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教育经历中的幸福故事

如果说到今天为止还算有点成就的话,每一点滴的成绩都离不开师傅的培养和赏识。如果没有你亲身体会到的赏识,即使他再高学问,也不会成为你紧紧跟随前进的师傅。

在我的一本书中,曾谈到我小学时候,因为丢失了一则《京东大鼓》的词,仿照京东大鼓的韵律胡乱编了一则,被还是民办教师的王志功老师夸奖,为此我迷上了文学;初中的时候,刚毕业代课的高国良老师让我写班级工作总结并坚称“你一定能够写好”,我又建立了“我会写”的自信;上高中的时候,王建之老师在班上念了我的作文,郑祥武老师把我的习贴在墙上,曾使我立志当个文学青年;上师范的时候,语文老师对我说“你的文字功夫还是非常不错的”,让我毕业多年还一直坚持写东西。

上班之后,能够至今痴迷教育并投入了几乎全部身心来研究教育,更是离不开那一位又一位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老师们的赏识与指导。

实习的时候,我的讲课受到了教研室各位领导的赏识,尽管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就安排我参加了唐山市的青年教师阅读教学大赛。他们自然算是我的师傅了,分析教材,设计教路,“掰开了、揉碎了”式样的辅导。虽然这次大赛因为我的固执(不肯提前把答案告诉学生,而学生不会回答时我又不知所措了)成绩不十分理想,但是,却燃起了我追求高质量语文教学的热情。一度,我和同伴们在唐山市范围内追着看了两个现场的比赛,并且,专门去观摩了迁安邀请宁红旭、王德海讲课的课堂,简直是疯了。回来后按照两位师兄讲课的思路,自己刻印教材,给学生讲了这两篇课文,那份激动和喜悦的心情,久久难以平息。

前面的故事中讲过,因为自认为成功地解决了“学生不看批语不修改习作”的问题,曾经写过一千多字的文章,介绍“一文多改”的“经验”,投稿到了河北教育杂志社。没想到,我“教育书写生涯”的第一块敲门砖,竟然砸开了编辑部的大门,砸开了河北教育杂志的大门。当时的语文编辑李同生亲自给我回信,信中肯定我的做法的价值,同时也对我的做法提出了一些建议。工整美观的楷书,温和而又中肯的语言,让我又是激动了好多日子。此后又一次针对作文修改的问题写了一个《再谈一文多改》,现在读这些文字知道自己没多少新意。但是,李同生老师竟然再次耐心的话给我回信,跟我讲了写论文、研究教育的问题,虽然文章没有再次变成铅字,但是我已将他看作了我的师傅。而且,努力在解决新问题,做有新意的文章方面下了功夫,此后研究热情一发不可收拾,“放弃进修非要搞实验”就是那个时候产生的想法。

我初期作文实验研究的主题是“观察作文”,要解决学生没得可写的问题,同时要解决观察认识能力培养的问题。我的做法跟领导们一说,他们认为不错,于是安排了一次“阅读中学习写作+观察指导作文”两节课的观摩活动。活动我一个人唱主角,先上了一节《记一次科技活动》阅读课,课上总结写活动的规律方法:先交代活动内容,然后,挑几个重要活动具体介绍,最后简要总结。重点介绍的活动,要介绍清楚活动的详细过程。在上一节观察指导课,我让学生“拉马德保半球”。把马德保半球和在一起,将其中的空气“抽干净”,然后,两个小个子同学拉,没拉开,两个大个子同学拉,还是没拉开,班上四个力气最牛男同学拉,结果,“嘭”……每一次活动,都指导学生细致观察学生拉半球时候的动作、神态,半球变化等等。观察完了,就说,说完了就写。

两节课上完,教研室的教研员针对我的课堂做点评,归纳其中的经验,我好像一下子又红火起来了。后来,我们学校搞活动──“春季放风筝”,我将活动拓展为“做风筝、放风筝、写风筝”。我让学生观察记录制作风筝的过程,包括困难,放风筝的时候,自己放,看别人放看什么,都要认真观察,还要求做记录。

活动中,恰好教研室领导来学校,结果,又安排上了一节示范课:写风筝。从此,全区小学领导和老师几乎都知道我指导作文是很有一套的。

到了后来,我做了教导主任,便开始进一步思考低年级《看图说话、写话》的问题,小学作文教学中,三个学段是按照“看着说写、观察后说写、日记作文”来排列的,就写了一篇《小学阶段作文教学的阶段特点》。这篇文章,仍然是主要停留在了实践层面,更多使用归纳法来对实践的观察和教材编排做归纳。教研室主任很看重这个东西,安排我在全区巡回讲这个东西(那个时候真是落后,我们的活动分好几个片,要坐车半天到一个地方,讲半天,晚上住在学校,第二天,到另外一个片,再讲半天,再巡回,若现在,我两个小时或者再少一点时间,全部搞定──网络视频就行啊)。

这个稿子反复讲了几遍之后,被我投到了一个内部刊物《河北教研》。从此,我又结识了一位新师傅,直到现在电话、短信开会、见面一口一个“师傅”的师傅!

