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人教网研>>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研究网络实践共同体>>单元整体教学理论及发展
 

(一)历史回顾

 

“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的提出并不是我们的创新。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人都曾经提过单元教学,实践过单元教学,但是我们把这些词放在一起,变成“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并且从教材和教学两个角度进行探讨、论证和实践,我们应该是第一次。

 

据饶杰腾先生的研究,单元教学最早出现在19世纪末,是欧美“新教育”的产物。其主要主张是,学习内容和活动应该是完整的,反对把教材分割成一课又一课,认为这样不符合学生心理,不易掌握,更不利于发展学生能力和合作精神。据此,把学习内容划分为较大的单元。

 

吴曾祺《中学国文教科书》四卷,(1908年版),每卷的前面有一例言,综述本卷所涉及的文章渊源和文章优劣,这样每卷中的所有文章就建立了一些意义上的联系。后来出现以“问题”(文学、科学、人生等)为单位的白话文选材方法。1920年,何仲英发表的《白话文教授问题》一文中提到:“现在我听说一个中等学校,全教授白话文,他选材的方法,是以和人生最有关系为纲,以新版各杂志中关于一问题的文章为目。他的现用分类法是:人生问题、妇女问题、文学问题、科学问题、道德问题……依着问题去寻材料。大约每问题选集了七八篇文章;讲授的时候,不过讲解一二篇,其余的学生作参考。”这应该是我国本土自发的单元教学的雏形,当时并没有人提出单元教学的说法。

 

“五四”运动后,单元教学传入我国,若干学校还曾试验过,产生相当的影响。20世纪20年代,梁启超就提出“分组比较”教学法。梁启超在1922年发表的《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中这样描述:“须选文令学生多看,不能篇篇文章讲,须一组一组的讲。讲文时不以钟点为单位,而以星期为单位。两星期教一组,或三星期教一组,要通盘打算。譬如先讲记静态之文,选十篇(或专选同类的或不同类),令学生看。”这是梁启超先生对教材的看法,对于如何进行教学,梁先生这样说:“先生教他如何看法(观点何在,时间空间关系如何),拿一组十篇做一比较,令学生知是同一类文,有如此种种不同;或同一类的题目,必须如此做法。不注重逐字逐句之了解,要懂得他的组织。”梁启超先生还对如何采用讨论的方式讲授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说明。梁启超先生的主张所反映的教学思路,应该视为我国语文单元教学的开端。

 

到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国文教材按单元编制,如夏丏尊、叶圣陶合编的《国文百八课》,孙起孟、顾诗灵、蒋仲仁合编的《写作进修课本》。叶圣陶先生在1932年发表的《小学初级学生用<开明国语课本>编辑要旨》中谈到:“本书每数课成一单元,数单元又互相照顾,适合儿童学习心理。”此类教材都是把每学期的材料分成若干单元,到这时候,按单元编写教科书已经成了当时编者的共识。

 

解放以后,特别是1961年使用的十年制学校中学语文课本和1963年使用的十二年制学校中学语文课本,在编排方面的特点是:根据训练重点组织课文;配合课文编入讲解知识的短文;按照训练的要求编配各种练习。从语文教学的目的要求出发,以培养学生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的顺序为主要线索,组成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训练体系。后来的教材多数仍按照这样的方式编写。1988年人教社把课文分成讲读、课内自读和课外自读,从而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单元教学的热潮。1993年,人教社建立“语文与生活的关系为中心”,以主题形式编排单元。

 

《语文课程标准》颁布后的小学语文教材编写,出现了教材多样化的趋势,但是教材仍然是按照单元进行编写,多数教材以“人文主题”编写单元,组元方式略有变化,大同小异的多。

 

教材编写经历了以文章渊源知识分组,以问题分组,以内容或形式分组,以语文知识(文章、语法、修辞等)分组,以文体分组,以教学分组,以主题分组的单元形式。

 

真正以单元为基本的教学单位,并作为教学组织结构形式,是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而且仅局限于少数地区少数学校的部分教师之间进行实验。到了1988年秋、1989年春,语文教材进行全面修订,初步构建单元综合训练体系,单元教学才引起人们广泛的重视。不过那时候,单元教学多是在初中阶段。

 

