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如前所述,心理咨询大体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时期。以下就各个时期及各个时期可能出现的问题予以介绍。

 

一、心理咨询初期的诸问题

 

办“杂志”有三期之说。就是说,杂志是办了,并且发行了三期,可是三期之后,是继续发行呢?还是停刊、废刊呢?往往是对编辑部的严峻考验。心理咨询也有三次之说,也有被称为“只能三次咨询”的咨询者。这是指咨询者能够促使来访者勉强坚持来三次心理咨询,但是不能继续下去,三次以后就出现“中断”局面或中止状况。

 

不管怎样,去心理咨询中心先见一下咨询者,了解一下咨询者是怎样的人,心理咨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往往是来访者第一次前来咨询的意图。抱着这样的意图前来心理咨询的来访者,第一次主要是主诉自己存在的问题,自己的烦恼和不安等。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即使咨询者只是“嗯、嗯”倾听着,总能勉强过去。第二次,来访者往往特别注意确认咨询者到底是不是真正理解自己,因此,咨询者需要表现出对来访者最大限度的理解态度。这样的话,来访者就会在第三次咨询时不局限于主诉表面的问题,而会深入到问题的实质中去。

 

当然,也有三次就能为来访者解决问题的咨询者,这时候就不能称之为“只能三次咨询”的“咨询者”。这种情况往往要么是来访者的问题较轻,要么就是来访者正在走向好转的过程中恰好让这个幸运的咨询者碰上了。表明三次咨询就可以帮助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由此采取相应的咨询方法的心理疗法专家之外,一般的心理问题往往不是三次就可以帮助来访者完全解决问题的。

 

在心理咨询的初期阶段,对咨询者最重要的课题,是如何确立与来访者之间相互信赖的协调关系问题。如果不能确立与来访者之间相互信赖的协调关系,在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访者在严峻的自我探索的路上就无法与咨询者同步共进。

 

在这一阶段,第一印象非常重要。“万事开头难”,受理咨询谈话之后,心理咨询的第一次咨询者与来访者的会面,往往是非常关键的,也直接对今后的心理咨询的展开产生着重要的影响。

 

从来访者方面来说,总会考虑为自己心理咨询的咨询人员会是什么样的人,能不能理解或同情自己,由此而感到不安和紧张并增强自我的防卫机制。来访者一方面希望获得他人的理解和同情,另一方面又不希望他人理解和同情自己,往往在这样一种复杂而矛盾的心理状态下开始第一次心理咨询的。

 

与来访者相比,咨询者对来访者的第一印象往往比较倾向于客观的。不过,咨询者往往也会考虑前来求询的来访者是一个怎样的人,处于什么样的心理状态,自己应该如何展开心理咨询等问题,因而也存在着期待和不安的心理。

 

来访者必须对咨询者抱有好的印象,否则就无法迈出心理咨询的第一步。咨询者对来访者也应该抱有肯定的感情,但是,如果这种感情到了一种极度肯定的程度的话,就往往会导致失去客观性,因而会导致产生“逆转移”的可能性,需要引起咨询者的注意。

 

心理咨询过程中咨访关系的建立也有“一见钟情”的时候。当然,和其他人际关系一样,比较多的则往往是在咨询的开始阶段慢慢建立起来的,这就是信赖关系的建立和形成的阶段。

 

影响信赖关系的建立的因素有很多,在心理咨询初期,特别应该注意回避以下的诸种态度和问题。

 

第一,回避空头的议论。

 

一般而言,咨询者原则上应该避免与来访者之间的议论。心理咨询是通过咨询者和来访者之间的谈话来求得问题解决的,咨询初期,作为咨询者的主要任务是要善于诱导来访者的谈话,要耐心倾听并细心观察来访者的言谈举止,不要轻易打断来访者的谈话。需要就某个问题与来访者展开讨论的话,可以等到咨询后期再进行。特别是由于对某个问题、某种知识的议论,往往容易导致来访者回避自己的问题,从而影响到心理咨询过程中的感情表现。

 

第二,回避对来访者的表扬和夸奖。

 

在心理咨询的初期,对来访者的言行不要轻易、随便给予夸奖。在心理咨询初期,来自于咨询者的夸奖,往往意味着咨询者的喜好、价值观和期待,这就很容易导致来访者盲目地追求来自咨询者的价值认同,从而陷入一种规定来访者自我表现方向的危险性。从另外的含义来讲,这也剥夺了来访者表现的自由和试行错误的自由。

 

第三,回避过早的解释。

 

过早的解释,无论妥当与否,都会对来访者产生负面的影响。因为解释毕竟是一种推理,既然是推理或猜测,就总会有不确切的地方。对来访者的问题如果解释错误的话,往往会引起来访者的误解,认为咨询者没有或不能理解自己,也会认为咨询者在强加于己而出现反抗情绪。

