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学语文>>教师中心>>个人专辑>>教研员专辑>>高启山老师>>学生时代的作文故事与反思

小时候,不知为什么,许多人都会说我骄傲。说真的,那是我真的不知骄傲是啥意思。尽管,天天学毛主席语录“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但是,我怎么也不明白我会骄傲。可能是我经常的会认为自己会了──父亲在家中有时也教一点的。因为骄傲的问题,我还真的挨过父亲一顿揍。那是二年级,一次张老师到我家,说了我骄傲的问题。父亲用尺杆打了我一顿。记忆中,那是父亲第一次揍我。

尽管如此,我还是改不掉“骄傲”的。经常的,我认为我自己行。

四年级的时候,在学校文艺队。老师交给我一个“京东大鼓”的脚本,让我背下来,准备唱。一段时间以后,还没等背下来,参加“公社”(当时叫公社,现在叫镇、乡)汇演的节目改了──“京东大鼓”改成了别的节目。日子一久,我把那个脚本给丢了。后来的一天,老师找我要脚本。我怎么也找不到。

可能是我平时看的小小说、剧本什么的多了一点吧,平时,自己也总有一些“创作冲动”,自己也练着瞎编一些故事。因此,我竟然觉得“京东大鼓”也是可以写的。于是,我对老师说:“老师,别急,我给你写一个还不成?”

于是,放学以后,模仿着京东大鼓的韵,自己开始写“京东大鼓”。──只记得第一句是“火红的太阳照东方啊,朝霞布满了半边天啊(发“安”的音)”,后面写的什么,全不记得了。当然,交给老师后,老师一笑,毙了。不过,他还是给了我一个欣赏的眼神,有那么一点意思嘛。

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次文学创作了──因为“骄傲”,认为自己行才搞的文学创作。

“记者兼播音员”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农忙假很多的。那时,我们的暑假只放三天,而一年的农忙假可以达到60天。夏季,叫麦假,放假帮生产队收麦子──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捡麦穗儿。秋季,叫大秋假,帮生产队拾棉花、剥玉米(大一点的同学还要干更重的农活)。

在农忙假的时候,我的身份是比较特殊的,是“记者兼播音员”。

每天,同学们到地里或生产队的场院里劳动,我和几个同学要从东头到西头,满村地跑──采访同学们在劳动中发生的好人好事。亲自到地里看一看,听老师讲一讲、同学说一说,或者把老师和同学们写好的稿子收上来。然后,回来,在大队部编写关于某个同学怎么怎么样的好人好事,最后加上一句“号召全体同学向他们学习”。

开始写的时候,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写才好,于是就开始看《唐山劳动报》(那时候,因为批林批孔的缘故,我们学会了抄报纸。写表扬稿虽然不能抄报纸,但是总能从人物通讯之类的文章中得到启示,在文章的结构方面也能模仿的。就这样,一段时间以后,逐渐对“如何写”表扬稿熟悉了。只要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我就能够编出一篇稿子来。对别的同学写来的稿子,我也能够按照自己的标准进行修改了。

早晨、中午、晚上,同学们都从地里回来或在家中休息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就在大队部,通过高音喇叭做广播。别看不到地里干农活,这活也挺累的。我到现在嗓子不好,很有可能是当初不会用嗓子可嗓门儿喊给累坏了。

大队书记、治保主任老是表扬我,说我是个“人才”;在家中,姥姥总是高兴地合不拢嘴。只要我在姥姥身边,她总要夸我。那时也懂一些事情了,心里好高兴。因此,总是更加努力地把事情干好。

这样的事情,我干了三年。

慢慢地,和大队的干部们混孰了,大队图书馆的书,我这个学生也可以尽情地看了。在那一阶段里,我看了很多的小说。可能是《幼苗集》的影响,也可能那时的图书不够丰富吧,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看了浩然的几部长篇《金光大道》、《西沙儿女》等。

看了这些书,也是我学会了一些描写的技巧,偶尔,也尝试在广播稿中用上一些。

    
【上一篇】
【下一篇】