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学生时代的作文故事与反思

从1975年开始,社会上掀起了“批林批孔批水浒”的运动。那时,小学生也要积极参与到运动当中。我们每天也要批他们──抄报纸、在批判会上发言。批林彪到还懂为什么──他叛国投敌──这是我们当时知道也能真切认识到的──想“投降苏修”,至于批周公、批孔子、批水浒,那真是稀里糊涂跟着瞎闹,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哪里错了?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让我们小孩子也弄明白,现在想起来,真地可笑得很了。

不过,因为批水浒,我这个家中没有藏书的穷孩子,倒有机会接触到了《水浒传》。那时,买《水浒传》一时间成了政治任务。学校必须要买的。(对了,那时,买书很便宜的。买一套三卷本的水浒,才几块钱──只是,家里太穷,这几块钱也是拿不出的)。那时,父亲在学校当民办老师,好像还负一点责任──民办老师中父亲的年龄是最大的,而且,要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记得,有一天,父亲把那套书拿到了家里,可能是为了写学习心得吧。我看到了。悄悄地拿过来看,一下子,竟然爱不释手了。

可是。第二天,父亲竟把书拿走了。从此,我像没了魂似的。天天闹着要父亲给我借《水浒》。好容易,父亲同意了。这下,一天到晚,只要是我的眼睛可以不看别的(那时还是很听话的,上课的时候,不看“闲书”),我几乎都在看这本书。我不懂欣赏文字,主要是着迷那故事情节,着迷于人物的形象。

可能是因为故事太精彩了,每一回,每一个故事,当时我都印象非常深刻──“大秋假”的时候,我和同学们在生产队的场院里包玉米,同学们可是真的享受──我从第一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村》开始为他们一直往后面讲。为了给他们讲水浒,我得天天做准备,一个故事,要看上几遍的。

后来唐山大地震,学校不能上课了。我们更多的任务就是玩或者帮生产队干活。闲暇的时间很多,我便央求父亲再次把《水浒传》拿回家,自己翻来覆去地看。

冬天的时候,农闲了。母亲为生产队织“网兜”,我们小孩子也要干活的──我的任务是在一个木架子上面织“梁”(拎手部分)。这下,我又找到了看书的机会──把书放在木架上,手里干着活,眼睛看着书,偶尔手停下来,翻动书页。当然,这样时经常影响干活的。织出的“梁”会有紧有松,不美观。因此,时常会返工。为此,没少挨骂,也挨过打。但是,我就这样,没记性──干活时,照样子看书。

这时我一生中看得最好的一套书。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面,我至少看了三遍(好多情节不知道反复读了多少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