 

不过,由于心理咨询次数的限制、在心理咨询初期不得不给予一定解释的时候,咨询者则一定要注意确认与来访者之间的信赖关系是否已经形成。

 

第四,回避早期的诊断。

 

本身在心理咨询中就有不使用“诊断”这一个词的倾向,因为“诊断”往往和“病”联系在一起。

 

这里所讲的“诊断”,是指对“问题行动群”的命名。如果咨询者随意告诉来访者:“你精神上确实有问题”“你是××神经症”的话,来访者就会立刻形成“我是精神有毛病”“我是神经病患者”的自我概念。根据自我的理论,人的行为是由自我概念(对自己的认识,一种自我评价)所左右的。如果一旦认为“自己是神经病患者”的话,就会对自己采取“反正自己是神经病患者”的否定态度。

 

心理咨询的目的是为了促使来访者“行动的变容”。因此,要促使来访者自己去考虑自己的问题,并向自我理解的方向发展。

 

如果来访者无论如何都希望咨询者能诊断一下,否则不肯接受心理咨询的话(例如,“我是精神病吗?”),可以依赖或介绍精神科医生。同样,如果咨询者无论如何希望知道来访者的诊断名(病症名),否则对开展心理咨询心存不安的话,可以考虑请医师来做出相应的诊断。为不能成为心理咨询对象的来访者做心理咨询,在伦理规范上也是有问题的。

 

第五,回避提问敏感的问题。

 

在心理咨询的初期,咨询者应尽量不提问让来访者听起来不高兴或引起来访者讨厌的问题,以免引起来访者产生“抵抗”的心理反应,从而影响心理咨询的顺利展开。

 

所谓敏感的问题,譬如性的问题、相貌的问题、个人的私生活问题等。从问题的性质来考虑,可能有时必须询问一些敏感的问题(作为咨询者的看法),但是如果来访者并不情愿谈的话,那么,所谈的内容也肯定会缺乏具体性。来访者的这样一些心理反应,作为咨询者应从感觉上洞察到,只有咨访双方确认彼此的信赖关系已经建立并彼此抱有好感时,来访者才愿意谈一些敏感问题,而且往往是自发的。

 

最后,回避对他人的辩护和责难。

 

前来心理咨询的来访者经常会埋怨他人,说自己的父母、自己的上司、自己的配偶或其他咨询人员、教师的不好之处、坏话等。对此,咨询人员在心理咨询初期最好不要为来访者所抨击的人辩解什么为好。“我想,这并不是恨你才这样说的。”“可能当时上司也有难言之苦吧?”“父母哪有不为子女好的?”等辩解之词,往往会使来访者感到咨询者和父母、上司站在一边,而不能理解自己,从而导致对咨询者的不信任。

 

如第四章所述,咨询者对来访者的基本姿态之一,应该是具有律师的态度,即站在来访者一边,为来访者说话。但是,这也不是鼓励咨询者站在来访者的一边并附和着来访者的调子说:“这的确是你父母不好。”“他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你的上司是不是有毛病?”等责难的话。因为人比较多的情况是共有爱与憎、信任与不信任、厌恶与喜欢等相反的感情,来访者在埋怨他人的同时,也隐藏着正面的感情。譬如自己说自己的父母不好则罢,当别人指责自己的父母的时候,自己就会火冒三丈并为自己的父母辩解或抨击对方。自己说自己的妻子的坏话可以,可是当听到别人在说妻子的坏话时,自然就会感到不快。这种相反感情共存的心理,就被称为矛盾情绪(ambivalence)。这种感情是人人俱有的,但是,当这两方面的感情过于激烈、过于矛盾和冲突的话,就会造成心理的不平衡。

 

因此,如果咨询者指责来访者的父母、配偶、上司、母校或朋友等矛盾情绪的对象的话,容易使来访者产生罪恶感(说自己的妻子的坏话才这样的,对不起妻子),从而开始压抑表现自己的负面感情;或者也会因为咨询人员说了自己的父母、妻子的坏话而对咨询者产生敌意和反感。

 

来访者在发泄对他人的不满的时候,作为咨询者不步调一致为好的另一个理由,是因为作为咨询者,不去认真详细地了解情况,仅仅根据来访者的话就轻易地相信来访者的一面之词,也未免太轻率了,这也容易失去人们对咨询者的信赖感。咨询者是来访者的超自我,既是依存的对象,又是敬畏的对象,同时也是模仿的对象。如果这样的咨询者竟会轻易地被来访者的言行所感化的话,就不可能成为对来访者来说值得信赖的对象。

