯一样大。巴特莱特认为记忆并不是以纯正、孤立、静态的形式储存的,它不可避免地要与一些已有知识相混合,由此形成一种将多个经验片段联系在一起的表象。对于巴特莱特而言,同样是让你去商店买五样东西,你可能会买回来五样东西,但其中一样却不是让你买的。巴特莱特注意到,除了这些有趣的“闯入”错误外,他的被试还经常对先前呈现的材料进行一些小调整。比如,如果我对乘筏子漂流很熟悉,那么在作为被试阅读并记忆一篇关于几个朋友驾驶帆布艇游玩的故事时,我可能会将驾驶帆布艇这种不熟悉的活动记忆成较熟悉的乘筏子漂流。当进行提取时,如果让我说出这些人在山涧中做什么,我可能会说“乘筏漂流”,这就表明我已经把原先的材料转换成了与我更有关的材料。与艾宾浩斯传统强调记忆量──“我们保留了多少经验”──不同,巴特莱特传统更重视记忆的质──“这个人记住了什么东西”。现代认知心理学使这两种传统互相补充,共同对记忆进行描述。

 

  重建记忆的研究者与皮亚杰主义者一样,认为记忆是“应用的认知”。建构性记忆的支持者认为,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记住的多数事物,是有意义的、有组织的事件或结构性信息,而不是经典实验室研究中所使用的孤立的、基本上无意义的、须死记硬背的“项目”。而且,有意义的结构输入,不只是在储存时复制或印刻到记忆里,在提取时同样如实可靠地再次复制或再现;相反,理解和记忆中的编码活动,是某种与皮亚杰的“同化”同属一类的过程,是对输入的内在概念表征的建构过程。记忆建构无视输入的某些特征,只强调其他一些特征,整合或重组另外一些特征,甚至加入了一些实际输入中并没出现的信息。

 

  与建构性记忆相类似,提取也是一个主动的同化重构构成。这颇像考古学上对某种古老文化的重建,它的根据包括建筑碎片、陶瓷碎片及其他人工制品,外加上许多逻辑推测、概念整合以及纯粹是考古学家自己的猜测。人们在日常的意义记忆中,也常常涉及主动、随意和无意识的建构和重构,不管这种建构是自动化的还是有意而为的。

 

  按照建构主义论点,在加工、储存和提取信息时,我们总是不断地作出这种自发的推论和解释。这一论点受到诸多事实的支持,例如在记忆测验中,我们甚至可能无法辨别什么是直接听到的或看到的,什么是我们建构的。例如,在听到“箱子在树的右边”和“椅子在箱子的上面”后,幼儿可能错误地认为“椅子在树的右边”是所听到的句子之一,因为后面这个句子在意义上与他们所建构的关于输入的心理表征相一致。在某些情境中,与实际呈现的某个命题相比,幼儿甚至可能更确信,他们听到过某个语义上一致而实际并没呈现过的命题。

 

  与成人一样,幼儿也有建构性记忆。小学生已经表现出上述的各种建构记忆现象。如果幼儿不能进行这些自发的推论、整合、精细加工和重组,他们就几乎不可能进行日常的对话。在理解和记住说话人所说的话时,有大量内容必须是由听话者假定、预测和补充的;在日常会话中,有大量隐含于言谈中的信息是不明显和省略的。随着幼儿的成长,他们一般更倾向于作出各种推论,从而就他们所经历的内容形成某个全面、综合和有意义的记忆表征。

 

  建构性记忆中最重要的发展变化,或许是幼儿用以进行建构性记忆的知识结构上的变化。随着幼儿获得了故事和情节图式、日常活动的程式、范畴知识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心理模板”,他们将会自动地利用这些模板,在储存时建构性地加工输入的信息,在提取时加以重构。

 

  二、遗忘与记忆的回涨

 

  (一)遗忘

 

  谈到记忆自然要谈及遗忘,遗忘是记忆的另一面。每一个人都经历过遗忘,如果知道的东西或不久以前记住的一些信息不能再认或回忆起来,我们就认为它们被遗忘了。遗忘并不完全等同于不知道。如果让一个孩子记忆20个词,而他却只能回忆10个词,但不能说他遗忘了剩余的10个词。因为他本来就不能完全记住这20个词。在开始记忆测验的一段时间后,再让幼儿回忆以前所记住的20个词时,遗忘就可能会发生。如果幼儿在第一次记忆测验中能记住10个词,但是在第二次测验中却只能记住其中的5个词时,我们就可以说幼儿遗忘了5个词,或者记住了50%

 

