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学生时代的作文故事与反思

1980年,我考入了当时的河北玉田师范学校(一所中等师范学校)。学校的课程基本上就是当时的高中课程,我们的师范学校课程学习自然是十分轻松了。

当时,班上有位卢龙的同学,他要大我几岁,生活经历很丰富。逐渐熟悉以后,我了解到他曾经在当时的一些文学刊物上面发表过小说和散文,而且正在写长篇小说。写的什么书,我忘记了。但是印象深的是当时他在修改一部三卷本的小说。他告诉我,出版社已经通过了,正在修改。每天晚自习,他都拿着厚厚的一摞纸在改。

人家没主动给看,自己也没好意思要过来看一看。但是,我很羡慕他。于是,我又开始做我的作家梦。时间、空间和图书资源的极大丰富,我当时几乎是泡在了文学里面。课余时间,多数是在图书馆和阅览室里,读了很多很多的小说、散文和诗歌,还读了一些文学理论的文章,也记了很多的笔记(毕业时,已经达到了七本)。

渐渐的,手开始发痒,忍不住拿起了笔。星期日,晚上可以不熄灯,我盘腿坐在床上,把被子叠好放在腿上当桌子,开始构思、写作,写完了,投稿。那时还时兴“退稿”,编辑部不用的稿子,要被退回来的。我写了多少篇不知道了,但是,几乎每次都被退回来。

有一次,差一点成功。记得写了一篇我回忆我母亲的文章──我上师范母亲送我,临出村时,我发现了母亲在拭泪……自己也认为写得很感动人,寄到了当时的《冀东文艺》,编辑来信了,要我修改。哈哈,当时我高兴坏了。我找到老师帮忙。老师很热心。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散文,最终没有发表。

尽管屡次退稿,但我热情不减。为了不让同学笑话我,我干脆跟编辑说明,退稿时退到老家。为此,闹出了笑话。我的一篇写了两万多字的短篇,其间一个人物涉及到了当时我所在公社书记的形象,稿子退到了村里,村支书给拆开了,于是很热闹了一阵子,还好毕业后到了县城,要不然说不定会有小鞋穿。

就这样,在师范两年,我写了一年多的散文小说。我用高中时复习卷子的背面来写,积累了厚厚的一摞“草稿”(这些草稿珍藏了好多年)。只可惜,写了那么多,竟然没有一位编辑“慧眼识才”。

命运就是这样。如果当时我的东西真的发表了几篇,那么,我当时真得很可能已经转行到了别的单位(我们毕业那年,很盛行转行),那么,我今天就很可能不再研究小学语文教育了。

不过,这两年的练笔,倒也为我后来写文章、教作文,积累了很多的体验性知识。至少,我不怕写作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