 

二、心理咨询中期的诸问题

 

如果说心理咨询初期是咨访双方建立相互信赖关系的时期的话,心理咨询中期则是紧逼问题的本质、使来访者开始洞察至今为止自己自身尚未意识到的问题的时期。也可以说,这一时期是心理咨询的核心,是援助来访者并帮助来访者解决问题的时期。与心理咨询初期和后期相比,这一时期的事例变化过于激剧,且很难给予一般化的概括,所以也就难以给予说明和解释。

 

如前所述,在咨询初期,由咨询者共感、诚恳的态度所形成的和谐的交谈气氛和相互信任的咨访关系,可以起到帮助来访者解除心理负担,放松紧张情绪的作用,从而使来访者心头的郁结得以消融,在理清自己的思绪的基础上,找到问题症状的原因并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对策。

 

但是,问题往往并不这样简单。在心理咨询中期,要求来访者减少不适应行动并增加适应行动的实践。如果来访者仅仅局限于头脑中意识到了自己所存在的问题和不足之处的话,并不能改变现实的问题和行动。

 

“我知道是知道,不过……”,只要有这一“不过……”或“但是……”这一尾巴,就说明并未真正“知道”或“理解”了。如果仅仅局限于头脑中或意识上明白而实际行动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变化的话,就只能称为“知识的洞察”,而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洞察”。

 

从咨询者方面来考虑,不能使来访者进入“真正的洞察”的原因,比较多的是因为咨询者希望来访者快些好转的愿望过强,或远远早于来访者现实的步调。在咨询过程中不是想到应该如何理解此时此刻来访者的感情,而是只注意到来访者的变化,或按咨询者自己的想法去启发、诱导来访者向某一方向变化。

 

从来访者来考虑的话,其原因之一是对变化的抵抗。来访者有时会这么说:“如果没有这一症状的话,我肯定能”“如果没有症状的话,我不会这样”。例如,“如果不头痛的话,我肯定会好好学习”,而实际上,来访者这样说本身正是不愿意学习。可以认为正因为不愿意学习才引起“心因性头痛”,这就被称为“疾病得利”。对来访者来讲,咨询好、治好或除掉症状就意味着失去“疾病得利”。来访者开始的确想通过心理咨询消除某些症状、治好某些疾患,但伴随着心理咨询的进行,当进入除掉症状阶段的时候,在无意识中就会强烈地感到不愿意失去因为“症状”所得到的“利益”。这样的话自然就会对咨询和治疗产生抵抗、沉默、感情转移等各种情况,需要咨询者在咨询技法上给予注意。

 

()抵抗

 

抵抗(resistance)是精神分析理论的重要概念。是指幼儿期所体验的、所压抑的情感,在咨询和治疗过程中遭受抵抗而无法意识化,其意义在于增强个体的自我防御。在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中,抵抗被理解为所有精神防御的总和。但是,来访者中心心理咨询(或治疗)并不重视抵抗这一现象,因为来访者中心咨询方法认为咨询者的咨询态度并不具有权威价值,所以来访者不会产生抵抗。而实际上并非如此。在所有心理咨询中都会在某一时期产生来自来访者的抵抗现象。

 

来访者对咨询的抗拒心理就是抵抗。每次咨询都迟到,交谈时注意力不集中或老看手表,表现出不耐烦、希望早结束的样子,交谈不积极,说话不上套,对咨询者的话或无视、或忘记,有时也会反驳。始终说一样的话、表现出傲慢的态度,容易沉默,无故不来等都属于抵抗的表现。

 

还有一种是表面上看不出来的抵抗。笑嘻嘻的但说话毫无要点,能和咨询者的谈话、发言步调一致但没有实际行动,或缺乏具体的联想内容,说咨询者想说的话来讨好咨询者等。这些隐蔽着的抵抗,称为“阴性抵抗”。

 

精神分析理论非常重视来访者的抵抗的处理。弗洛伊德对抵抗的定义强调了无意识对来访者个体自由联想活动的精神防御机制的增强。有些行为理论的倡导者则将抵抗理解为来访者对自身行为矫正的不服从。或由于来访者对咨询本身存有疑虑,或由于个体缺乏其行为变化的环境条件,这就反映了个体行为变化与环境控制的相互依赖关系。

 

当咨询者感到了来自来访者的精神防御性抵抗时,应该首先检查自己在咨询过程中的应对是否适切,是否是只注意倾听而没能做出恰当的反应(如眼神、首肯、表情、话语的重复、支持等,是否过早地就来访者提出的问题给予解释,有没有强加于来访者的谈话和过早的评价,倾听过程中是否缺乏关注的态度等。

