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教育经历中的幸福故事

任教三年后的1985年暑假,我被校长派到北京学习了一趟。我们住在三义里小学的教室里。在北京,每天听专家做报告。王有生、王企贤、张光瑛……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到小学语文教学的大师。如饥似渴地学习了一周,给我作文教学理念中影响最大的事是“如何让学生有所写之后再写”。其中,张光瑛老师谈到了单项训练的问题。我联想到了我担任的三届小学毕业班的学生作文状况,他们有相当数量的学生缺少必要的观察认识能力,而这能力绝不是我们强调了要观察,学生就会观察了,这是需要从低中年级就开始训练的,需要有一个训练序列,按照序列去训练培养,他们才能养成观察认识事物的习惯和能力。于是,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从中年级开始去教语文,探索这个训练序列。

 

我还没来得及跟校长汇报我的想法,校长先找到了我,非常关切地对我说:“上面给了两个电大免试就读指标,三年时间,能够获得专科学历。学校准备把指标给你一个,你去吗?”在当时,去进修一个专科学历,对于只有中师学历的人无疑应该是很有诱惑力的──中专毕业的人,工资比专科学历都差一级的。但是,我犹豫了,因为,我有一个要从中年级开始搞一项实验的念头。我想过这项实验需要我投入很多精力才行,这样,去进修必然会影响我的实验,我的实验也必然会影响到进修──我不是聪明绝顶的人,我做事情需要我付出全部的精力才行。

 

我跟校长表达了我内心的矛盾。校长说:“你想搞实验,是很好的事情,我支持你。但是,进修名额不多,我就是看中你的好学上进,才决定把这个名额给你。这是个机会,你好好考虑考虑。”

 

为这事情,我思考了好几天。进修,是有诱惑力的,除了工资,我还想到了另外的事情,就是谈恋爱的问题。任教三年了。对象一个都没谈成,有一个谈崩了的理由竟然是“我的父亲给我介绍了一个大学毕业的”。如果我是大学毕业,或许这个理由就不存在了。但是,我又想:进修的目的是什么啊?不就是为了多掌握点知识吗?这几年,我没去进修,大学中文的《写作通论》、《文学概论》、《大学语文》,我不是每天都在读吗?用到什么就学什么,把我要做的事情做好了,难道不可以吗?我又想到了我想做的实验,想到了我初步思考的那个训练序列的设想,怎么想怎么难以舍弃。

 

最终,我做出了一个别人看上去好像很傻的决定。我找到了校长:“我还是要搞这个实验,进修的事情,让别人去吧。”校长的脸上充满了爱怜,也充满了惋惜:“行,你搞实验的事情,我支持你。只是,你不能从三年级开始,而是要从四年级开始。你要接任的是马老师的班级。这个班级,干部子弟多,影响大,你得把这个班级带好。”

 

那个时候我的确很傻,不知道干部子弟多是啥概念,在我的心目中,所有学生都是学生,没有贵贱之分的。不管你家长是干部还是普通工人、农民,在我眼中都是一样。所以,这个非要从四年级开始的决定,令我内心充满了惋惜。四年级就四年级吧。

 

就这样,我放弃了进修,用了三年时间,全部投入到了这项实验当中。

 

三、四年级正是学生观察能力的形成和发展的时期。我认真地阅读了朱作仁的《语文教学心理学》,将其中谈到的学生观察认识心理发展规律作为序列的主要理论依据,以培养学生的观察心理品质为突破口,设计出了学期学年的单项训练项目序列,开始了我的序列化作文教学训练实验。

 

实验一做就是三年。在这三年中,辛苦是自然的。每天晚上,我都要埋头在台灯下,分析学生的习作,记录大量的数据,并对数据进行分析,写出实验的心得和体会。爱人才结婚,就没有了工作,快生孩子了,我把她送回老家,我自己坚守在学校……

 

当然,这三年,我应该算是收获颇丰的。我阅读了大量的理论和经验书籍:吴立刚的素描作文、丁有宽的微格作文、刘勰的《文心雕龙》,再次反复阅读了《文学概论》、《写作通论》,还阅读了陈昌毅《创造心理学》,学校订阅的各类杂志,我首先翻阅,遇到我需要的文章,第一个借阅,光读书笔记,就超过了一百万字。

 

我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建构起了小学生观察认识能力发展的一个目标序列,这个序列的建立,使我的每一次作文教学的目标都有明确的针对性:不重复,螺旋上升,每次要升到什么程度,我心中有数。

 

我积累了上千个实验数据和十几万字的数据分析,通过这些分析,形成了“中年级的观察作文”“高年级的日记作文”“单项训练全程指导”等作文教学思路;积累了几十种指导学生观察积累的有效方法,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方面,对我现在的作文教学观的形成,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实验中,学生的习作水平有了明显提升。班级中,46名学生,有十几个在刊物上发表了习作,三十多名学生在全国或升级作文比赛中获奖。其中,在1986年,我们班在全国小学生“童年趣事”作文比赛中获得优胜团体奖,奖品是一百本精美儿童读物。校长专门召开全校大会,为我们班学生颁奖!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还有意外的收获:我在1987年被评为河北省优秀园丁(这个证书可真起作用的,后来评高职包括特级教师,那是必备硬件的),县政府为我晋升了一级工资。之所以说是意外,是因为我在想做实验的时候,绝对没想到这些,即使有了一些成就,也不曾想过要获得什么政府奖励。那一级工资,据校长说是局长主动跟我们校长沟通要奖励给我的,而我一点都不知情。所以当校长告诉我的时候,真是意外的惊喜。

 

我想说:什么是幸福?幸福是你去做你感兴趣,你想做的事情;幸福是你做想做的事情的到时候,有人在背后支持你,鼓励你,帮助你;幸福是你把想做的事情,经过艰辛的努力做成功了,有了成就感;幸福是你并没去想到名利的问题,而名利在你付出和有所成就之后,悄悄地降临到你的头上,让你惊喜;一线教师的幸福是你通过教育学生的辛勤付出,得到了学生还有学生家长的认可。

 

我还想说,你想有所得,必然会有所失。在得与失之间,你需要做出价值抉择,抉择的标准是你的追求。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我跟唐山市教委主任(我的高中语文老师)的一次通信。我因为婚后无房,而人家其他单位是有福利分房的,我很苦恼,想跳槽,但是,又舍不得自己喜欢的教育。老师在给我回信中的写了孟子的话: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然,二者不能兼得。你在作出抉择的时候,需要思考的是得到的与失去的,哪个能够让你快乐和幸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