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教育经历中的幸福故事

应该说,我能够想今天这样如痴迷于研究思考教育的问题,并且还算有一些深度和个性化观点的产生,我得感谢一次培训。

200110月,上海APEC会议刚刚结束,我来到了华东师范大学,开始接受为期一年(集中培训三个月,分散研修九个月)的“国家及骨干教师小学语文班的培训”。这是我第一次跨进大学的校园(当年高考,因为换粮本,被中等师范学校录取已经是很令人兴奋不已的事,从此没有了走进大学校园学习的奢望,即使是中师毕业之后的近二十年内,我也从没到任何一所大学校园去看一看)

我们报到的地点安排在我们的住的地方。这是位于华东师范大学西面不远的一座金沙江大酒店。按照办主任陶老师的说法,这是一家准四星级酒店。那个时候,我很少外出开会,这样干净舒适的酒店是没住过的。老师告诉我们,过去,住宿是安排在华东师范大学院内的学生宿舍的,但是,因为北方学生冬天住不惯没有暖气的房间,所以,学校领导将我们安排在了冬天里有空调设施的酒店来住。当时,我非常感慨,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们仅仅是‘学员’,国家拿钱培养我们,为了让我们住的舒适一些,竟然安排在了准四星级酒店,感动;晚上,系里的书记(我们小学语文和数学班的培训由华东师大教育系来承担)、主任来看望我们,感动;领导们再三询问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感动!!!”(我的日记中用了三个叹号来表达我当时的感慨)。

就学员的构成来讲。教育部是很花费了一番心思的。我们班的五十名学员中,山东、河南、广东、河北、东北、江苏、浙江、四川八个省份。老师说,这样安排本身,就是为了能让大家跨区域进行交流,一是让你从本省走出去,走到不同的地域去观察思考教育;再就是将不同省份的学员安排到一个班上,让班内日常学习互动交流中,实现不同地区文化和教育思考的相互融合。你若去细细思考这样的安排,不能不为领导的良苦用心而感动。

培训从报到后的第一天就开始了,我们除了熟悉校园,就是班内互相自我介绍,下午进行了计算机测试,安排了分班,然后是学员在网络中心开会,了解计算机发展,明确培训期间计算机要达到的水平目标。从第二天开始,几乎每天都是两场报告。本校的教授、外校的教授,中国的教授、外国的教授……国内的教育,介绍外国的教育,传递教师专业发展现代理念……还行,毕竟搞过几年的课题研究,对现代教育理论有过一些接触,而且在学校也做了几年管理,教授们讲的东西,我基本上还能听得懂。

我白天听报告做笔记,晚上对报告内容进行梳理,写日记,写自己对教育的思考,尽量用他们讲授的理论来思考自己工作所面临的问题,思考并排解自己对教育认识的困惑。

在这里,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网络。熟悉了网络的使用,也为我开启了网路生活──之前我在学校有一台计算机,能够做文字处理;到了教研室后,我们科室有了一台计算机,我能做文字处理。但是,但是,我没接触过互联网。

我们网络使用培训,是在一个晚上自修时间安排的。因为需要密码,当时,登录因特网也是非常不容易的──那时的我就是一个“网盲”,还好,很多同学是用过的,便手把手地教我。终于学会了以后,我办了一张上网卡,上网的目的是去搜索我要思考的问题的相关理论文章。华东师范大学的网络图书馆,是我每天都要去看看的,中午饭过后,我要去,晚饭过后,我要去。我找到了《教育期刊搜索》,学会了主题搜索,从全国各地的教育期刊中搜索自己觉得有用的文章,然后,买软盘,拷贝。当然,也经常会出现一些窘事──从网上下载的文件,被感染了病毒,用班主任老师的计算机进行文件整理,结果他的计算机也感染了病毒;用教师的计算机进行复制,结果他的计算机被感染了病毒,那个时候,真是手足无措。两个半月的时间,仅拷贝下来的文件就是四十多张软盘(那时候就是这么傻,愣是不知道可以买一个U盘),很有一点要把网络上的资料都复制回家的念头。

教授的报告,并不是都能在现场一下子消化掉的,一边听,一边也会有很多问题、很多疑惑产生。为了排解这些疑惑,解决自己思考中的问题,我从网上搜索到资料,下载下来,用班主任老师的打印机打印成纸质资料,然后,自己拿回宿舍细细研读。

研读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解读》,听了几场报告,我开始关注新课程的一个重要项目: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什么是综合实践?怎么综合?听完了报告,我便开始查阅大量资料,对照着相关观点,我去找解释,案例,在网络上,在阅览室,大概十几天的时间,除了上课,我几乎都在思考“综合实践”的问题,卡片写了一大堆。很有意思的是,经常是很晚才睡下,但是,梦中马上对几个问题有了解释,兴奋地醒来,马上拿起卡片,记录梦中的思考,只是很多情况下,梦中的东西,醒来后所剩不多,但是,继续阅读、思考,却奇迹般地能够接上。因为这样的研究,我确定了的课题《研究性学习与作文教学的整合研究》(后来被导师给提示改成“研究性作文教学”研究。前面说过了,这里不重复)

我们的班主任陶保平老师,担任我们的《教育科研方法》这门课的培训,教材是他编写的。他告诉我:做课题研究,论证非常重要。课题论证做好了,课题就完成了大半。论证什么?问题是什么,成因是什么?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价值(效应),别人是怎么做的?别人在这个问题解决的哪些方面有了突破,哪些方面没做或者没做好?有了突破的还存在哪些问题?我要解决这个问题的着力点在哪里?对问题解决我能做出怎样的假设?我做出这样假设的理论依据是什么?我准备用怎样的方法、过程来完成假设的验证?……

我按照老师的提示,对自己要研究的课题的每一个要素进行验证。验证,就得去查阅大量资料,对所有有价值的资料进行信息汇总、分类筛选、仔细分析对方观点与自己要解决问题的关系。

上海,是个好玩的地方。但是,我是2006年第三次去上海参加“校本课程高级研修班”之后,才终于有一天走着横跨了6个区。而在2001年,我外出的地方多是在南京路上的书店里。更多的机动时间、双休日,我大部分时间是泡在图书馆、阅览室和宿舍,在认真研读手头资料之间的关系,将培训的东西建构在自己的头脑之中,形成着自己对教育的理解。

正是因为如此,我后来对综合实践活动这门课程能够“说”一些什么,而且,20072008我作为教育部远程研修综合实践活动项目组的专家团队成员,参与了两期远程辅导工作。如果没有华东师大的培训,恐怕我现在也仍然是一个连一个活动主题都不能设计的门外汉,而现在,我至少双脚都站在了门槛里面。

什么是幸福啊?幸福,陶醉在你喜欢的书籍之中,是幸福;用你的思考来解决你关注的问题,这是幸福,最重要的,是有人给你创造一个让你能够系统进行这样思考的机会。我遇到了这样的机会,我很幸福。(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