 

如果感到自己在咨询过程中的应对有问题的话,咨询者应该予以纠正,特别应注意加强与来访者之间的信赖关系的再建。如果是感到并推理是来访者的原因的话,比较多的情况,可能是由于来访者的感情转移而造成的。也就是将与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教师、咨询者、上司、异性之间没有处理好的人际关系的经验和类似的感情转嫁到咨询者身上。也可以称为阴性感情转移。

 

我们在考虑来访者之所以产生抵抗的原因时,首先需要觉察到来自来访者的抵抗,在此基础上与来访者一起探讨抵抗的原因(比较多的是感情转移),并就此坦率地交换意见和认识,但不宜说:“你对××有心理抵抗。”

 

总之,作为咨询者应该充分认识到抵抗的内驱力及其表现形式,帮助来访者减轻由压抑而引起的种种防御态度,解除这种心理抵抗。只有这样,才能缩短咨询者与来访者之间的心理距离,以达到预期的心理咨询的效果。

 

()沉默

 

沉默(silence)是咨询过程中经常出现的一种现象。虽然来访者听到了咨询者的问话,但持续数十秒,甚至数分钟不做任何反应,保持沉默的状态。

 

造成沉默的原因有很多,有时往往表示来访者对心理咨询的一种抵抗,还可能是一种最有效的、最积极的、最生动的抵抗。

 

一般情况下,沉默从含义上根据内容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咨询开始时不知所以然的沉默。

 

第二,属于在调整自己的思考和情绪的沉默。

 

第三,等待咨询者的回应时的沉默。

 

第四,在自我表现时遇到排斥、抵抗时而产生的否定态度式的沉默。

 

第五,某一课题出现僵局时的沉默。

 

第六,感到无聊、烦闷时的沉默。

 

第七,大脑出现“空白”时的沉默。

 

作为咨询者,应该学会洞察和确认此时此刻来访者之所以出现沉默的原因,并且努力去把握在咨询过程中出现沉默的含义。咨询者不应轻易地否定来访者的沉默状态,而应该通过真诚的态度和艺术的诱导、耐心的等待来打破沉默的僵局。

 

首先,用温和的语气轻轻地重复来访者最后所说的话。例如,来访者说完“今天没有什么可说的”“今天什么也不想说”而不吭气的话,咨询者可以重复刚才来访者所说的话“噢,今天没有什么可说的……”“今天什么也不想说……”。这样,来访者就可能会回答:“并不是没有什么可说的,……”“我知道必须说,可是……”。这样就可能修复交谈的正常轨道。

 

其次,咨询者猜测来访者之所以沉默的原因并直接说出来。“是不是因为我是女的才不愿意开口?”“你是不是担心在这里说出来的话会被别人知道了?”“你是不是感到说了也没用……?”“是不是担心说出来别人会不会笑话自己?”“想说,可又感到不应该说,是吗?”等。并不是一句话接着一句话地质问来访者,而是要仔细地观察来访者的表情和反应并慢慢地说。

 

第三个方法,从日常生活中的话题入手直接问问看,“这个星期天是怎么过的?”“怎么样?最近几天睡得好吗?”等。

 

第四个方法,直接询问来访者对自己的看法或感受,以此作为话题来打破沉默的局面。“怎么样,你对我有什么看法?比如说,感觉不错,或感到不怎么样……”“其实我也并不觉得讨厌您……”“噢,原来是这样,并不讨厌我,可是呢?”就这个样子,就可以了解对方对自己的印象和感受,从而容易建立比较协调的关系。同时,也可以了解是否是因为产生了感情转移现象所造成的。

 

最后,通过身体的接触拉近彼此心理的距离。走到来访者的旁边或背后,为来访者按摩一下肩膀或轻轻拍一下来访者的肩膀。可能来访者会说:“痛得很”“好痒”“已经够了”,咨询者可以在按摩的同时,一边杂谈些什么。如果来访者希望替换一下为咨询者按摩的话,可以让来访者给按摩一下肩膀。如果来访者不采取强烈反对或拒绝的态度的话,可以这样持续下去。不排斥的话,就说明接受了咨询者,尽管来访者是被动的,但这样的结果,可以形成咨访双方相互沟通的关系。

 

如果以上的方法仍不奏效,但来访者却能够按时前来咨询室,这说明已经确立了比较良好的、值得信赖的咨访关系。这样的时候,可以让来访者来时带来一些文章(日记也可以、信也可以,当然感想等也可以),由咨询者来朗读。朗读完后,咨询者可以谈一下自己的感想。如来访者是孩子,可以让他画画,以此作为媒介来尝试进行交谈。

 

()感情转移与对抗感情转移

 

