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汉高祖刘邦杀马立誓以后,这病一天比一天重,吕后找了一位当时很有名气的医生来给他治病。汉高祖却不想让医生治,他认为自己已经不行了,即使是神医下凡,也治不好他的病了。于是,他赶紧忙着安排后事。吕后早有野心,现在见高祖就要命归西天,赶紧问:“陛下百年之后,如果丞相萧何也死了,谁能接替他?”刘邦想了想说:“曹参可以。”吕后又接着问:“曹参以后谁可接替呢?”刘邦说:“王陵能接替,不过他这个人忠厚正直却有些愚笨,可以让陈平来协助他。陈平很有智谋,但他不能够独挡一面。周勃这个人虽说没多少文化,但他办事稳重,为人厚道,将来安定刘家天下的必定是他,可以让他做大尉。”不久,刘邦去世了。

刘邦一死,吕后就开始四处活动起来,她偷偷地和自己的亲信审食其商量要杀害功臣。她对审食其说:“朝廷中的大将,当年和高祖一样,都是平民百姓,后来对着皇帝称臣,现在又要他们来辅助年轻的皇帝,他们怎么会甘心呢?我看不如把他们一个个除掉,也免得以后生些麻烦。”有人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即跑去告诉大将郦商。郦商对审食其说:“我听说皇帝已经死去4天了,你们却打算杀害功臣,这不是给天下制造危险吗?陈平和灌婴带着10万兵马驻守在荥阳,樊哙和周勃率领20万兵马在平定燕代,如果他们听说皇帝已经去世,朝廷又想杀害他们,那他们联合起来造反不就坏事了吗?”审食其把这话转告吕后,吕后也觉得不能轻举妄动,就把太子刘盈立为皇帝,这就是汉惠帝。

汉惠帝刚满17岁,天生软弱无能,身体又不太好,这样吕后就掌握了朝中的大权。吕后本是个阴险奸诈、心肠狠毒的家伙。她曾经用毒计帮刘邦杀了韩信,剁了彭越,对刘邦清除异姓王起了很大作用。一旦掌了朝中的大权,她就开始对刘姓的子孙下了毒手。

吕后平常最恨的,就是深受高祖宠爱的威姬,她让人剃光戚姬的头发,用铁链锁住她的双脚,又给她穿了一身破烂的衣服,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破烂的屋子里,让她一天到晚舂米,舂不到一定数量的米,就不给饭吃。接着,吕后又把戚姬的儿子越王如意从封地上召到京城里来,准备杀害他。汉惠帝听说母亲吕后把如意召来,就知道吕后想要对如意下毒手,他赶紧派人把如意接到皇宫里,吃饭睡觉都跟他呆在一起。两人从小呆在一起玩耍,惠帝对这个弟弟非常疼爱,所以就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保护他。吕后虽然气得咬牙切齿,但有好几个月都没有机会对如意下手。这一天,汉惠帝清早起来出去打猎,如意由于睡懒觉,没起来跟着去。吕后终于找到了可乘之机,就派人送去毒酒,把如意给害死了。汉惠帝打猎回来一看,如意口中、鼻子全部流血,变成了一具直挺挺的僵尸。惠帝抱着这位少弟的尸体大哭了一场,只好让人给埋掉了。如意死后,吕后又让人砍掉戚夫人的手脚,挖掉眼珠,弄聋耳朵,又灌了哑药,把她叫做“人彘,放在厕所里面。过了几天,吕后又叫汉惠帝来看“人彘”,惠帝认出这个没了手脚、又瞎又聋又哑的“人彘”是威夫人,他悲伤得大哭了一场,病了一年多。他在病中对吕后说:“把人折磨成这个样子,这哪里是人的行为?我做为您的儿子,没有脸再治理这个国家了。”从此,他天天喝酒作乐,也不再管理国家大事,到他即位的第7年8月就在忧伤里死去了。

汉惠帝死后,目后装模作样地哭了一场。可她只是在那儿扯着嗓子叫唤,眼里没有一滴眼泪。这时候,张良的儿子张辟疆看出了吕后假哭的秘密,就对丞相陈平说:“太后哭惠帝,却没有眼泪,因为她很怕你们这些功臣。如果你请太后的子侄掌握大权,太后就放心了,你们这些人就不会有危险了。”陈平听从了他的意见,吕后真的高兴了,再哭也有眼泪了。

汉惠帝的张皇后一直没有生儿子,吕后让从宫中抱来一个美人生的婴儿,并把那个美人给杀了。这个婴儿当了皇帝,历史上称为少帝。

吕后夺了朝中大权以后,想封吕家的人为王,但她又怕大臣们反对,于是就征求右丞相王陵的意见,王陵是个直心肠,他当时就表示反对,对吕后说:“不行!高祖在世的时候,曾经杀白马订盟约,规定不是刘家的人不得封王,没有功劳的人不得封候,谁不遵守这个盟约,天下人共同讨伐他!如今您要封吕家的人为王,这是违背盟约的,我不能同意!”吕后听了这话,脸上立即挂了一层霜,冷冷地看着王陵。陈平和周勃见她神色有变,两个偷偷地交换一下眼色,互相微微点头,齐声说道:“高祖皇帝平定天下,曾封子弟为王,今太后掌管朝政,分封吕氏子弟又有什么不可呢?”吕后听了这番话后,立即转怒为喜,心里美滋滋的,脸上有了笑容。

不久,吕后就免掉了王陵右丞相的职务,叫他去做少帝的老师。王陵很生气,就假说自己有病,告假回故乡去了。吕后立即把左丞相陈平升为右丞相,把自己的亲信审食其提升为左丞相。

接着,吕后又向大臣们放出口风,极力地鼓吹自己的侄子吕台如何如何能干,意思是想叫大臣们出来保封吕台为王。由于陵被她踢走了,朝中正直的大臣也常常托病在家,没有人再敢违背吕后的意思,因此,大臣们顺从了吕后的意见,为吕台请封,吕后就把吕台封为吕王,把济南郡作为他的封国。不久,吕台死了,他的儿子吕嘉继为吕王。由于朝中无人直接公开反对,吕后越发放开手脚,一口气又封了好几个王侯,封吕产为梁王,吕禄为赵王,吕台的儿子吕通为燕王,还封了6个吕家的人做列侯。

就这样,由于吕太后的专权,吕氏子侄一个个被破格提拔,吕后恐怕刘吕两姓互相争斗,就想出了一条亲上加亲的政策。她把吕禄的女儿嫁给齐王齐肥的二儿子朱虚侯刘章,又让赵王刘友、梁王刘恢娶了吕氏妻子,以为这样可以使刘吕两姓相处无事。结果,刘友的妻子到长安告密,说刘友造反,吕后立即把刘友抓住,活活地折磨死了。梁王刘恢也很快就自杀了。

再说那个少帝,渐渐地长大了,也懂了一点儿人情世故。听说张皇后不是他的母亲,吕后不是他的祖母,他自己的亲生母亲已经被害死了,就愤愤不平地说:“太后怎么杀了我的母亲?现在还小,将来长大了,一定要替我母亲报仇!”这话很快就传吕后的耳朵里,她哪里能够容忍呢?暗暗地骂道:“好个毛孩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于是,她就把少帝偷偷杀害了。又找一个名叫刘弘的小孩子来做皇帝,也称少帝。这刘弘连个年号都没有,他不过是吕后手中的玩具,朝中大权完全由吕后执掌。到这时候,吕太后和她的侄子侄孙们,已经把刘姓的天下给篡夺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