  为什么会产生遗忘?对于遗忘原因的解释,主要有四种不同的理论:衰退理论、干扰理论、提取失败理论和动机性遗忘理论。衰退理论认为,遗忘是记忆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退的结果。例如,对于幼儿已经记忆过的一首古诗,如果没有反复背诵和抽查,在幼儿头脑中保留下来的痕迹就会随时间的推移而自动消失。从信息加工心理学的观点来看,记忆痕迹是指记忆的编码。从巴甫洛夫条件反射理论来看,记忆痕迹是指在感知、思维、情绪和动作等活动时大脑皮质有关部位所形成的暂时神经联系。暂时神经联系的形成使经验得以识记和保持;暂时神经联系的恢复,使旧经验以回忆、再认等形式表现出来。可见,记忆痕迹只是一种形象的比喻说法。

 

  干扰理论认为,遗忘是因为我们在学习和回忆之间受到其他刺激的干扰之故。一旦排除了这些干扰,记忆就能够恢复。干扰理论的最早研究是睡眠对记忆的影响。在一个实验中,让儿童识记无意义音节字表,达到一次能正确背诵的标准。一种情况是识记后即入睡,另一种情况是识记后继续日常工作。然后分别在1248小时后,再让儿童回忆学习过的材料。日常工作干扰了对原先学习材料的回忆,其效果都低于睡眠的儿童。新近的一个研究结果表明,有梦睡眠比无梦睡眠的保持差,也表明干扰对记忆的影响。

 

  提取失败理论有这样的例子:有时我们不能回忆起某事,但又知道这件事是知道的。有时我们明明知道某人的姓名或某个字,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事后却能忆起;有时我们明明知道试题的答案,一时就是想不起来,事后正确的答案不假思索便油然而生。这种明明知道某件事,但就是不能回忆出来的现象称为“舌尖现象”或“话到嘴边现象”。这种情况说明,遗忘只是暂时的,就像把物品放错地方怎么也找不到一样,提供检索线索就能提高回忆成绩。例如,黄昏时分,远处站着两个人,既看不清面貌也听不到谈话声;缺乏必要的线索,往往会发生再认错误。

 

  动机性遗忘理论认为,遗忘是因为我们不想记,而将一些记忆推出意识之外,因为它们太可怕、太痛苦、太有损于自我。这种理论也叫压抑理论。对成年人回忆儿童时代的经验的研究发现,大多数原初经验的共同情绪是同高兴相联系(占30%),其次是害怕(占15%),再次是愤怒、痛苦和激动。总之,不愉快的事件更容易遗忘。另一个收集早期经验的实验研究表明,许多为研究者判断为创伤性记忆的儿童往往将自己的经验有选择地重新编码为中性的甚至愉快的。显然,我们能重新组织自己的童年经验,以便记住过去的“美好时光”。但实际生活并非如此,只是“应该如此”而已。

 

  总之,遗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上述每一种理论都能解释遗忘的部分现象但不能解释所有的遗忘现象。因此,对于遗忘的原因,应当把上述四种理论综合起来加以解释。

 

  (二)婴儿期遗忘症

 

  婴儿期遗忘症是指,婴儿有记忆的表现,但是,在以后的幼儿期和成人期,他们却不能回忆起婴儿期经历的现象。长久以来,人们认为他们完全不能回忆起这种早期经历,弗洛伊德将这种令人困惑的记忆局限称为婴儿期遗忘症。尽管目前关于这一现象的原因尚不清楚,但一些新近的研究认为,它并非如以往所认为的那样完全遗忘。弗洛伊德(1963)认为婴儿遗忘症的原因在于:因为婴儿和幼年期的恋母情结常常是痛苦的,所以与这些感受相关的记忆都受到了压抑。现在很少有科学家还同意弗洛伊德的观点。更多的科学家认为,儿童在2岁以前,不具备将短时记忆中的信息转入到长时记忆系统中的能力。然而,这似乎不太可能。有一些研究表明:916个月的婴儿就能够将一些简单的经历进行编码并且可以保存长达1年的时间。还有一些研究表明:婴儿在1岁期间对自己所经历的事件的记忆与3岁时的一样多。这就清楚地表明婴儿和幼年期的儿童具备了长时记忆。

 

  另一种观点认为,人类个体之所以不能记住发生在两三岁以前的事情,是因为个体在婴儿期对信息进行编码的方式与在以后的各个阶段中对信息的提取方式不相匹配而造成的。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个体对事情的记忆程度主要取决于信息在被存入与在被提取时所用的加工方式的一致程度。在记忆的重构过程中,我们使用了那些并不适合在婴儿和幼儿期对事件编码的成人的图式和表征。

 

  (三)记忆的回涨

 

  还有一种记忆现象就是记忆的回涨。记忆的回涨是指,第一次记忆测验以后一段时间里幼儿又回忆起了一些测验项目的现象。比如,如果幼儿在第一次记忆测验中回忆出了10个项目,过了一段时间后,假设他在第二次记忆测验中回忆起了8个项目,其中有5个项目是第一次记忆测验中回忆出的项目,而另外3个项目却是第一次记忆测验中没有回忆出的,其中这3个项目就被认为是记忆的回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