转移(transference)和抵抗一样,是精神分析的一个用语。是指在以催眠疗法和自由联想法为主体的精神分析过程中,患者对析者产生的一种强烈的感情。形成这一感情的基础,是幼儿期在与双亲或其他人际关系中的关键人物之间存在的未能处理妥当的问题,这就直接转向于治疗者。弗洛伊德将人的这种回归倾向与人的自我防御和俄底浦斯恋母情结联系起来,认为转移是患者在恋母情结过程中未得到充分解决的心理冲突在精神分析场合下的重现。这一转移分为正转移(如表白爱情及希望从治疗者身上获得爱恋情感的欲望等)和负转移(如对治疗者产生厌恶感、憎恨、敌意及想加以控诉的欲望)。前者又称为阳性转移,后者又称为阴性转移。

 

对于转移这一心理反应,尽管荣格有正面的积极的评价,但就其客观效果来讲,不论是哪一种转移,由于它很容易促使其对人或物形成固定的心理定势,从而造成判断失误并可能产生成见或偏袒。同时,由于这一感情的产生强化了来访者对心理咨询的自我防御机制,这也就阻碍了来访者在与咨询者面谈时真诚的、自然的沟通,从而扰乱了心理咨询过程中所建立起来的特殊的人际关系。

 

当咨询者感受到来访者感情转移的情况出现时,咨询者应该将其确认为是求询的来访者人际关系的一种扭曲,理解这是咨询过程中无奈情况下出现的一种并不奇怪的现象,也应使来访者能够知觉到这种感情。

 

在让来访者知觉并意识到这种感情转移的时候,可以直接指出或解释,让来访者自己察觉到。“你讨厌你父亲,所以才将这种感情朝向我。”“你老想在这里和我说话。这是不是有点像小孩子一样,老要在母亲的身边。”就是这样的例子。若是来访者:“没这么回事”“不是这样的”否认感情转移这一事实的话,咨询者应回避与来访者之间就此的论证,可以在别的场合再做同样的解释。

 

来访者所表现出的感情转移的内容频度较多的是:①依存性(依恋)、②恋爱情感、③两面感情。

 

人都有依恋、依赖的感情,这种感情是不分年龄、学历、教养程度或人种而存在的。有的时候,这种感情可以作为双亲的代偿(依存的对象)而转移到咨询者、教师、医师、上司等的身上。但是,并不一定说所有的依存都是不好的。希望依存于父母(不想被遗弃),所以就好好听话,并长大成人。一样,依存于咨询者,就能听进咨询者的话。如果没有依存之感的话,可能也就不会来咨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依存在来访者的成长过程中是不可缺少的必需的体验。

 

但是,作为咨询者必须向来访者解释这一依存性的感情转移,让来访者觉察到并从中退却出来。归根结底,还是依存感情转移的量的问题。如果过量的话,就难以从依存的对象分离,从而失去独立和成长的机会。例如,对到时间了仍不告辞,定好的咨询时间之外前来、打电话来等来访者的问题如果默认的话,就无法帮助来访者养成自立、独立的精神和考虑他人是否方便的社会性的成长。所以,必须明确对来访者指出这种感情转移现象并让本人意识到。

 

感情转移表现比较多的另一现象是恋爱情感问题。“老师,我喜欢您”“老师,您也爱我吗?”“我想和老师您保持私人的交往”等就是一种接近恋爱感情的例子。如果咨访双方是同性的话,会产生一种类似于朋友关系、亲子关系或同胞关系的感情。如前所述,对于这样一些感情并不是说必须给予解释,也不是说必须让来访者从中解脱出来。充分利用这样的阳性转移,有时则可以深入到问题的本质。所以说,这种爱的情感也存在着程度的问题,如果这种情感可以促进来访者的心理成长的话,就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如果这种转移的程度过强、转移的量过多的话,就可能成问题了。

 

对此,咨询者可以这样应对:“和您这样的人交谈,当然谁都不会有感到厌烦的感情。不过,如果将这种心情具体地表现出来的话,可能会失去更多的东西,所以可不能陷进去。”“就像您说的。不过,我们现在必须做的事情是解决您的问题。像您现在所讲的感情,等您咨询结束的时候,我们再谈好吗?”实际上,尽管这样约好,咨询结束时就此再交谈的情况并不多见。来访者会感到是老早以前发生的事情一样,提起这一话题的话,来访者也不过会:“噢,还有这样一回事?”这就是感情转移的特征之一,是某一阶段所发生的特殊现象。

 

感情转移表现频度较多的第三种现象,是两面感情,爱与憎、想接近又想回避、相信又不相信这样的相反感情的同时转移。对此,咨询者需要表现出一贯的始终如一的态度,不能卷入对方的亦喜亦忧的感情起伏的漩涡。

