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女三岁又十个月了,不娴静。早晚两睡间,稚语不断。深得其祖父欢心,且搭档默契,自称电视外的“演员”搭档。然,常有非常举动溺于隔代之爱,让我时有忧心。

 

家父已近80岁的门槛,脾性固执,坚拒假牙。在饭桌上表现得不逊于小女:他认为哪盘菜好,不管有没有客人,必占据足够的份额方为满意。爷孙俩人常有争执,我们夫妻俩忙于调停而拾吃凉菜剩饭,已是惯例。

 

一日,饭桌有烤鸡一只。庆幸爷孙分用鸡腿而无战事之际,小女突然“呸!呸”两声,厌恶地夸张地把鸡腿上难咀嚼的鸡肋等扔到爷爷的跟前,像在嫌弃已经经过爷爷的手。家父哑然滞停,怒色顿满于脸。

 

我赶忙把鸡肋鸡骨抢到我的跟前,随即也夸张的手拿鸡骨大口撕吃,香味溢脸,“爸爸,应该是把好吃的给自己的孩子!”……危机暂时化解。此后,每有骨、肋等难于咀嚼的,只有一个牙的老父亲就抢到自己的碗中,然后颤颤抖抖、滴滴洒洒,一个劲地往他儿子碗里夹──我特意得意得像个娃娃,对小女说:“看,还是我爸爱我”,一脸的幸福羡慕的小女开始与我争抢,开始享受爷爷的另一层位的──爱!

 

记得某日幼儿园归来的小女,大声的哼唱:

 

“爷爷年纪大呀,

 

头发白花花,

 

我给爷爷端杯水,

 

爷爷笑哈哈……”

 

突然真的端起爷爷身前的杯向家父递去──这水是妻刚给家父沏的烫茶!结果水洒杯碎,爷孙幸免于难。但哄育之际,还得实践儿歌的真实。只好我端水杯,小女手托我手,向爷爷走去,家父愕中醒来,天伦之乐涌进心窝,哈哈大笑。小女也突然大唱:

 

爷爷年纪大呀,

 

头发白花花,

 

爸爸给爷爷端杯水,

 

爷爷笑哈哈

 

……

 

我、妻,也大笑起来。

 

穆罕默德曾告诫后世:“天堂在母亲的脚下。”我与妻却都是幼年失母。所以珍重父亲在世的每一天,每一刻。所谓孝悌者,为人之本也,没有豪宅,但乐安居之所;少有山珍海味,却可口于家常小菜;听他摆以前的事,做个耐心的听众;任他唠叨,撒气,委婉于合家天伦……“礼,与其奢也,宁俭”。趁老父康健,趁小女年幼,执女之手端杯水,慰心,育心,心心永世相亲。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