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人际关系心理学》
作者简介

  郑全全 1948年出生。博士。现为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应用心理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心理学会社会心理学分会副会长、浙江省行为科学学会副会长、浙江省社会心理学会执行会长、浙江省心理学会理事。曾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英国伦敦大学经济学院的访问学者。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课题。著作有《社会心理学》、《社会认知心理学》、《管理心理学》等八部,发表论文一百二十余篇。

  本书共分15章,大体可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阐述有关人际关系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任务、方法和理论。

 

  第二部分阐述人际关系在个体心理上的反映。包括:行为与态度之间的联系及区别,态度转变的影响因素,在人际关系框架中个体对自己的知觉和自我导向,对他人的认识及这种认识对个体的影响。

 

  第三部分阐述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先从总的人际影响谈起,然后分别从人际关系的各个侧面──利他行为、人际合作与冲突、人际侵犯──具体加以阐释。

 

  第四部分阐述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分别从群体行为与领导行为进行介绍。

  扉页    版权页    第二版前言    目录  
书摘:人际的非言语沟通

社会行为受到各种暂时因素的影响,像瞬间心情的变化、突然的情绪波动、对气候的不适应、疲劳、头痛、感冒、服药等。我们是如何知道其他人心情好或心情坏,如何知道他们愤怒、高兴、悲伤或忧愁的呢?一个办法是直接问问他们。母亲询问孩子为什么生气就是一例。但是,有些人愿意谈,有些人不愿意谈。另一个办法就是通过观察他人“沉默的语言”来获得有关原因的信息。非言语线索往往能暴露出许多重要的信息。

 

非言语沟通是人们并不借助于有声语言的内容而是凭借像脸部表情等无声的语言所进行的沟通。

 

非言语沟通可以归为三类。一类是动态无声的,像点头、微笑、皱眉、摇晃手脚等。这一类可能是非言语沟通中最重要的一类,被有些学者称为手势行为。抚摸、拥抱和其他触摸行为也归于这一类。第二类称为静止无声的,像站、坐、蹲、倚等姿态,身体本身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说话”。此外,人们还用呼吸、身体气味、体格,以及通过不属于人体各部分的标志如口红、衣服等来表现自己。第三类称为副语言,它包括有声的但非言语性的各种动作,如打喷嚏、咳嗽。

 

人类的非言语沟通是很多的,也是很复杂的。我们这里主要讨论这些非言语沟通发生的主要通道以及它们在人际知觉和交往中的作用。

 

一、非言语线索的种类

 

(一)脸部表情

 

人的脸部表情在人际交往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能反映一个人的情感,表现一个人的性格,传达一个人肯定或否定的态度。有关他人的情绪状态的最明显的信息来源之一就是脸部表情。我们从汉语中描写脸部表情的词语中可以看到人类脸部表情的丰富,像面红耳赤、面如土色、愁眉苦脸、嬉皮笑脸、满脸羞愧、脸色惨白、满面春风、面面相觑、面带稚气等。虽然人的脸部表情是复杂的,但近年来的研究表明,人的脸部表情所表达的有六种基本的情绪:快乐、悲哀、惊奇、恐惧、愤怒和厌恶。当然,这并不是说人类能够表现的只有这六种不同的脸部表情,而是说不同的情绪可由这六种基本情绪的不同组合构成。而且,每种情绪的深度是千差万别的。所以,虽然只有六种基本脸部表情,但是,其变化是极为丰富多彩的。

 

脸部表情确实经常反映我们内在的情绪。这一事实提出了一个问题:脸部表情是否是共有的和一致的?在别的民族和种族,微笑是否也表示高兴,或者说,我们能辨认的某种表情是否代表了我们所说的情绪?对脸部表情的科学研究证明,答案是肯定的。生活在世界各个地方的人们,在引起相同情绪的情境中,确实表现出同样的脸部表情。并且,他们都有很强的准确地辨认彼此脸部表情的能力。令人惊讶的是,这甚至可以发生在两人没有直接接触的情况下。

 

如果说脸部表情以及鉴别脸部表情的能力在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中是普遍一致的,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答案是,人们以这种方式彼此传递情绪信号有利于人类生存。例如,害怕的表情可以警告他人有即将来临的危险,愤怒的表情有利于做好准备对付外来人侵者。如果是这样,合乎逻辑的推论是,人们对于辨认表示危险的脸部表情(如愤怒)应该特别容易。汉森(CHHansen)等人就此进行了实验研究。他们给被试呈现由九张面孔组成的一群人的照片,除了其中一张照片之外,其他照片都有相同的脸部表情。在第一个条件下,八张照片的脸部表情都是愤怒的,一张照片的脸部表情是中性的或愉快的;在第二个条件下,八张照片的脸部表情都是愉快的,一张照片的脸部表情是中性的或愤怒的;在第三个条件下,八张照片的脸部表情都是中性的,一张照片的脸部表情是愉快的或愤怒的。汉森等人预测,被试在中性或愉快脸部表情的人群中找出愤怒表情的脸,比在中性或愤怒脸部表情的人群中找出愉快表情的脸要快。结果证实了他们的预测,而且发现与被试在中性或愤怒人群中寻找愉快表情的脸相比,在中性或愉快人群中寻找愤怒脸部表情更少犯错误。随后,汉森等人又推论,对于人类来讲,辨别愤怒表情比较容易,那么,面孔数量对此应该没有大的影响。相反,面孔数量对辨认愉快表情应该有影响,也就是说,随着面孔数量的增加,辨认速度减缓了。这一假设也由实验得到了证实。