 

如果咨询者能比较妥当地处理好来访者的感情转移的话(即不产生对抗感情转移,并让来访者意识到感情转移),来访者就可以从不安和罪恶感中解放出来,并更加信赖咨询者,从而通过感情转移而经验了一种新的人际关系的学习和识别。

 

咨询者对来访者也可能产生同样的感情,这就被称为对抗感情转移或逆转移(counter transference)

 

对抗感情转移的表现形式如同感情转移的表现形式一样,表现为正面的(如咨询者对来访者过分热情、爱怜和关怀)和负面的(如咨询者对来访者的敌视、厌烦和憎恨)两种。从本质上来讲,这表明了咨询者对来访者所产生的一种自我防御,这就从客观上对心理咨询的顺利开展带来阻碍。

 

精神分析理论特别强调和重视咨询者或治疗者自身压抑情感的处理和训练。咨询人员要处理好自己的感情,既要注意来访者在自己面前所表露出来的各种态度和行为,也要特别注意不要将自己的生活经历和感情经验带进心理咨询中,更不能以此试图影响来访者的思想和行为。

 

作为自愿做心理咨询工作的人,应该而且必须系统地学习精神分析理论,系统地接受精神分析的各种基本训练和专业训练,学习处理好来自来访者的感情转移及自身可能产生的对抗感情转移,只有这样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咨询人员。

 

心理咨询中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来访者开始能够客观地洞察自我并伴随着现实的行动变化,至今为止的恶性循环被良性循环取而代之,当咨询者确认已经达到预期目标时,心理咨询就开始进入终结期。

 

三、心理咨询后期的诸问题

 

咨询者与来访者在咨询初期(导入期)相互确认的咨询目标,或在咨询过程中充分修订的新的目标,如果得到解决,特别是达到了核心目标的话,心理咨询就迎来了终结期。

 

()心理咨询的终结

 

咨询活动什么状态下可以终结,这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咨询实际上,都是很难进行判断的。

 

一般来说,咨询者感到可以结束咨询的话,会出现下述状况。

 

1. 自我接纳

 

至今为止往往从负面去考虑、认识、谈论并抨击自己,如:“自己不行”“没有人会喜欢自己”“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人”“自己头脑太笨”的自我概念逐渐被肯定的自我概念取而代之。“自己虽然笨但可以笨鸟先飞”“自己虽然是不幸的人,不过世上比自己还不幸的人多着呐”“虽然可能不会有什么人会喜欢我这样的人,不过,一切还是取决于我自己,只要自己变了,别人的态度也肯定会随之改变”“自己虽然不行,但决不气馁”,就像这样达到接纳自我的程度,理想的自我即逐渐与现实本来的自我拉近距离。

 

2. 接纳他人

 

伴随着自我厌恶、嫌弃感的减少,来访者开始接纳现实本来的自我,随之也就能够接纳他人。也就是说,抨击他人、埋怨他人的现象减少。“我一直恨我父亲是一个顽固的人,但想起来,我父亲也挺不容易的”“那个上司的确欺负我,不过是因为他和我比起来自卑感太强的原因”等,从情绪上不太再像咨询前那样更多地埋怨他人。

 

接纳他人并不意味着自我反省,也不意味着必须承认或认可对方,而是指理解他人的一种心境。

 

3. 症状缓和

 

咨询初期所提出的问题或症状(如不喜欢学习、对人紧张恐惧、人际关系不好等)得以解除、缓和或减轻,由此而引起往好的方面变化。

 

4. 对将来的志向性增强

 

在咨询初期,来访者的主要话题往往集中在过去的痛苦的经历、现在的困难的处境。如果咨询的话题开始转向对将来的打算、志向的话,说明咨询已经进入后期阶段。不过,不能光凭来访者谈论今后怎么样就认为可以终结咨询了,主要还是要看来访者具体的行动。

 

5. 能接纳来自他人的评价

 

在咨询过程中,来访者自发地向咨询者报告来自他人的评价。如:“我爱人说我最近不太发脾气了”“老师最近在同学们面前表扬我了”“见到了过去的朋友,说我比以前明快多了”等一些表现他人对自己的评价的话语,说明了咨询已进入尾声。

 

6. 对咨询者的客观态度

 

存在着心理问题而困惑的人往往头脑里只会考虑自己的事,很难周全地考虑他人的事,也不会有注意并帮助他人的心思。不过,一旦问题得到了解决,就会注意到平时自己不注意或注意不到的事情,也开始客观地看待咨询者并注意到咨询者的某些细节的变化。“老师您今天的领带和以往的不一样”“老师您星期天去哪里了?”“老师您自己有烦恼的时候会怎么办呢?”等话语就表明了来访者与咨询者之间逐渐成为对等关系,咨询者也开始像一般的社交谈话那样与来访者交谈。