小学阶段进行单元教学的典型是霍懋征老师。“所谓合理地组织课文,就是根据教学大纲、根据教学目的和需要,把联系紧密或者相同之处的教材组织在一起,成为一个教学单元。在单元教学中,有的精讲,有的略讲,有的留给学生自己阅读。”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看出霍老师在有意识的组织教材,进行单元教学。霍老师组织课文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配合某一阶段思想教育的需要,从教材可能提供的条件出发,适当地调整或补充课文。例如,1979年四年级下学期开学初,为了更好地进行爱学习的教育,霍老师把第八册中第二十二课《纪昌学射》和阅读课文《泉子学文化》提前,与《珍贵的教科书》(第一课)《董老学习的故事》(第二课)《马克思的好学精神》(第三课)组织在一起,还加了《王冕学画》《囊萤映雪》《学习谚语十则》《群鸟学艺》《我要读书》等,组成一个单元。二是根据语文教学自身的需要,使学生更好地掌握知识,培养能力,合理地组织课文。例如,教《找骆驼》这篇课文,霍老师补充了《骆驼》《蜜蜂引路》,把这三篇文章组织在一起,着重培养学生观察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先教《骆驼》,知道骆驼的样子和特点,并且进行复述。重点教《找骆驼》,让学生在阅读中抓住作者的思路,注意老人的观察和分析的地方。最后用二十分钟的时间让学生自己阅读《蜜蜂引路》,进一步促使学生学习善于观察、善于分析的方法。使用这种单元教学的方式,“三年级第一学期我教了九十五篇课文。四年级第二学期我只用七周时间教完了北京教材的全部课文,以后又补充了四十二篇课文。”霍老师这样说:“用以一带二、举一反三的办法进行教学,不仅大大加快了教学进度,而且让学生读得多,扩大了眼界,掌握知识也就更加丰富、更加牢固。能力的提高也就更快了。”可见霍老师进行单元教学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我们搞单元整体教学,有点误打误撞的感觉。当时并不知道前人已经做了很多研究,更不知道别人是怎样进行语文单元教学的,只知道现在有不多的小学在进行语文单元教学的研究,觉得使用单元教学的方式,可以节省时间、提高效率、减轻学生负担、增加学习兴趣、提高学习能力。当时,真有点正在“创造历史”的感觉呢。后来,我到首都师范大学读教育硕士,才发现我的视野有多么狭小。其实很多事情早已经发生过了,我还不知道。开始我有点失落,觉得自己没有创新。后来,看的越来越多,就坦然了,我发现,在语文里面的很多“新理论”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我想起“无知者无畏”就发会出会心的微笑。那么多的前辈高人,语文作为传统项目,肯定已经有很多记录保持者了,我何必要为自己争那一席之地呢。所以,我也一再提醒我们学校的老师,在教育这个领域里不要试图去创造什么,尤其在语文教学这个领域,应该多吸取传统教学的营养,把着力点放在如何让学生获得进步,获得发展上。

 

因此,我们首先搞清楚,我们所做的这些,前人已经尝试过,并且取得了相当的成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前人的基础上发展。我们也努力的尊重现实,因为我们教育的对象是人,是不断发展的个体,因此,要以学生的终身发展为我们教学的目标。我们还要尊重教材,在理解教材的基础上,用好教材。

 

我认为教育的创新,不是理论的创新,更不是提法的创新,而是教学实践的创新。如果我们能够创造性地实践前人的理论,这是最有意义的创新。像孔子的“因材施教”等,如果我们真的能找到有效的途径实现因材施教,那不是很伟大的创新吗?

 

(二)探索历程

 

我们在小学语文中进行单元整体教学有四年多的时间。

 

我们20027月建校,当时我们在语文教学领域中提倡“自主、合作、探究”学习方式的运用,一是受课标的影响,再就是我本人从1998年后就开始尝试在语文课堂上进行探究式学习研究,当时的观念主要来自于自然学科的学习方式。几乎在同时,又接触到龙口“大量读写双轨运行”的教学,感觉很好,就把自由阅读课加进了语文课中。建校之初,我们在语文课堂上重视学生的自读、自悟、自我发现,把“自由阅读课”放入课表,在阅览室上课,同时,提倡“语文实践活动”。后来,我们发现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关注到学生的学习了,但是忽略了对语文学科的研究。于是,开展了语文“一二课时”的研究,“第一课时”的主要任务是“理解内容、体会感情”,第二课时的任务是“领悟表达、欣赏评价”。为此,我们专门请了当时的山东省小语会理事长林治金老师到我们学校听课,课后和我们一起研讨。我也在人教网小学语文教育论坛发起了一个关于“一二课时”的讨论,引起了崔峦老师的关注,崔老师写了两千字的评价,并且指出了方向。后来,我们就从研究一篇课文的教学,转到了研究一个单元的教学。

 

观念的改变,对语文教师而言还是比较困难的,原来是单篇课文的教学,现在是教一个单元,很多老师不适应,有的不认可。转变观念以后,就是在教学设计上的改变,先从单元整体教学的角度进行教学设计。停留在教学设计阶段大概有一年的时间。我先自己设计了一组,是人教版五上关于阅读的一组,现在看来那一组设计得不是很好。然后,以我设计的这一组为例给语文老师讲,让他们也进行设计。2005年暑假,我留下部分语文教师,要求每个人设计一个单元,必须按照整体的思路来设计。经过几天的努力,大家终于设计出来了,后来这些设计在人教网发表,老师们逐渐有了信心。

 

  在实际教学中,经历了一篇带一篇和一篇带多篇的阶段。后来,我发现这些方式也不是我们的创造。2008511日,我们学校举办了“阅读策略研究——儿童阅读与小学语文教学研讨会”,在这次研讨会上除了展示我们在各个学科领域的阅读研究之外,把单元整体教学作为主要的展示内容。当时共展示了3节课,是人教版五下的人物描写一组。崔峦老师全程参与了我们的活动,对我们的单元整体教学给予了高度评价。这让所有教师有了实践的信心。20087月,我们和清华大学附属小学建立了“发展共同体”,在窦桂梅老师的支持下,我们每学期将进行一次教研互动。20081114日,我们6位语文教师在清华附小上了人教版四年级上册的童话单元,和清华附小及海淀区的一些老师进行了交流。本次的6节课是整合了“教科书”“整本书阅读”“语文实践活动”的。这算是我们的最新研究成果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