 

(二)目光接触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说明了眼睛对于传递人际交往信息的重要作用。例如,听者一致地看着对方,表示请求对方说话。一位演讲者开始发言时用目光扫视一下会场,表示不要干扰,听众也会安静下来;结束时抬起目光,表示一个问题的结束,允许他人发言。又如,在谈话中,一位谈话者对对方总保持目光接触,表示他对谈话很感兴趣。相反,避免或中断目光接触,通常是对一个人不感兴趣的标志,或表示他心不在焉,或对谈话内容没有兴趣。但是,也有例外。目光不接触,有时表明某人害羞或害怕对方。在传达坏消息或诉说痛苦的事情的人,也可能避免与对方的目光接触,以表示遗感或尊重某人的秘密。

 

高水平的目光接触,往往被认为是人们彼此之间喜欢或怀有积极的情感。但这一规则也有例外。当另一个人持续地注视我们,而不论我们在干些什么,我们会感到极不舒服或心情紧张。所以碰到这种目光注视,人们会采取退缩行为,避免这种情境。在许多实验中,实验者对比了被注视着走过大街墙角的人和不被注视的人。被注视着走过大街的人要比没有被注视的人走得快一些。实验者注视开汽车的人,车也会很快开过街口。进一步说,注视也常常被解释为仇视或愤怒的标志。所以,注视这种非言语行为形式在很多场合应谨慎使用。

 

(三)身体语言

 

我们的心境和情绪常常反映在身体的姿势、位置和动作中。来自于它们的非言语线索称为身体语言,它为我们提供了有关他人的多种有用信息。

 

首先,身体语言常常暴露一个人的情绪状态。大量的身体动作表示一个人情绪上的激起。如擦、抓的动作,这种行为的频率越高,这个人的激起水平或紧张水平也越高。在应聘面谈时,一个人比平时更多地舔嘴唇、眨眼、整理领带、摸脸或头发,这些身体语言表明他正处于极度紧张之中。

 

其次,作为身体语言的姿势可以表示某些特殊的含义。譬如说,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好”和赞扬的意思,伸出小拇指表示贬损之意,而伸出中指则有污辱之意了。可见,姿势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虽然,具有象征意义的姿势在各种文化中是相当不同的,但是每种文化至少都具有表示问候、分别、污蔑和描述各种生理状态的姿势作为信号。在一些工作中,姿势特别是手势,已经成为人际沟通的专门身体语言。例如,交通民警指挥交通时,常用标准的手势:手臂向前伸直,表示这个方向通行;手臂向前伸直,手掌向前竖起,表示这个方向不能通行;一条手臂向前伸直,手掌向前竖起,另一条手臂向下向前划动,表示车子可以转弯;等等。这类例子还有体育比赛、舞蹈以及聋哑人的手语。

 

最后,身体的运动和姿势还能反映人的生理状态,像活力、年龄等,也许还反映人所拥有的一些特质的程度。在一个研究中,主试让不同年龄组的男女穿黑色的衣服,以日常他们觉得最舒服的步态行走。主试对这些人的关节等部位加以掩饰,确保只有步态能被观察到,并录制下来。然后让被试观看,并判断行走者的一系列特征,如被动的还是主动的,身体好的还是虚弱的,悲伤的还是快活的。此外,还让他们判断其他一些特点,如手臂摆动的幅度、膝盖弯曲的程度、身体前倾或后仰的程度、步速快慢。结果表明,步态确实是一种重要的非言语线索。被试能准确地按年龄对行走者的特质作出评价,青春活力的步态与行走者的愉快程度、拥有的权力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这个研究以及随后的许多研究都证明,个体的步态是他给其他人留下印象的重要决定因素。

 

二、非言语线索的意义

 

非言语线索在人际交往中起着重要作用。人们总是通过自我表现来提高在他人心目中的印象。通过控制自己的非言语行为,来引起他人的有利反应。当与重要他人交往时,微笑比较多,身体更前倾,保持较高水平的目光接触,在同意对方的观点时不住地点头。心理学研究和日常生活经验证明了这样做通常会获得对方的较高评价。非言语线索在人际交往中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可以辨别说谎话的人。有时利用非言语线索要比听人家说话更容易辨别他人是否真诚。那么,我们利用了什么非言语线索呢?首先,我们依靠一闪而过的细微的表情。这种表情会暴露出对方真实的情绪。其次,我们依靠对方说话时的音调。当某人说谎时,音调总要比说真话要高一些。这类非言语线索还包括话里面有许多停顿和句子的刻意修饰。再次,我们还利用对方的目光接触。说谎的人往往躲避我们的目光,或目光闪烁不定。最后,说谎的人在说话时常常无故地用手摸身体的其他部位。一般来说,在鉴别时依靠视觉线索较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