 

()结束咨询的指标

 

如前所述,来访者中心心理咨询的最终目的,是使来访者达到“机能健全的人”的状态。但是很明显,现实是很难确认来访者是否达到了这一目标。

 

各个流派都强调在心理咨询过程中多次确认目标的达到程度。刚来时,来访者可能或者往往只带着一个问题前来求询。但是,在导入期时应该和来访者具体交谈,尽可能作出详细的目标实现计划。只有一个目标的心理咨询,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不分黑白,过于暧昧。而且,通过心理咨询也不可能实现所有的咨询目标,主要看的还是现实的适应能力的恢复及核心问题的解决。

 

下面列举两种判断咨询效果及终结咨询的指标。

 

1. 尼考尔茨的“变化认知评定尺度”

 

尼考尔茨等(R.C.Nichols&K.W.Beck,1960)的“变化认知评定尺度”(咨询者用、来访者用,各5层次评定法)

 

第一,来访者的症因、症状解消的程度;

 

第二,来访者对自身行动的理解方式的程度;

 

第三,来访者对人生的思考、情绪变化的程度;

 

第四,来访者对自身重要的问题认识变化的程度。

 

2. 河合隼雄的“比较完善的终结”

 

日本心理学家河合隼雄(1994)提出了“比较完善的终结”的四项指标:

 

第一,由自我实现的观点来看,来访者的人格必须出现所期待的变化;

 

第二,来访者所存在的症状或烦恼等以外的问题也得以解决;

 

第三,充分辨明来访者内在的人格变化与外在的问题解决的相关性;

 

第四,对以上三点,由咨询者与来访者的相互确认,达到共识之后,决定心理咨询的结束。

 

特别值得在这里强调的是,咨询的结束不应该由咨询者单方面决定,而应注意与来访者协商。

 

()咨询终结的方法

 

心理咨询的终结不能过于突然,否则容易引起分离不安(被遗弃的不安、孤苦伶仃的不安)而致使来访者的状态恶化。

 

咨询者和来访者可以就咨询的终结的时期和方法进行充分的协商。有的时候,来访者可能会提出停止咨询,如果咨询者感到为了来访者的将来很有必要再稍微继续咨询下去为好的话,可以直言不讳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例如,“您的小孩的学习问题是解决了,不过,借此机会不妨让我们认真考虑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提议您再来咨询一次或两次怎么样?”对此,如果回答是已经足够了的话,那也就没有办法了,可以在来访者离开的时候说上一句:“将来有什么问题的话,您什么时候都可以再来”,然后就可以终结这次的咨询。

 

相反,也有咨询者提议可以结束咨询了但来访者还想继续咨询下去的情况。这个时候,咨询者可以在确认其之所以想继续咨询的理由之后继续咨询下去。例如,来访者说“我自己的问题感到已经没有什么了,不过我还想再多少知道一些有关心理咨询的事情……”就是其中一例。出现这种情况的话,一般为来访者做几次就像心理学的个人指导一样的咨询就可以了。

 

那么,应该如何终结心理咨询呢?以下归纳了三种方法可以参考。

 

第一,预告法。为了让来访者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以防止或减少分离不安,可以事先将咨询终结的大致日期告知来访者。如:“咨询在暑假前结束吧”“我们用两个月的时间来咨询吧,两个月到了的话再看情况怎么样?”等就是一种大致日期的预告。

 

第二,将咨询次数从一周一次逐渐改为两周一次,看情况再改为一个月一次,然后两个月一次。也就是将一周的休整时间改为两周,看看两周休整时间内来访者自主性和独立性的能力,如果感到来访者已有足够的自信的话,再让来访者去“挑战”一个月的休整期间,以达到逐渐地适应现实生活的目标。一个月一次咨询的时候,可以在听了来访者的汇报之后,就某些问题做一些具体的咨询指导。

 

第三,一时中断法。中断几个月的咨询之后再继续几次咨询,然后终结咨询的方法。也就是说,让来访者接受一时的分离体验。在中断咨询的期间内,“这样的话,没有咨询人员的帮助我也能做下去”的来访者的想法,使来访者可能不来继续咨询了。有的时候以各种理由,来访者说抽不出时间来而不来咨询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笔者认为这都是可以的,不必非要将其解释为来访者的“抵抗”。

 

()咨询的长期化问题

 