稿子,我投给了当时的主编秦义忠。没有任何信息就发了。发了稿子,我自然高兴,此后,每当有什么心得,我就写下来,投出去。《谈谈发现的训练》《谈谈词句理解的训练》《尝试导读法》……很多稿子都给发了。经常发表一些东西,其实是一种动力,于是,对教学问题的研究,越来越热情,也越来越深入,此后的几年中,《小学青年教师》《小学语文教学》等刊物,陆续发表了我对语文教学的一些思考和做法,也逐渐地形成了自己的观点。

话题拉回来,继续讲师徒的缘分。1997年开始,我在的实验小学成为河北省心理健康教育实验学校。那时候,我已经做了副校长。市教育局教研室负责心理健康教育的赵中华老师负责指导我们学校的实验。因为经常想问题,要借助独立论述来找观点支撑的。所以,在我当教导主任的几年中,我读了很多心理学的著作。我一个朋友,夫妻分别读的教育系和心理系,他们将上学的所有教材都寄给了我:《儿童心理学》《普通心理学》《儿童发展心理学》……我自己也买过几本。同时,我自己订阅的杂志当中,《外国教育资料》《教育理论与实践》,这都是当时比较高规格,理论性很强的杂志。这些杂志陆续介绍比较前沿的一些课程改革的思想,我对“主体性”的研究,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还申请了一个“省九五青年专项课题”。搞心理健康教育实验,有很多思想与我当时在认真研究的“主体性”课题研究是一致的,因此,介入到课题研究之中,好像很有“自己的想法”,对实验的谋划等,都亲自动笔起草。

没想到的是,师傅来了。

按照通知要求,省教科所心理室三位同志到我们学校来检查指导实验工作。他们是下午到的,两位男同志,一位女同志。见面后,赵中华老师向我们介绍省所的同志,然后介绍我们学校的各位。找老师介绍完我的名字,年龄稍长的一位突然问我:你叫高启山?嗯,我点点头,心里很纳闷,可不是吗?难道你认识我?他又问我:你认识我不?我摇摇头,但是非常疑惑,看样子对方是知道我的,怎么知道的呢?他接着说:我给你发了那么多的文章,你竟然不认识我?我非常惊讶,试着问:您是?我贺银瑞啊!啊,我觉得我的眼睛里一定突然放光了,我想起来了,《河北教研》杂志有位编辑叫贺银瑞。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就是他负责编发了我的一系列文稿。于是我们攀谈起来,气氛异常热烈。我说,那,我该叫您师傅了。他竟然一点都不推辞:当然应该做你师傅了,今后还得跟我好好学习心理健康教育呢!我点头,一定一定,难得有这么好机会跟您学习呢。

没想到的是,从此,我跟着师傅结下了心理学的缘分。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实验的思路,我参与设计,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总结,我负责撰写,成果文稿,我负责执笔。从此,好多会议,师傅经常点名要我参加,他编写《当代学校心理学》,要我承担了《学习心理》一个章节。在有师傅的鼓励和指导下,我翻阅了的我手头几乎所有的心理学书籍,建构起了对学生学习心理的系统认识,不仅如此,我还尝试着将现代“主体教育的观点”融入了《学习心理》一章的编写当中。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整理文稿八万多字。现在能够用心理学的理论来分析学生的学习心理规律和学习方法,与那一个多月的奋斗截然不能开的。

我本来是研究语文的,后来有参与到综合实践活动和校本课程的研究之中。师傅对我的这些研究都是非常关注的。我的个人博客,他经常去光顾一番,然后给我提出一些意见和建议,我有什么新的想法,和通过现代通信手段及时交流。我研究课堂教学效益,他提示我研究倾听的问题,我有了思考,他叫我去做大会的交流,我研究语文教学,他要求我研究语文教学中的情感与语文教育的关系,有了突破,他让我去做的与论坛的发言……应该说,我现能够站在现代教育理论的高度来思考教育,与这十几年师傅的引领是截然分不开的,是师傅领着我站在学生心理发展的角度来思考现代教育,这本身对我来讲是极大的突破。

当然,师傅给我的另一个最大的影响,是他从来允许我谈我对他观点的不同思考,而且表现出赞叹和认同。因为他纵容我“做不同角度思考”,所以,我们经常会针对一些问题“抬杠”,短信上,我几句他几句,我再几句他再几句,这样的师徒交往,锻炼了我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问题的意识和能力,也学会了如何去接纳他人的观点,应该说,这一点,是我从“老贺”(背地里我们都这样叫他)和其他大师那里学到的做研究的最大的智慧──你必须认真地去对待别人的不同观点,以至于后来我非常认同了南怀瑾对《论语》“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解读:三个人当中,必有一个与我的意见是不相同的,而这个人是我的老师。从贺银瑞老师的身上,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从别人的不同观点里面去辩证的思考其合理性,赏识别人思考的独特性,从而完善自我的思考。(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