有心理咨询持续数年但来访者们无任何变化的情况。这种时候,如果咨询者从自己的咨询理论和咨询事例经验判断仍有可能性,且来访者也认可的话,咨询是可以持续下去的。但是,如果即使继续咨询下去也不可能有任何变化的希望,只是因来访者来就见面交谈的话,这不能称为职业咨询,而是一种纯粹的社交会话活动。心理咨询是一种援助来访者的福利活动,需要有实现这一目标、意图的希望和可能性。

 

如果很难确认来访者可能出现的变化和行动的变容的话,咨询者应和来访者一起认真回顾至今为止的咨询活动并给予客观的评价,在此基础上协商今后应该怎么办,如何将咨询活动顺利开展下去。咨询者尤其要总体考虑并检查咨询目标有无错误、咨询方法是否需要改善、来访者的抵抗或防卫机制是否妨碍了咨询的深化、感情转移或对抗感情转移的处理上有无问题、咨询场所或物理条件是否妥善等问题。在综合考虑以上问题的基础上,重新确立咨询方针。例如,可以考虑通过放松训练,稳定情绪,或者暂时休询几次再重新开始咨询。

 

初期的咨询目标一旦达到,就应该在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时候终结咨询,以为来访者提供自主解决问题的机会,不必无休止地追求咨询的长期化。对来访者的问题,咨询者更不能有“彻底癖”并试图妙手回春,更应避免“穷追不舍”的做法。

 

()咨询的早期终结

 

与咨询的长期化相反,时期过早的终结本身也是有问题的。咨询刚刚开始几次,来访者就诉说:“已经好多了”,从而轻易地决定终结咨询即为其例。其实,咨询的经过是呈螺旋状态的,是在时好时坏的反复过程中慢慢发生变化的。

 

时期尚早就终结咨询的原因,其一可能是咨询者缺乏自信。随着咨询的深入,往往许多问题会随之出现,如果咨询者缺乏迎战来访者所出现的新问题的自信,就会在出现表面的休止的时候,着急地将咨询终结。一般来说,咨询者在深入问题实质的时候多少都会出现若干的心理不安。这个时候,就要求咨询者具有一定程度的征服欲,拿出勇气来紧逼问题的本质。

 

第二,咨询者过分的保守性也会成为早期终结的原因。例如,打着“来访者中心咨询”的美名,因为来访者不愿意来咨询了,就以尊重来访者为由而终结咨询即为其例。如前所述,咨询者与来访者之间所结成的咨询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只要是一种契约关系,就要求双方都应遵守契约内容,因为契约关系不能是单方面的。“来访者中心”要求“尊重来访者的自我决定”,但这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咨询者也不应采取保守的、强迫的态度去对待这一方针。

 

早期终结的第三个原因,可能是由于咨询者的咨询工作过度劳累。也就是说,咨询者从时间上、体力上过于勉强地接受来访者的咨询,难以支撑的时候,就想减少咨询人数,从而在一定的时候为来访者终结咨询。由于这种做法有招致来访者精神上的混乱和困惑的危险,咨询者应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不勉强的范围内开展咨询工作。

 

早期终结的第四个原因,是咨询者的误诊。本来来访者存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咨询者却错误地判断为已经解决,并已达到预定的咨询目标的时候,就是一种典型的咨询者的误诊。系统的咨询训练和事例分析,对咨询者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当最后一次咨询的时候,无论是咨询者还是来访者,两者都可能产生一种失落感。由于咨询过程中强调彼此的共感协调关系和感情上的融洽交流,因而彼此产生一种恋恋不舍的情感也是很自然的。但是,作为咨询者,更重要的是应该帮助来访者去重新面对生活,并去适应现实生活,为此,必须在来访者的问题解决、目标实现并经咨访双方确认之后,在祝愿中分手。

 

告别的时候,对来访者说上一句:“如果今后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您随时再来”,也是很有必要的。

插图8“非语言的信号”⑧时  间(2)

 

与经常迟到、不来的来访者相反,还有一种是过早地到或赶正

 

点出现的来访者。

 

1. 过早到室的来访者

 

这一类的来访者,往往有以下几种情况。有过分注意时间的、什么事都要留下足够的空余时间的情况,也有一种是存在过强的不安和焦虑、依存倾向的情况。有比较罕见的来访者,竟每次都提前30分钟就来到咨询室等候。这往往是想早一些从痛苦的现实场所逃避到咨询室这里以企求心理的平静和安宁。

 

2. 赶正点出现的来访者

 

那种赶正点像报时一样出现的来访者,在过分介意时间方面与上面过早到室的来访者一样。但还有其他需要考虑的情况,如是否担心在接待室见到其他人,或者对自己来咨询本身持否定的态度,也有可能是想尽量将与咨询者见面的时间限定在最小的、必要的范围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